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八十一章 天下蒙难,救世之行
    宏大一如天云坠落,纷散星光绽放漫天荧流。

    以中央地坛为基础,迸发的是光、是火,是破灭一切幽暗魔气的无上意志。

    艾略萨单手指天,这一个刹那宛若是超脱了凡人境界,登临神明之境。

    漫天流火轰然坠落,砸中每一头暴乱的魔物……不仅仅是城中的的魔物,也包括城外白琅山之上的魔物……

    这里方圆百里都是罗浮以天道之力开辟的下层空间,将那空间碎片之中的无数下等魔物流放至此就是为了此刻……破败的魔物魂魄肉体散作最纯粹的原始能量,逐渐充斥这个神秘空间……在幽都城中所有的武者身上与魔物厮杀而导致的伤势统统复原……再生的筋骨肌肉甚至比之前更加强健。

    满城的武者、军士纷纷仰头看向天穹,那里投影的光幕因为地坛光柱的破碎而渐渐朦胧,不过暂时还维系着完整。

    光幕的最中央,银发法师缓缓放下抬起的手臂。

    以他本身的力量本不可能干涉这样方圆百里的空间,艾略萨能够以净天之火焚尽百万妖魔也都是依托着罗浮留在他身上的力量……不过就算没有消耗自己的力量,驾驭了这样一座巨大阵法之后的银发法师还是显得十分虚弱。

    右手手指轻轻一点,散发出荧绿色的光点围着他自身盘旋,艾略萨的声音依旧盘旋整个幽都城:

    “城中诸位,我名艾略萨,是异于此间人世之人,受天命而来,解除此间困顿……一如诸位所见,现世不稳、妖魔祸乱,人间风雨渐有血腥味道……我将于白泽国灵光山设立降魔司,传授方才的空间武道,消灭如此间的祸事邪魔,今后有魔祸造孽,天下之人皆可上灵光山寻找降魔司,诛魔为志将是降魔司的永恒宗旨。”

    艾略萨的容貌异于神州之人,本就显得神秘难测,刚才催动幽都地坛的一番宛如神迹的动作更是震惊了城中的所有武者……此刻将城中所有妖魔尽数斩除之后所说的话语,让人无法不去相信。

    魔祸造乱、降魔司出世……传奇话本之中的剧情令城中无数年轻人热血激荡。

    而后艾略萨继续说道:“我知道在你们神州讲究传承与门派,所以降魔司并不会以门派的形式要求你们,我只是希望聚拢一些愿意为神圣崇高事业奉献人生的先驱,与他们共同冲锋在对抗异类的道路之上……希望你们能够明白,并且也不要排斥我现在提出的这样一个组织。”

    说着,艾略萨冲着地坛正前方手持长枪的麻衣武者优雅鞠躬:“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这位强大的武者,我代表仅有我一人的降魔司向您发起邀请,请您与我一同维持这个神圣的组织,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当舒滕予得到艾略萨的邀请时,这位当今天下最强武者的内心是复杂的,他不是一个热血激荡的年轻人,他有过属于自己的时代,也有过属于自己的故事,但是舒滕予知道现下的自己已经是活在别人口中的存在了,直到这个瞬间,当艾略萨向自己发起邀请,舒滕予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十多年前的孟国,在璧山、朝月城、寒潭山激荡风波。

    这一瞬间,舒滕予竟有些年轻人才会有的局促:“我……”

    而艾略萨见状,灿烂一笑:“我听说过您,神州武林的传奇人物,您不用担心维持这个组织或许受到制约,我只是希望聚拢一群能够以降服妖魔为己任的武者,您刚才也亲身感受过,这些魔物如果流窜到天下六国必然会导致真正的生灵涂炭,您应该是已经达到了这个世间武道从未有过的第二境,这样的力量不应该蒙尘,我诚恳地请求您为人间出力。”

    舒滕予看着这个优雅的银发男人,突然也跟着笑了起来,脊梁挺直,恢复了天下第一人应有的神采:“艾先生说的,我都能明白,我也希望能够阻止未来的生灵涂炭……我会去往灵光山,不过不是现在,希望艾先生能够给我一些时间。”

    艾略萨点点头:“那我会在灵光山等着舒先生……以及……艾略萨是我的姓氏,您可以直接叫我的姓氏~”

    两人说着相视一笑,艾略萨站在幽都地坛之下的身影渐渐透明直至消失。

    舒滕予看着这个身份神秘的银发男人渐渐消失,脑海里想到的是许多年前与自己在璧山共同创立竟同会的伙伴……那已经是年少的故事了啊。

    而就在满城哗然的时候,严桐生缓缓走到了舒滕予的身旁:“舒前辈,您好,我的名字叫做严桐生……我真的一直非常崇敬您。”

    舒滕予看着严桐生这副模样,豪迈一笑,伸手拍了拍这位红衣公子的肩膀:“严小哥你的刀法真是不错,颇有几分白泽国古玄弥刀法的神髓,不过夹杂着一些颇为凶狠凌厉的刀术,就是我也未曾见识过。”

    “哈,舒前辈的武学造诣真是绝顶,我的玄弥刀法中掺杂着曾经在另一处小檀山秘境中得到的《血刀刀法》,如今尚未能完全融合。”

    ……

    此刻战事已定,满城都平和下来。

    白潇与东方云喜已经在旁边看着围在舒滕予身边的严桐生。

    东方云喜眼中有些不解:“严兄做事不拘手段,善谋而不喜战,按理说崇拜的该是玄国的雍宗师,没想到在舒宗师面前像个怯生生的少年。”

    “可能人总是会向往自己做不到的模样吧,”白潇轻轻一笑,“严桐生从小维系金山玉海楼,从来不能自由,虽然靠游走江湖势力之间周全自身,却还是会向往舒宗师枪破孽海龙门、纵横群山江河的快意潇洒吧。”

    “哈,阿潇你虽然总是厌恶严兄,但却十分了解他嘛。”东方云喜笑着说道,笑容之下隐着几分难言。

    白潇摇摇头:“我是很讨厌这家伙,不过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很厉害。”

    ——

    就在两人言谈之间,天上的光幕终于彻底散尽,整个幽都的黑色天穹蔓延出破碎痕迹,大地晃动失衡,空间逐渐破碎。

    城中的每个人都经历着一种诡异恶失重感,眼前浮光掠影。

    随后耳畔响起鸟语虫鸣,周遭传来现世掺杂着泥土、落叶的气味。

    上万人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蓝天白云之下。

    眼前是偌大一座临州城……令人感动的是,这是现世的临州。

    武者们经历种种,陡然被传送回临州之外,纷纷然嘈杂起来。

    而刚刚挑着两个空箩筐准备出城的农夫站在临州城门口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乌泱泱上万人,长大了嘴巴……手一松,箩筐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