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七十二章 智者之争,反转计策
    战火像是滚烫的热油浇在这座大山之上,一整座山峦都在沸腾。

    身着软红色衣裳的俊俏公子眉眼带笑,合上手中折扇,对身旁的宋继玄开口说道:“您看,青魂的杀招真是环环相扣。”

    耳边是遍布整座白琅山的喊杀声,在这正邪战场的后方,三名青魂杀手占据三才位置,隐隐将在场两人困在其中。

    这三个人都是中年模样的阴沉杀手,身形微微佝偻,一看便是常年精于潜行,手中的兵刃在阳光下泛起点点绿光,明显是淬了剧毒。

    “宋家的家主、金山玉海楼的少家主……值得一杀~”

    为首的青魂杀手左眼之下有一道疤痕,看着并不紧张的严桐生、宋继玄二人,悠悠开口说道。

    而严桐生闻言则是淡淡一笑:“青魂组织的首乌、麝香与茯苓,你们在我看来却是不值一哂。”

    严桐生说话间带着不屑的表情,倒是真能让人心头憋气。

    首乌闻言,桀桀一笑,身形压低整个人像是弹簧一样蹦起来,然后急速奔射而出,朝着严桐生接近,手中的短匕泛着翠光向他的脖子紧贴而来。

    “这是!?”

    严桐生看着首乌极速接近的身形先是瞪眼震惊。

    首乌看他惊得动也不能动,心头暗道金山玉海楼的少主也不过如此,随后却只觉得心头一阵警觉,背上汗毛竖立!

    此刻抬眼,只见严桐生依旧保持着震惊的表情,但是手中却拿着一把细针。

    就在首乌刚刚反应过来不妙之时,严桐生手里的细针已经全数激射而来。

    近距离面对这些细针的攻击,首乌根本来不及反应,挥动手里的匕首也只当下少部分细针,剩下数十根手指长的细针全都借着严桐生抖腕的力道射入了首乌周身。

    这些细针材质特殊,被严桐生以特殊手法射出之后便立即在首乌的皮肤表层虬结起来,形成一个个鼓起来的血色肿块。

    恐怖的疼痛感几乎在一瞬之间笼罩了首乌的大脑,就算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顶尖杀手也忍不住惨叫起来,而不等他的惨叫声持续,就看见本该是身上带伤的宋继玄一个闪身来到了他的面前,《宋家散手》的独特劲力配合《龙象般若功》的浑然大力,一掌就将首乌的胸膛打得塌陷,整个人像破麻袋一样飞了出去。

    看着首乌只在电光石火间便飞了出去,麝香与茯苓二人一时间还不能接受情势的剧烈变化。

    看着刚刚暗中出手的严桐生,麝香磕磕巴巴地说道:“你!你这家伙!?”

    “我怎么了?”刚刚甩出细针的严桐生又重新扇起了扇子,神情一派悠然自得,“江湖争斗不都讲究出其不意么?如果这些手段只允许你们这些邪派人士应用,那我们当正道不久太吃亏了么?”

    说着,严桐生还向宋继玄抛了个眼神:“宋前辈,感觉怎么样,偷袭恶人的感觉有没有一种以暴制暴的快感?”

    宋继玄则是故作姿态抬抬手,看向前面两位杀手:“假扮受伤这件事是你让我做的,所以不是老夫偷袭,而是你在偷袭。”

    听闻宋继玄这番逻辑,严桐生抬抬下巴,没说什么。

    而前方战场的阴影处则是又走出好几名气息不俗的青魂杀手。

    为首者身披长袍,身形不算高大,正是此行的青魂领袖,药中双王之一的灵芝。

    看着躺在地上像一摊烂肉进行着微弱呼吸的首乌,灵芝轻轻一笑:“不愧是严家两百年来最具才智的麒麟子,就这一番算计简直难以揣度,真真假假之间实在让人佩服~”

    听见灵芝的夸赞,严桐生脸上维持着假笑,遥遥抱拳:“灵芝先生谬赞了,在下只是擅长些偷袭之类不入流的手段,上不得台面你,当不起您如此夸赞。”

    而灵芝眼中则是闪过几分异色:“连我的代号都能够掌握,金山玉海楼的信息真实无孔不入。”

    “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先前捉住了两名青魂的兄弟,其中一名没自杀成,在金山玉海楼的刑讯下挺了两个时辰,终于还是把什么都说了。”

