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七十四章 妖魔蛰伏,磨牙吮血,一朝现世,涂炭千里
    赫然巨大的魔物从高台废墟走出,宛如铁铸的体魄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比常人腰肢还要粗壮的足肢迈动,轻易就踩碎了面前的木制碎片。

    高大的体型约莫一丈、四肢关节都生有骨刺、背生长尾,头颅狰狞。

    两节獠牙从嘴部的两侧突出,喘息的气息都带着淡淡的血红色。

    这不是什么知名的妖魔恶鬼,只是魔界碎片中最普通的一头怪物,但是……就算是这样一头最普通的怪物也已经超乎了凡人的想象,宛若是宣告世界末日的恐怖使者。

    远处看见这一幕的白泽群侠都只能感到震撼,除此之外……已经想不到别的了。

    最近处的严桐生与宋继玄对视一眼,都开始缓缓后退,想要退出这头怪物的周遭范围。

    远处追击灵芝的东方云喜与白潇也抽身撤回,打算与严桐生汇合。

    然而这头魔物却没有给众人多余思考的时间,眼中满是破坏**的它走出损毁高台的弥漫尘烟之后,用它那比铜铃更大的血红色眼瞳逡巡一遍之后,锁定了眼前了宋继玄与严桐生,迈着沉重步伐直冲过来!

    虽然他的体型看起来笨拙沉重,但是也是因为身形够大每一步都能迈出足够远,所以直线运动的速度比常人奔跑更快,几乎在个呼吸之间就接近了宋继玄与严桐生二人。

    宋继玄见状知道避无可避,干脆上前正面与之对抗,迎着迈步而来的魔物一掌拍出。

    这头怪物关节处都生有骨刺,不易下手,宋继玄直接选择一掌裹着内劲打在它的前胸位置。

    然而这魔物的气血之强俨然是超乎了凡人想象,受了宋继玄裹着内家劲力的一掌它竟像是丝毫不受影响,前冲的力道更是将宋继玄整个人崩了出去。

    宋继玄身负数十年功力,又有《龙象般若功》的增幅,居然在正面冲击之下完全处于下风,这样的场面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而中了宋继玄一掌的魔物只是身形晃了晃,随后便继续向前,同时手臂挥动,似乎是想要擒住后退的宋继玄。

    此时严桐生终于也不能坐视,身形犹如一团赤色飞练从宋继玄身旁窜出,手持不知何时取出的横刀,向上一撩架住魔物的手臂。

    《血刀**》中有以内劲增强刀招的法门,然而就算是被增强过的锋利刀刃也只是堪堪能够突破这魔物的体表鳞片,在他的手臂鳞甲上拖出一条血线,却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

    眼看着面前魔物又伸出手来掏击,严桐生只能腾身凌空一脚蹬在它的胸口,借着反震的力道飞退。

    落地之后在原地拖出一条半丈有多的痕迹,严桐生压低身形戒备,同时目光看向周遭战场。

    这一眼,就算是以严桐生这般心智也感到万分的震撼……

    只见茫茫天穹之上不断有黑色雾气坠落,那些黑色气团就像是投石机投出的炮弹般重重砸落在整座白琅山上,山石崩裂、尘烟飞散,一头又一头魔物从中走出。

    这些怪物长着形态各异的模样,有的与这青面獠牙的骨刺鳞甲怪相同,有得则身形佝偻、头颅犹如硕鼠;还有的肢体柔软,溅射的体液却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就算是刀剑被接触到也会开始急剧腐蚀……

    无数乘着黑气的魔物从天而降,撞进白泽武林与青魂的战场,也落入东方世家与禁军的战场。

    这些巨大的怪物比暴虐的野兽更恐怖,无差别地对周遭一切生灵发起攻击,不论是白泽武林客还是青魂杀手抑或是在场的军队,统统遭遇着它们的袭击。

    有的魔物较为弱小,就算是普通的江湖客也能杀死,但有的一如严桐生面前的这头鳞甲魔物,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就算是众多武林客合力也无法对它们造成实际的损伤……

    本来已经逐渐明朗的战局再度混乱,而这次是魔物对所有人族的残杀……

    严桐生看着这一幕,响起了昨夜在街道上听见的罗浮的话语。

    临州将会掉入妖魔环伺的空间,无数的妖魔鬼怪将会游荡在天地之间……严桐生有过无数次想象,却没有想过会是这么直观的冲击。

    就在这一眼而定之时,面前的魔物已经近身。

    严桐生横刀打算与之缠战,却听闻背后的破风声与话语声。

    “严桐生让开!”

    “严兄莫急!”

    白潇与东方云喜同时赶到,一左一右分别出招。

    白潇先前已经看到了这魔物的鳞甲刀枪不入,故而直接腾身,手中利剑直刺魔物双眼。

    《独孤九剑》剑法之快超乎常人想象,白潇有自信不会被这魔物拦截。

    然而魔物的反应却在白潇之外,它甚至没有多余动作,而是直接闭上了眼。

    这怪物的眼皮上也有一层鳞甲,而且硬得超乎想象,白潇的剑锋点在鳞甲之上只能激起一阵火星,却无法造成更多伤害……

    就在白潇剑法使出,尚未落地之时,这魔物又睁开了眼睛,看着滞空来不及落地的白潇伸出手臂意欲直接抓住面前这个人类女子。

    好在东方云喜和严桐生紧跟着上前来。

    严桐生纵身一跃,一把将白潇拉了下来。

    而东方云喜将《乾坤大挪移》用到极致,绝世的力道浑然运转,终于首次通过借力卸力的方式将这魔物推得倒退。

    后退两步,巨大魔物未曾站稳,踉跄倒地引发大地一番震动。

    严桐生、东方云喜、白潇三名年轻人与宋继玄一同后退戒备地看向缓缓爬起来的魔物。

    就在此时,一道乌光闪动,一股黑色力量汹涌而来竟是突然将这魔物吞噬。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四人同时看向乌光的来处,只见一身道袍、只眼只脚的赵宗祁赵宗祁站在原地似笑非笑。

    “乱世将起,蛰伏天地的妖魔也都动作,这样的混乱是否有将你们震撼?”

    听见赵宗祁的问话,白潇冷声质问:“赵宗祁,你知道些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问话间,周遭已经是惨叫连连,无论是正邪哪一方的武者都在这些天降魔物的攻击下死伤惨重。

    赵宗祁对此视若无睹,只是朝白潇淡淡一笑:“带着这些江湖人士们逃下山吧,这方圆百里都掉进了神州的下层空间,只有临州城还算安全了。”

    说着,赵宗祁的身影渐渐透明消失。

    看着赵宗祁用特殊方法离去,白潇忍不住想要靠近,却被东方云喜一把拉住。

    白潇回头正看见一脸严肃的东方云喜,蓝氅青年心头也是压抑,但只能忍着压力开口:“先听他的,带群侠下山,然后从长计议。”

    说着,东方云喜与严桐生、宋继玄对了个眼神,四人一道冲向魔物暴乱的白琅山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