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六十七章 光与影
    时在深夜。

    临州城外,寻枯瘦山脊入深林,穿过纷乱山路,直到人迹罕至的故老之所。

    这里是荒废已久的废弃庙宇,从外边看上去是横断的门梁、破朽的墙面以及遍布的尘灰,而这破庙的内部却始终萦绕着淡却清晰的杀气。

    数目不详的青魂杀手暗藏于庙宇阴影处,就连呼吸声都很细微。

    这座庙就像是故事话本里闹鬼的地界,隐于阴暗晦灭,透着怪诞诡谲。

    维持着此间的缄默。

    直到一行只剩下二十余人的青魂人马从临州城奔逃会来,从没有门板的大门奔入,这一行人脚步不停直入后院。

    阴影中的青魂暗哨知道是从临州回来,没有阻拦他们,却也暗暗疑惑为何看起来损兵折将像是吃了大亏。

    临州城中严桐生一场算计,白潇于乱战中以绝妙的《独孤九剑》剑术斩杀了淫羊藿;而水飞蓟则被奇兵定武阁的公羊擎以上乘内劲生生震死。

    剩下逃回来的这些残兵败将也几乎个个带伤,领头的京大戟被白潇一剑斩断了左手手腕,到现在用白布抱着还在隐隐渗血;问荆胸口衣襟几乎破碎慢慢都是被刀剑所伤的痕迹;唯有白石英看起来状态要好一些,不过走路时隐隐有点跛足,也是被伤到了足筋。

    步入破庙后方,京大戟三人遣退了士气低迷的部下,走入庙中正殿。

    这是这座破庙里面唯一看起来干净的所在,光线不算太亮,但还是有几盏长明灯照亮。

    一进入庙中,京大戟、问荆、白石英便一起跪了下来,低着头沉声认错:

    “属下有罪,此行非但未能带回湛卢剑,更是损失惨重。”

    三人的声音略显虚弱,更在其中隐隐带着一些畏惧的情绪。

    而他们所畏惧的身影缓缓从殿中佛像背后走了出来,身形不算太高大、背着手在长明灯的光线里拖出一道很长的背影,光影交织中竟会给人一种惊悚的感受。

    “认错的话先放下吧,来……谈谈看为什么会损失惨重?”

    京大戟依旧跪在地上,低着头像是被惩罚的学童:

    “孙京的身份早被严桐生看破,给出的情报也是严桐生故意释出的假情报,我们今夜前去埋伏那个白姓女子却反被檀山盟的人围攻,若非是城中暗桩为我们强开城门,恐怕已经全军覆没。”

    “这样啊,那也不能怪你们~”神秘人物摇摇头,“严桐生被白泽武林冠为第一奇智,要想不被你们抓到痕迹也不算难,你们被他算计也算不枉……”

    “灵芝大人……”问荆听见神秘人物的批言,似乎有所不满,抬头想要争辩什么,却被他一个呵止住。

    往前走了一步,这个代号灵芝的男人弯腰与问荆对视:“你还有什么不服么?被人家算计就老老实实承认就是了,作为一个杀手,你可不能在乎什么输赢~”

    “是……”内心似乎对灵芝充满了恐惧,问荆只能低头称是。

    “那大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檀山盟明日就要在白琅山通告天下了。”

    京大戟还是没忍住,接着问道。

    “担心什么,”灵芝倒是毫不在意,转身坐在了佛殿香案之上,“我们手里的筹码,比他们想象中更多,该担心的是他们才对。”

    随着灵芝的话音落下,从佛殿后方走出来十几名气息不弱的青魂高级杀手,京大戟三人看着他们都为之一惊。

    苦石莲、夜明砂、赤石脂、石楠藤、紫苏梗、石上柏、三分二、草乌叶、甘冬、马蹄金、土贝母、大青盐、蓝布正、绵马贯众、杜仲叶、关黄柏、灯盏细辛……总计十七人,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江湖一流高手的气息,或许未必比得上各门派掌门之流,但绝不会弱于所谓江湖宿老,而且各个精通杀人之术,是真正的杀人机器。

    这些,都是青魂最精锐的杀手!

