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第254章 回幽州
    不提京中,接下来陆九重如何巩固位置,又如何炮制江海天这个宿怨之敌。

    已经天子和朝廷诸公。又如何处理这一滩烂摊子,以及如何计划清缴摩尼教的人。

    另一边,经过了日夜兼程的赶路,白礼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幽州。而这也标志着,白礼马上就要经历一场狂风暴雨的洗礼。

    没错,就是狂风暴雨。

    天八太不争气了,还是没有抗住。白礼这边才没离开几天,便被白夫人看出了不对。

    而后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见白礼这才消停没多久,又往外跑。而且还瞒着她这个当妈的,白夫人顿时大怒。

    至于怒到什么地步……

    反正白四之前的来信,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字里行间职中所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公子,你自求多福吧。

    因此老实说,白礼是真不愿意在这个当口回来。

    不过不回来也不行,毕竟万一因为白礼迟迟不归,白夫人急出个什么好歹来,那……

    总之,出于种种考虑,白礼还是选择了硬着头皮回幽州,迎接白夫人的怒火。

    幽州,渔阳。

    由于之前白礼写了封回信,提了一下自己大概到达的日子。因此白夫人早就让府中的管家在城门口的候着,见白礼出现,便连忙迎了上来。

    而从他这位管家的口中,白礼也知道了白夫人这次恐怕是真怒了。

    一时间,哪怕是白礼早就已经猜到了这件事情,不能善了,久违的忐忑不由浮上心头,。同时白礼也明白,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上次一样那么轻松的去应对。

    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也果然如同白礼所预料到的一样。

    回府之后,也不等白礼洗漱去身上的风尘。这边刚和白四聊上几句,询问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京城所发生的事情。白夫人那里便让人传话来了,去祖宗祠堂跪着。

    什么时候跪明白了,在去见她。

    面对盛怒之中的白夫人,白礼哪里还敢多言。

    左右以他在外表现的这个身子骨,就是受罚这时间也长不了,要不然,真躺下了,担心的反倒是白夫人了。因此吩咐了一下,让白四将自己带回来的人安顿好,便在下人的带领之下来到了祖宗祠堂之中受罚。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

    如同白礼所预料到的一样,虽然嘴上叫嚣者凶,但是白夫人还是很担心自己的这个体弱多病的儿子。

    因此眼见日落月升,镇北候也快回府了,心中对儿子身体的担心还是站在上风。所以哪怕是胸中怒气还未消,还是不打算让白礼在继续跪下去。

    直接让人将白礼给唤来,又稍微晾了一下,这才不咸不淡的开口道:“跪了这么长时间了,想来也应该知道自己错哪了吧。说说吧。”

    见白夫人终于肯开口了,白礼也终于松了口气,连忙认错,开口道:“回母亲,孩儿错在私自离府,错在不告而别,错在又让天八冒充自己,错在让母亲您和父候担心了。”

    “只有这些?”白夫人挑眉道。

    “嗯,还错在……要不,母亲你提醒一下。”白礼想了半响,发现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可以错的地方,因此不由陪笑道。

    就这么看着正赔笑的白礼片刻,直到白礼脸上的笑容已经是僵硬了。白夫人才再次开口道:“好,那为娘就提醒一下好了,这天八,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你究竟有多少事情?在瞒着我和你父候!”

    白礼闻言脸上的笑容情不自禁的一僵,继而故作糊涂道:“这……这孩儿有些不明白,孩儿何时瞒过母亲和父候了。而且天八的事情,孩儿上次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有一天人境界的女子钟情……”

    “钟情于你,所以遣手下供你驱使,你要说的是这些吗?礼儿,”白夫人反问道。

    “……是,”白礼迟疑的回道。

    “礼儿,”白夫人面无表情道:“你是不是觉得为娘和你父候很好骗,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拿出一些有的没的来搪塞我们。”

    白礼连忙道:“孩儿怎么敢……”

    “想清楚在说,”白夫人直接打断白礼的话,道:“提醒你一下,你的那些手下,确实是不会多说。但是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回答。”

    就像白夫人所说的,天八确实是不会多嘴。但是在一些细节方面却同样可以暴露很多,上次,由于白礼拿出了一个所谓的天人境界的女友,将白夫人等人的注意力给转移了,因此白夫人没有往那边想。

    但是,这次……却有足够的时间,供白夫人发现一些之前她所忽略的。

    比如说天八对白礼的态度,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敬畏。绝不是白礼之前所提到的,依仗什么所谓的天人境界的女友威慑,所能得到的。

    在加上别忘了,天八和白家没什么牵扯,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对白夫人胡扯。但是白二、白一他们这种世代都服侍白家的人却不可能,也不敢。

    像是白二,在白夫人问道某些敏感问题的时候,只能选择闭口不言。可是某些时候,沉默也同样是一种回答,也就怪不得白夫人会有之前的言语了。

    而白礼经过白夫人的提醒,也想到了他回府之后,白四所提到的一件事,那就是白夫人曾经找回过白二,向对方询问过一些事。

    那里还不明白,自己这次要是不拿出点实际的,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过关。

    因此不由叹了口气,继而道:“好吧,母亲,我承认,确实有些事情……瞒着你和父候。我认错、也认罚。”

    “那就说说看吧,都瞒着我们什么了,”白夫人回道。

    其实白礼瞒了多少,白夫人并不是特别在意,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但是她无法容忍的是,白礼一而再再而三的消失,离开幽州。

    要知道,当今天下可是一个以武称雄的世界,武力高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左右天下走向。

    正所谓是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在武力的威慑力大大提高的情况下,那么律法这种东西,在很多强者的眼中便是废纸一张。

    就这种情况之下,在幽州还好,有镇北候府的庇佑,白礼的安全还是能够得到保障的。

    但是出了幽州,那镇北候府的影响力大大的衰减了。一旦出了什么事,那……

    因此白夫人倒是想听听,白礼到底隐瞒了什么,才使的他不顾自己的禁令,接二连三的向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