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六十八章 天运,契机
    翌日,清晨,初阳广照,遍洒清辉。

    临州城中而今一片繁华,白琅山大会今日开启,整个白泽江湖蜂拥而至,就算是没意愿加入檀山盟的武林人士也愿意来看看这场天下少有的盛会。

    临州城里满街都是身背刀剑的江湖客,就算是城卫军现在也不敢出来巡街。

    一方面江湖客们明里暗里瞧不上朝廷,一个不好就容易引起冲突;另一方面在这天下瞩目的时间,但凡街上有点什么骚乱也都被愿意出风头的江湖人出面平息了。

    以江湖规矩解决市井小事,平时还可能不够公正,而今正是天下见证,也没人敢作弄。

    临州城的商贩小厮们倒是乐意至极,这城里城外的人流比寻常时候多了几倍,生意自然也好了很多。

    自先前城外市镇上出了一回妖魔祸乱之后,临州城本来萧条了许多,这一下受了江湖往来的刺激,反而更加繁华。

    鹿灵声跟在白潇身后,从金山玉海楼的庄园离开,在临州城的街道上行走,准备出城上山。

    鹿灵声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一边吃着,一边问着:

    “潇姐姐,陈放怎么不跟我们一起走啊?”

    “他身为如今的巽华山首徒,当然是要跟巽华山一道进退咯。”白潇走在前面,眯着眼享受这少有的人间烟火味道,自在回应。

    “那东方大哥什么时候回来呀?”鹿灵声此刻是真正的“问题少女”。

    白潇就随口回答:“”他有事在忙,忙完了就回来了。

    “那严大哥也不跟我们一块儿走吗?”鹿灵声继续问道。

    白潇依旧随口回答:“那家伙是檀山盟的策师,宋前辈受了伤现在让他总管盟内大小事务,他昨晚就上山了……还有,不准严大哥叫得那么亲,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是严大哥对我们都挺好的呀,人又聪明,武功也好。”鹿灵声下意识反驳。

    只不过这下算是触了白潇的霉头,只见走在前面的白衣姑娘脚步一顿停了下来,鹿灵声刚刚停步,就看见自家白姐姐转身回来。

    白潇比鹿灵声高了半个头不知,低下头来看着鹿灵声显得很有压迫感:“你这个傻姑娘能不能动动脑子?这都是表象~那家伙从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也不是。”

    “啊?白姐姐你从小就认识严大哥吗?寅剑门不是向来不和外界往来的么?”

    鹿灵声虽然被白潇这么盯着,却是半点也不害怕,反倒是追问起来。

    白潇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说道:

    “很好奇吗?偏不告诉你~”

    平日里白潇对鹿灵声都是大姐姐的姿态,偶尔这样嬉闹娇俏的模样倒让鹿灵声觉得有趣,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突然看见了白潇背后的一道身影。

    见了这道身影,鹿灵声目光一亮,朝着白潇背后挥了挥手:“罗浮~”

    看见鹿灵声这副模样,白潇恍然回头,只见街市人群之中,一身白衣的罗浮正手持着一杆卦幡在街道上闲庭信步。

    那卦幡用一根竹竿撑着,挂着一卷麻布,幡面上写着“铁口直断”四个大字。

    不过罗浮虽然气质超然,却整个人像是在闲游,全然不似个算命先生,是以虽然街上行人如织却没半个人打算找他来断一断。

    白潇刚刚看见罗浮,鹿灵声已经一溜烟跑到了罗浮面前,刷一下跳到罗浮面前,像是个未醒事的孩子。

    “罗浮我们又见面啦!”

    鹿灵声笑得天真无邪,虽然不论是白潇、东方云喜还是之前的赵宗祁都说罗浮神秘不可测,但是黄衣姑娘还是只当罗浮是个捡来的朋友。

    白潇紧跟着鹿灵声跑了过来,凭借着《独孤九剑》无往不利的白潇自然之道能够随手赠出四本这样武学的人物意味着什么,更何况赵宗祁当时还吓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罗浮先生,”白潇打量了一眼罗浮一眼,有些不明白罗浮这幅打扮是个什么意思,“您这是?”

    “无甚意思,今天突发奇想做个江湖术士,随遇而安,为人排解,怎么样?二位姑娘要不要算上一卦?”

    罗浮也不见外,就在这大街上一摊手,便要邀请这两人来算上一卦。

    白潇与鹿灵声对视一眼,还是白潇摇头打算拒绝:“罗浮先生有这样的俗世闲趣,晚辈本是不应该拒绝的,但是您也应该有所听闻,此次白泽正道在白琅山广邀天下,我们作为檀山盟的一份子也是应当前往的,时间紧迫,不知道前辈可否宽裕一两天。”

    白潇平时虽然洒脱不羁,但其实很会看形势,知道罗浮是个非凡人,态度相当恭谨,鹿灵声站在她身旁都觉得奇怪。

    罗浮明白这个姑娘在心里是忌惮甚至有些害怕自己,不过也不忸怩,坦然开口:“我知晓,不过我不会耽搁你们多少时间,而且要说的东西或许会对你、对白泽武林至关重要~”

    听见罗浮这样说,白潇顿时正了脸色。

    她明白以罗浮的身份能为没必要说些虚伪谎言来戏耍她,所以,罗浮说是对白泽武林至关重要,那就是至关重要。

    罗浮看她变了脸色,也不多说什么,就握着卦幡走到了街边无人处。

    白潇一言不发老老实实跟了上去。

    鹿灵声看着两个人说话的神神秘秘的,不太能理解,只能跟在后面。

    明明是自己先看见罗浮的,怎么白姐姐反倒跟自己的朋友在这儿窃窃私语的样子……

    走来街边,罗浮转过身来。

    而白潇背着手,跟过来,看着罗浮,也放平了心态,微微一笑问道:“罗浮前辈算出了什么卦象,不妨坦白说与小女子。”

    说话时,白潇的目光也在大量四周,以免会有旁人听见。

    罗浮倒是全不在意,就直接说道:

    “我刚才为你们算了一卦,其中批言是——‘晦其明也’,是以诸事皆入混乱,诸光明皆入晦暗。”

    虽然对卦象不算熟悉,但好歹跟赵宗祁是好友,对这些各种名卦还是有所了解。

    白潇听了之后皱皱眉头,向罗浮问道:“前辈的意思是,白琅山之战会失败?”

    “不是这么简单的,我知道你们也有很多设计,只不过有时候天运所至,并非人力能改,”说着,罗浮递给白潇一张玉牌,“这是一个契机,你可以悉心收着。”

    “前辈,这是……”

    罗浮讲得云里雾里,白潇还想再问些东西。

    却听闻后面鹿灵声的声音:“白姐姐你们跑这么快干什么?”

    白潇一时恍惚,自己刚才明明是跟着罗浮慢慢在走,怎么会是在跑?

    一回头,鹿灵声竟然在自己身后十步之远;再回过头,罗浮已经不见了踪影……

    “白姐姐?”

    看见白潇神情恍惚,鹿灵声走上前来小生询问。

    而白潇回过神来,摇摇头:

    “没事,走吧,今天的白琅山注定不能平静了。”

    “白姐姐又说些高深的话。”

    “你不用管那么多,到时候跟紧我就是了。”

    “知道啦,你不说我也会的~”

    两个姑娘交谈着,走出临州城,与许多江湖人士并成人流,向着城外的白琅山走去。

    白潇低着头,向着罗浮说的卦象。

    像是没什么,又好像批下了某种定局。

    而整座白琅山都在喧腾之中,但这喧腾之下又藏着某种宏大的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