    “这!?”京大戟看见这些同僚现身,不由得惊呼出声,这么多高级杀手聚集于此,简直像是要与白泽正道进行决战。

    问荆与白石英同样看着这一幕,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灵芝似乎能看出他们心头的震撼,唇角一笑,轻轻说道:“不必震惊,此刻边关正在危机之中,朝廷腾不出手来,正是咱们好好施展的机会,除了在场众人,首乌已经带着麝香与茯苓潜伏在了临州城内中,只等一个爆发的机会,以此次我们投入的兵力,势必让所谓的檀山之盟成为一场空谈。”

    灵芝说这番话的时候极近骄傲,但也的确有这个本钱。

    在场的青魂杀手不谈,青魂以药草性力评价实力,首乌、麝香与茯苓的性力可谓极强,投入这般力量,要说颠覆白泽武林也绝不是猖狂言语。

    这般豪言当即震撼了京大戟三人,灵芝看见他们这番表情自己也露出了满意的神态,随后说道:“何况咱们也不知是以江湖之力对付他们,不论明日之战结果如何,白泽武林都会成为仙人口中的笑谈。”

    听闻他最后这番话语,京大戟三人乃至于灵芝身后的十七名高级杀手都感到一丝震惊。

    京大戟这次顾不得准备礼仪,直接开口问道:“您的意思是?”

    灵芝笑得邪佞:“没错,参王已经传令,禁疆的马蹄将会蹋碎我们前路上的所有阻碍。”

    ————

    是夜,长月流光。

    临州城中的江湖人马一路追杀青魂众杀手,从城中大街一直追到了城门口,城卫军中的青魂暗桩为青魂人马打开了城门放他们离开。

    江湖客们在灭杀了断后的青魂杀手之后,擒下了军中内应,也就得胜离开。

    各方人马各自离去,白潇、陈放、鹿灵声、燕辛夷一起回到了金山玉海楼的庄园之中。

    这里是严家在城中的私邸,被严桐生留作檀山盟的决策中枢。

    今夜一场大战,身为盟主的宋继玄因伤不能参与,只好等下庄园之中,看着白潇众人会来,顶着苍白脸色上前。

    “都回来了,今夜之战如何。”

    白潇对宋继玄格外尊敬,赶忙上前搀扶:“宋前辈您怎么出来了,您放心吧,今天我们大获全胜,你快些回去休息。”

    “白丫头你这是当我老朽了啊~”宋继玄看着白潇笑着说道,“放心吧,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筋骨还算能打,今晚要不是严小子坚持,我都想去跟青魂那帮狗东西过几招。”

    说着,宋继玄的目光一扫,问道:“欸,严家小子没回来么?”

    白潇摇摇头:“这个人一天天神神秘秘的,从刚才就没见人影,不过您不用管他,他这个人最是奸诈,绝不会把自己置身危险的。”

    宋继玄闻言一笑,而后就听闻白潇几人身后传来了严桐生的声音:“真是让人心寒,刚刚回来就听见有人在编排小生。”

    众人回头,只见一身软红色衣裳的严桐生手持折扇缓缓走了进来。

    鹿灵声看着他一笑:“严大哥,你去哪儿了?”

    刚刚从罗浮那里得到了许多信息的严桐生却没给这些同伴多说什么,只是语气平淡地说道:“没什么,只是刚才多做了调查,明天的计划,得有所转变了。”

    ————

    同一时间,临州城的客栈之中,送走了林蟾的罗浮一个人坐在桌前,看着桌上明灭不定的灯盏。

    灯火摇曳,照亮室内,却又在灯下留出更深的黑色。

    “世间光影交织,无一时不变,谁又能为一切坐下计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