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疑路寻踪 > 第4章 真相之四
    李春香当时在朱忠的饭店做得时间比较长,老板娘就让她当了领班。

    李春香说:“我文化不高,人长的也不咋样,但我勤快,做事麻利,和老板娘也谈得来,所以在店里做的时间最长。老板和老板娘都是好人,可惜的是,好人不长命。后来听说老板是人命案在逃犯,我们都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如果是真的,估计也是好人被逼急了才那么干的。”

    说实在的,李春香这么一猜测,让萧默内心很不舒服。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朱忠的人皮面具下谁又能知道是狼还是羊呢?

    “请你说一说当时店里的两个服务生,小庆和燕子,他们全名叫什么,来自什么地方?”

    “张庆梅,大家都叫她小庆,她人长得好看,身材也好。后来听说她和后厨的阿典好上了,我们还觉得可惜,好好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她好像是重庆开县那边的,听她说,他们那里还出过一个历史伟人。”

    “燕子呢?”

    “刘燕,贵州的,具体是哪的我不知道,但听她说过,她是土家族人。”

    “阿典,这个人在你印象中怎么样?”

    “还行吧,他年纪不大,人长得不咋样,脾气倒不小。你不知道,咱们餐饮行业的,后厨和前厅一般都有一些矛盾。客人投诉菜品不行,或者上菜速度慢的时候。我们跟后厨理论,阿典是从来没有虚心接受过,每回都要跟我吵上两回。还有几回还拿了菜刀要出来砍人。”

    “他和你们老板的关系怎么样?”

    “老板?你是说?”

    “先说一说和前老板的关系怎么样?”

    “应该没啥矛盾吧!毕竟人家是老板,拿人家的工资,再坏的脾气也得忍一忍吧!”

    “有没有和老板的家人发生过矛盾?”

    “没有,老板娘性子温柔,两个女儿也都很乖巧,能有啥矛盾?”

    “那和你现老板黄志高的关系呢?”

    “当时阿典是跟着黄总学徒的,阿典这个人吧,就是那一种人笨脾气还不行的,师徒两个时常吵嘴那是有的。但两个人好像没有记过仇。”

    “好,请你说一说阿明。”

    “阿明,怎么说呢,就一个字懒。爱赌博,成天打扮得跟个小流氓似的,一个好好的人都毁在赌博上了。”

    “在发生火灾之前,这几个人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吗?”

    “没有,一点都没有。很正常。”

    “黄志高说过,在发生火灾的前一天,店里来了一个传菜生,你知道吗?”

    “听小庆说起过,但那天不是周末,当时男朋友从老家过来,我刚好轮休,所以没有见过。”

    “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餐厅最后一个走的是谁?”

    “晚上10点下班,大家一起走的。”

    “走的时候,后厨的炉灶上有没有炖着汤?”

    “我没注意,后厨我一般不进去。”

    “你们走的时候,老板一家人在做什么?”

    “一般那个时候,老板娘在楼上安排两个孩子学习,老板在楼下算账。”

    “你老板与原老板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黄总的厨艺都是跟刘老板学的,他们又是亲戚。既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又是师父和徒弟的关系,自然是好的。有的时候老板有事,黄总几乎就可以说是二老板了。”

    “有没有听说老板与什么人产生过矛盾吗?”

    “没有。”

    “最后你能说一说对火灾的看法吗?会不会是人为的?”

    “后来听说是因为后厨老鼠咬断了煤气管子,应该是的吧,村子里的老鼠是真的多,后厨又是招老鼠的地方,我们还打过好多回,但真的是拿这些老鼠没办法。”

    ………………

    明星花园,黄志明并不在家,他母亲开口就是叹气。

    “唉……他还能去哪里?不就是那几个地方,喝酒,打牌。”

    萧默找到黄志明的时候,这娃正因为聚众赌博被城北派出所民警给带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民警说,他们接到举报,说在云霞苑小区某单元某房间内有人长期聚众赌博。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一帮人正赌得起劲,赌资还不小,这回进去了怕是一时半会出不来。

    在派出所见到黄志明的时候,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对于萧默问到当年火灾的事情,他不是很配合。

    他说:“警官,四条人命啊,你现在又拿出来说事,是不是不太近人情?”

    “黄志明,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请你配合。”

    他不太耐烦:“好好好,你问,快点问。”

    “火灾发生的那天晚上你们下班的时候,后厨是否炖着鸡汤?”

    “警官,好几年以前的事情了,我哪里记得。”

    “那几天,餐厅里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吗?”

    “天天都那样,忙得要死。哪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老板刘青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警官,当时调查的警官问了无数遍了,现在又来问是不是多此一举?”

    “请你回答。”

    “就那样吧,没什么好不好的样子。老板嘛,都是那个样子,抠门得很。”

    “怎么说?”

    “我们一天在后厨累死累活的,他每个月只给我们几百块钱的工资,塞牙缝都不够。他还说学徒本来是没有工资的,看在都是同村人的份上才给我们两人发工资的。妈的,要没有我们两个人,我就不信他的菜能端得出去。”

    “这样看来,你对你们老板是非常不满咯?当天晚上火灾是不是人为的?”

    “警官,说话要讲证据,我是有意见,但我不傻,杀人放火的事情是犯法的,我能干吗?”

    “你干的犯法的事还少吗?诈骗算不算?赌博算不算?”

    “那又不是要人命的事情。”

    “和你师父的关系怎么样,我是说黄志高。”

    “他,哼哼,有两个臭钱就认为自己了不起,一副伪善的模样。跟他师父一个模样,自认为给了我工作就是帮我,还不是想利用廉价劳动力?我一天累死累活的,他给的那点工资还不如我一晚上打牌赢的钱。”

    “听黄志高说,火灾发生的前一天,店里新来了一个员工,你还记得吗?”

    “谁一天到晚没事干记那些?我不知道。”

    “你师父,或者店里的员工有没有与你们老板闹过矛盾?”

    他想都没想立刻回答:“没有。”

    问话结束,出审讯室门的时候,这娃又说了一嘴。

    “警官,那天晚上,老板确实买了一只鸡回来,但我看到他将那只鸡收拾完了直接放在冰箱的急冻室里,如果他要炖的话,何必要放在急冻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