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八十三章 一些故事
    “说起来,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傻兮兮在路上乱走?”

    林蟾牵着妹妹的手,跟在明河的身后,脸上有一种极大的嫌弃。

    明河转过头来,灿烂一笑:“哎呀,师父从一大早上就不见了,我们当然要出来好好找他了!”

    看着明河这样灿烂的笑容,林绣的脸上不自觉多了几分红晕。

    “罗浮先生是那样的强者,根本不需要你担心好么?”林蟾继续嘴硬。

    明河却耸耸肩:“我当然知道他老人家厉害,不厉害的是我们嘛~所以当然要抓紧时间找到他咯,万一又被他丢掉了可就惨了。”

    “那我们为什么要带着这个小鬼?”

    林蟾看着刚刚被明河在路边捡回来的小男孩,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哎呀,小米很可怜的,他也没有亲人朋友,我们就带上他嘛~”

    明河用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陈述着。

    而林蟾却在此刻爆发了,对着明河吼道:“你这家伙自己就是个拖油瓶,还想照顾别人嘛?罗浮先生给予你的关爱,就是你肆意妄为的资本?你这样的家伙凭什么洋洋得意地说要带上另一个拖油瓶。”

    被林蟾正面一顿吼,明河懵了几个呼吸,整个人就站在原地露出一副茫然的表情。

    在这幅表情在一瞬间转化为很深沉的悲哀……随后又被明河自己的元气鼓足。

    消瘦的灰衣少年笑着拍了拍林蟾的肩膀:

    “哎呀,咱们都是拖油瓶,师父也不差再多一个啦,他很厉害的,肯定有办法。”

    在这个过程中,刚刚被明河从街边捡回来的被称为小米的男孩只是缩着头一言不发。

    林蟾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临州城里突然想起了强烈的震动……,城门处传来喧哗声,人群开始在街道上骚乱起来。

    “城门……地龙翻身了!!!”

    “人!!好多人!!!”

    受到临州城门惊变所吓的人群开始往城里跑……而原本不知道真实情况的百姓感知到大地震动又看见别人在奔逃,随即也跟着逃跑起来。

    明河、林蟾兄妹以及小米四个孩子站在街边上也免不了被人群冲击……

    林蟾一把揽住林绣,死死地想要护住她,小米则是整个身体缩成一团蹲在地上。

    而明河则是冲到前面,用后背挡着人潮,把三个同伴都护了起来。

    明河修行的都是罗浮所给的武学,加上他本身天赋异禀,已经有了不错的武学根基,背对人群像是浪潮前方坚定的礁石。

    不过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体型上也有劣势,明河挡在前面也会觉得辛苦,闭上一只眼睛,明河对着蹲在地上的小米大喊道:“喂,站起来啊!蹲在地上会被人踩死的!”

    明河这不是开玩笑,以小米这孱弱的身材,真要是被狂乱的人群踩中,死掉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只不过现在明河为了抵住这些人群,根本腾不出手去拉他。

    而小米本来就只是刚刚被明河捡回来的小孩,只知道用双手抱着脑袋瑟瑟发抖,根本不敢站起来。

    林蟾本来正死死抱着妹妹,看见小米这幅死样子,眼中闪过一股怒火,不过还是伸出手来,连续几下把小米拽了起来。

    对着他的耳朵大吼:“喂,你是聋子吗!听见他对你说的!”

    而这时候明河看见林蟾拉起了小米,却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在明河微笑的时候,周遭的人群突然慢了下来,像是录像里的慢镜头。

    罗浮的声音在旁边想起:“哟,这才没过多久你们似乎是找到了新朋友了?”

    死命抵住人潮的明河突然觉得背后压力一松,转过头去就看见了一身白衣的罗浮微笑着站在面前。

    “师父!!”

    周遭狂涌的人潮诡异地自己绕开了罗浮所在的方圆前后,并且像是自己都没有发觉一样。

    罗浮轻轻拍了拍明河的脑袋,又朝林蟾、林绣以及这个刚刚被明河捡到的名为小米的孩子点点头。

    “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跟我走吧。”

