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八十二章 牺牲,永生
    “这……这……”

    临州城门,看着突然出现的白泽群侠以及东方世家大军,城门下往来的白泽百姓纷纷震撼莫名。

    超过万人的规模一眼望去是看不到边际的,只会让人觉得莫名眩晕。

    严桐生站在人群前方,目光扫了一圈没有看到舒滕予的身影,于是又恢复了平时淡漠噙笑的模样,对着城门下的农夫贩夫拱手开口:“诸位不用担心,我们都是白泽武林的江湖人,此件事情看起来玄幻,但绝非妖异之事,我们很快就会散去,切莫惊慌。”

    这些话不仅是说给城门下的百姓听的,也是说给城门上的守城军士。

    能够留意到的是城门上有些箭手已经因为震惊默默张开弓箭……在场的白泽武者们虽然也算是并肩作战过,但毕竟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约束,若是城楼上真的射下弓箭,就算是严桐生也无法阻止这些江湖客们反击,到时候这些刚在幽都城中惨烈厮杀的江湖客冲上城头真的大开杀戒,江湖与朝廷的矛盾就更加激化了。

    而城门上的守城校尉本来正震惊于此刻场面,听见严桐生的话语也是松了一口气,点点头在城头回应:“城下可是金山玉海楼的严少主?有您在此说话,小将也就安心了,只是这里的江湖豪杰们实在太多了,请恕小将不能放你们进城。”

    这校尉这样一说,城下的江湖客们顿时有些嘈杂,不过有各派掌门诸多大佬压着尚且没有爆发。

    严桐生旋即一笑:“李校尉放心,我们本来也是在白琅山上聚会,此刻出现此地也非我们主观意志,严某以人格担保,我们不会横生任何枝节。”

    这里也确实能看出严桐生的能力之强,来一趟临州城居然将守城校尉的姓氏都调查记住了,而做下保证也一方面是稳定城头守军的情绪,一方面也是借此约束城外的白泽群侠。

    只不过人的保证也确实只能基于自己的认知,超出个人认知之外的事情,就并不能由人的意志决定。

    就在严桐生刚刚说完“我们不会横生任何枝节”这段话,临州城门之前的大地就开始一阵震颤。

    城门处的百姓感知着这莫名地大地震动,啸叫着往城里跑去。

    城外的白泽群侠也纷纷惊得后退……

    城头上的守军纷纷紧张起来,幸亏刚才严桐生与李校尉都宽慰了他们,这才没有惊得流失飞射。

    就在这一阵大地颤动中,临州城门之外的地面突然破开一道陷坑,坑中升起一块高大三丈、宽有近一丈的巨型石碑。

    石碑之上刻着“幽都地界”四个大字,这这四个大字下方以某种独特的手段刀凿斧劈地刻下了一行小字。

    “幽都地界,纵横百里,天际暗淡,大地荒芜,深林丛峦中有异端魔物,磨牙吮血……幽都城中来去百类妖魔,横行街市,吞噬入城者……而城中藏有金玉万千,宝药如海,个中更深名之长生酒,饮之可得长生,白发转为青丝、老朽复归朱颜。”

    刚刚从幽都地界被送回来的白泽江湖客们看见临州城下升起的这座石碑纷纷惊退,不过人群前方还是有人看见了石碑上的文字……随后是一片哗然。

    长生,是生者的世界里几乎永恒的话题……生老病死是凡人一生都不能逃避的话题,而只要眷恋生命,就会本能地畏惧死亡,所以越接近死亡,也就越渴求长生。

    自古以来的帝王将相没有哪一个不想追求长生,但是这一个概念实在太过虚无缥缈,许多人汲汲营营一声,只落得一处梦幻泡影。

    而此刻不同,每一个从幽都城脱出的武者都见识过这座真实存在的城市,高耸的黑色城体,神秘的幽都街道,游荡街市的无数精怪妖魔,以及那一道贯穿天际的灿烂光华……既然那些神奇玄妙都是真实存在的,那这里记载的金玉万千、宝药如海乃至于可以令白发老朽重归为朱颜青丝的长生酒也该真实存在。

    想到这里,在场的武者们统统躁动起来……无数名刚刚费尽心力从中脱离的武者心头又燃起了重新回到那座城里去的想法……

    而严桐生看着面前这座石碑,想起了昨夜的那个男人……

    明月之下,窗棂之中,自称为“长生酒主人”的那个神秘男子像是闲谈一般将今天的惊天之变告知自己,而今天的遭遇比那些言语之中所能描述的还要离奇。

    一壶长生酒,悬吊天下人,严桐生几乎可以想象从今天起的白泽国、临州城、白琅山……不会再安宁了,相较之下无论是青魂的作乱抑或是孟国入侵所带来的的威胁都没有这么直观。

    鹿灵声站在严桐生的身旁,看着这位红衣公子皱紧的眉头,轻声问道:“严大哥,你怎么看起来这么苦恼?”

    严桐生摇了摇头,然后自言自语道:“长生酒,你究竟是什么人?又究竟有什么目的?”

    ————

    就在严桐生在临州城下千万种思绪难以评断之时,同样脱出幽都城的罗浮依旧坐在云头,轻抬手掌,慢饮酒液。

    而此刻,一身道袍的赵宗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云端之上,两道身影相对。

    赵宗祁看着罗浮这幅疏淡自在的模样,皱了皱眉头:“对你来说,生命的死亡其实就是毫无意义对不对,你告诉我要为天下的兴亡奔赴,但其实你从来没有尊重过生命,你不是个救世者,更像是手握厄难的屠夫。”

    “物伤其类,”罗浮放下手中酒壶,看向赵宗祁,“对你来说,每一个死去的同类都很珍惜,我可以理解,但是相对于这个天下来说,一条两条死去的生命太过渺小了。一朵花也会凋零,一头狮子、一只飞鸟也会死去,这个时间无时无刻不在包容死亡,你想救天下就得学会牺牲。”

    “那要牺牲多少?一条命?一百条?一万条?还是一百万?”对着罗浮怒目而视,赵宗祁没有了在白泽江湖面前的超然。

    “若你自认为没有抉择的权利,就遵从我的抉择,这是你从我这里背负的。”

    罗浮站起身来,此刻的一身白衣再度带给赵宗祁无限的恐怖。

    掸了掸衣裳,罗浮轻轻一笑,拍拍赵宗祁的肩膀:“我知道,承担这些会很累,但是已经做了选择,就好好走下去吧。青魂的人现在也回到白琅山了,你或许可以去引导他们一下,若是不愿意,也可以现在去往其余五大国,同样的秘境,还有五个呢~”

    说完,罗浮的身影消失在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