    听闻严桐生所言,灵芝缓缓鼓起掌来:“不一般~果然不一般~和严少楼主交谈,我几乎要以为是在跟那位邪道名宿对话了。”

    宋继玄虽然是檀山盟主,不过这时候还不如严桐生这位策师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只是在旁边冷哼一声:“对待邪人,自是百无禁忌。”

    听闻宋继玄开口,灵芝这才像是刚刚看到他一般对他遥遥点头:“哦~原来是宋老盟主~老盟主也肯屈尊用手段偷袭我的一名部下,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听见灵芝的嘲讽言语,严桐生淡淡一笑:“听惯了阳春白雪,也想听听下里巴人,吃多了山珍海味,也想吃吃粗茶谈饭,平日里跟你们这些蝇营狗苟之辈谈多了侠义,偶尔用些新手段,灵芝先生不会是接受不了吧?”

    说话间,白泽武林已经全面攻入周遭山林之中,青魂杀手虽然训练有素也终究抵不过数量近万的江湖人马,一时间胜利的天平好像是朝着正道倾斜而来。

    然而就在此时,却听见震荡山野的马蹄声,四周传来军队号角声,周遭路径不断有高举白泽兽旗的朝廷军队显出踪迹。

    步兵举盾、骑兵御马、弓兵张弓,已方阵为队列缓缓靠近此处。

    军队最前方是一名身着红甲的青年将军,正是南宫麒的爱将袁望城。

    看着袁望城率军赶来,灵芝对着严桐生微微一笑:“严少楼主信息通达,有没有猜到那中伏的青魂刺客是我们故意放出,而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甘愿跳入这场宏大的谋局之中。”

    看着军队登场,严桐生手中折扇遮面:“哎呀呀,真就动用禁军,南宫将军只是不打算掩饰了呀~”

    “呵,南宫将军当然是为了追剿青魂,不过青魂逃走了,白泽武林却覆没了~”说着灵芝咧嘴而笑,“这种时候,朝廷不管信与不信,也都只能承认,不是么?”

    就在灵芝胸有成竹的目光之中,只见严桐生面露更加强烈的嘲讽意味,像是看傻子一样摇了摇头:“可笑,蠢材总是觉得自己能掌握局面,就像你现在这样。”

    不等灵芝闻言而怒,就听见严桐生与宋继玄背后的高台之上再度响起震天的鼓声,四十八面鼓响彻大山。

    宏大鼓声中,响起更加激烈的马蹄声,缓缓靠近战场的禁军方阵突然暴乱,就在大军的后方,一只不知从何而来骑兵直接冲散了禁军的队形,随后山下埋伏的神秘部队掩杀而上,将袁望城的部队反向包围。

    身披铜铠甲的骑兵撕开禁军队形,朝着白琅山高台冲来,为首一名蓝氅青年手持长枪背负湛卢神剑,正是许久没有现身的东方云喜。

    而他率领的这支骑兵高举绣着东方世家族徽的大旗,正是东方氏族的铜骑精兵。

    在灵芝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严桐生的声音无限嘲讽:“唉,这一幕是否太打击你了,也罢了,就算是给你上的一课好了,朝廷……宁愿向孟国求和,也不可能让你们真的作乱成功啊~何况,有东方世家支撑的朝廷,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孱弱~”

    灵芝此刻将目光转向严桐生,只觉得这家伙的表情像是操弄木偶的邪恶偃师,充满了强烈的恶趣味。

    ————

    而天穹云层之上,罗浮躺在云雾中看着这画面,不由得笑了起来。

    “真是有趣,人类真是将算计同类的能力演化到了我都为之感慨的地步。”

    说着,罗浮站了起来,抬眼看向天穹再上方隐隐凝聚的黑色雾气。

    “真是希望你们总是这么有活力~”

    ————

    给大家讲一下,这本书明天就要上架了。

    我也很茫然,因为是今天才收到的站短,就是也超乎了我的理解……不过也随遇而安吧,这本书的成绩确实不行,我的更新当然也不给力,主站推荐也就一个,不过也都是自己的选择,可能这样类型的故事比较慢热一些也不会那么吸引人。

    不过我还是想写自己喜欢的东西吧,所以明天就加更,大家知道我也不爱求支持什么的,不过这次真的希望大家支持,希望大家订阅,毕竟成绩确实太惨淡了……

    反正还是希望大家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