    罗浮说完转身就走,诡异的是罗浮走过的地方就像是在人群之中划开了一条道路,人们下意识会选择规避。

    几个孩子茫然的对视,随后一起跟了上去。

    ……

    罗浮带着四个孩子径直从临州城离去,没有做任何停留。

    而这座刚刚经历史上最惊奇事件的城池则保持着躁动的江湖氛围。

    正邪、妖魔、异域、长生……这些字眼每一个都能在这个名为江湖的范畴之内激起千层波澜,而这一切组合在一起就使得这里形成了风暴的中心。

    因为临州守军始终不同意成批的江湖人入城,所以严桐生最后劝解着在场的白泽群侠重新回到了白琅山上。

    在众人意识中明明已经被天降魔物摧毁的白琅山现如今仍旧是一片祥和,放置着四十八面鼓的高台也仍旧耸立,甚至山上的青魂杀手们都不知所踪。

    东方云喜将令牌交给了铁骑军的将领,命令他们火速驰援边关战场,自己则选择留在了临州。

    严桐生正在处理檀山盟的事宜,各派掌门也都在安抚门人,剩下的江湖客们虽说也有怨言,但终究是没有爆发。

    只不过……临州城下石碑之上所述说的关于“长生”的记载还是使得人心躁动。

    寅剑门听说此地激变,赶来了不少门人,白潇前去与自己的师门同辈分说。

    ————

    此刻的白琅山上,东方云喜一个人依靠在悬崖边的竹林里。

    听着夜风吹动竹叶的声音。

    “东方大哥~”鹿灵声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

    本来正在闭目听风的东方云喜睁开眼,看着这个做贼似的丫头,不禁笑了起来:“臭丫头干嘛偷偷摸摸地过来?”

    “嘿嘿,我问你点儿事。”鹿灵声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那就问吧,干嘛这么神秘。”东方云喜还是很淡然。

    然后鹿灵声深吸了一口气,表情诡魅地说道:“你喜欢白姐姐对不对?”

    说这句话的时候,黄衣姑娘就像是一只偷鸡的狐狸,有着狡黠与得意。

    而东方云喜闻言赶紧捂上了她的嘴巴,整个人慌乱起来:“喂,你这个臭小鬼,瞎说些什么!?”

    鹿灵声挣脱了东方云喜的手掌,向后一跳:“嘿嘿,被我说中了,两次危险的时候你叫白姐姐的名字我都觉得不对~”

    看着鹿灵声这幅笃定的表情,东方云喜索性也就不再辩驳,而是沉下了表情,淡淡说道:“好吧,你不要告诉她。”

    “为什么?”鹿灵声面露不解,“喜欢一个人当然要说出来!”

    说着她还挥了挥拳头:“而且我支持你们!”

    “你不明白,”东方云喜摇了摇头,“我太了解她了。”

    “了解她还不好么?”鹿灵声的声音底气小了些。

    东方云喜则是一笑:“她是一个只会向前看的人,又倔强又一根筋,遇见事情最喜欢让别人躲到她的身后,换句话来说,她虽然看起来性格特别好,但从来没想过要和人同行。”

    “白姐姐的确最喜欢说‘灵声到我身后’……”鹿灵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声音又一变,“可是这不代表白姐姐不会喜欢东方大哥呀!”

    “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么?”东方云喜看向鹿灵声,

    鹿灵声看着这个站在月光竹林中的蓝氅青年没有说话,而东方云喜则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那时候我刚刚离开东方世家,想要一个人行走江湖锻炼自己,在山里碰上了山贼,几十个山贼数目不少,就是我但是也抱着豁命杀出去的态度……然后她就一个人提剑杀了出来,跟我一起从山里杀到山外,又从山外杀回山里……”

    说着,东方云喜换了一口气。

    “她本来是凭风造雨楼的大小姐,却又自己出走凭借着自己的剑术天赋加入了寅剑门,本来应该在寅剑门里隐修剑术,却又因为自己的理想而出走门派闯荡江湖……面对几十个山贼她可以毫不犹豫地提着剑冲出来,因为她就是那种从来不会有羁绊的人,她的一生都在为自己的信念理想而活,向她那样的姑娘是不会让‘喜欢’这种情感束缚自己的。”

    “她就像是永远在奔跑并且不知疲倦,我有时候多希望她能回头来看看这个看她的我,但我知道……不再向前的她也就不是我喜欢的她了。”

    短短时间经历了太多生死,东方云喜像是想通了很多,讲这些话讲完之后只觉得心情舒畅。

    低头看向鹿灵声,只发觉这姑娘正一副崇敬的模样。

    “哇,东方大哥!虽然你说的我都没听懂,但是感觉好高深好美好!”鹿灵声一边念叨一边握拳,“好!我决定了,我以后一定也要找到这么让自己喜欢的人!”

    东方云喜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拍在鹿灵声的脑门上,淡淡说道:“死丫头,要是这些话传到了别人的耳朵里,你知道后果的~”

    鹿灵声看着东方云喜的眼神,打了个寒颤,点点头一溜烟跑掉了。

    而东方云喜看着鹿灵声的背影远去,又转头看向夜空。

    回想这段时间的种种,只觉得肩上沉重。

    “六韬、长生……这天下究竟要变成什么模样了……而我们,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