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六十三章 盟中危机
    抬起头,目光所见是一座年岁斑驳的城。

    与棠岁城的青葱倦懒不同,临州城有一种岁月积淀的古老优雅。

    城门下的百姓来来往往,对于手持刀剑进出的江湖客们并不在意。

    罗浮看着这座城,伸了个懒腰,温和一笑:“呼,总算是到了~”

    说着,罗浮转过身来,看向魏向阳等四名江湖客:“到了这临州城,你们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

    这一路他们四个就跟在罗浮一行身后,有罗浮那惊世手段震慑,尾随其后的青魂杀手愣是没敢出手。

    听闻罗浮的话语,魏向阳拱手抱拳:“此次真实多亏了先生搭救,我们几个才能捡回一条小命,此后或是先生有所吩咐,魏某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奇了,我要你们赴汤蹈火作甚?”罗浮自觉说得好笑因而笑了起来,摆摆手,“你们好好珍惜自己性命就算不枉了。”

    说着,罗浮也没有在跟他们多说什么,带着明河与林家兄妹步入临州城中。

    魏向阳四人看着罗浮背影,互相对视,终究是没敢跟上去。

    而罗浮一行径直步入城中,随便寻了家客栈就住了下来,定了四个房间约好晚饭时间后各自休息。

    此处不表,而就在这临州城常人少至的寻常街巷之中,武者的打斗一刻都没有停歇过。

    ————

    临州城北向主道两侧有不计其数的分支街道,顺着这些分支再曲折几次,就是光线都照不进的晦暗小巷。

    一身白衣的姑娘与持剑的正气青年正在此地与十几名青魂杀手作战。

    《独孤九剑》的锋芒快得让人来不及眨眼,比箭矢更凌厉,宛若如影随形。

    随着白潇几度身影穿梭,手中剑器点破了数名敌人的咽喉,轻灵步伐每一次腾挪都伴随着一名青魂杀手倒地。

    而一脸正气的陈放紧随白潇身后,剑锋指向所有想要趁机偷袭白潇的杀手刺客。

    巽华山的剑术并无特异之处,但是自襄阳秘境之中得到的《无上瑜伽密乘》却是西域密宗的不世奇功,随着逐渐修行,也将他原本只能称得上板正的武学推上了一个极高明的地步。

    两名剑客联手,轻易击溃十数名青魂杀手。

    杀到只剩下两名青魂杀手的时候,这两人的心里终于崩溃,转身向巷子外逃去。

    但是不等他们两个跑出去,白潇身影一动就追了上来,《独孤九剑》的剑光像是死神的印记,只在一闪之后就穿透了他们两个的后心。

    两记倒地声后,白潇转过身来,掏出一张白布擦拭自己剑刃上的血迹。

    而陈放则缓缓走了前来,皱着眉头说道:

    “青魂的人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孟国叩关,朝廷现在绝腾不出手来,大将军南宫麒口口声声要剿灭青魂首恶,却在小檀山逡巡不前,青魂现在已经是无人可制了。”

    白潇将擦过剑刃的白布折好又重新收了起来,语气并不算沉重,但是始终不展的眉头征示他的担忧。

    “小檀山上青魂遍布漫山,轻易估计便投入了数千人马,若是要戒备山下的朝廷人吗,恐怕得近万……呵,一个江湖组织能有这种能量,简直令人害怕。”

    陈放将佩剑收回剑鞘,准备和白潇一同离开。

    白潇走向巷子口,露出一丝苦笑:“如果是要戒备朝廷就好了,按那天的情形,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陈放闻言,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度。

    白潇则是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希望不要是吧……”

    两人说着就要走出巷子了,此刻却见一个身穿鹅黄衣裳的姑娘跑了进来。

    “白姐姐!陈大哥!终于找到你们了!”

    鹿灵声鬓角都是汗水,显然是在城里跑了很久。

    白潇看见她,眉头一皱:“灵声不是告诉你不能再城里乱跑么!?”

    “不是乱跑……是……”鹿灵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是严大哥让我来找你们!宋继玄老前辈!他……他被打伤了!”

    听闻鹿灵声此言,白潇与陈方都是脸色一变,白潇拉住鹿灵声,三人一并跑出巷子,在临州城的各种街市之中穿行,很快跑到了一座肃穆华丽的庄园之前。

    严家的金山玉海楼富有江湖,以财力论被江湖人风传和与国库比较,此地正是金山玉海楼在临州的庄园别院。

    白潇一行对此地已经相当熟悉,径直入了庄严之中,走到后堂找到了一个人负手站立的严桐生。

    虽然此刻已经是同盟一员,但是白潇对严桐生依旧没有好脸色:“姓严的,怎么回事?”

    严桐生负手转身,软红色衣袍不变,只是脸上多了两份倦容:“回来了,也算正是时候,我刚刚送走弈日门的乾掌门。”

    “少废话,宋老前辈怎么回事?”白潇再堂中椅子上坐下,自己给自己沏了一壶茶。

    严桐生对于白潇似乎有着特别的宽容,只是正色说道:

    “盟主在白琅山上为英雄会巡视地形,结果遭到了以京大戟、天冬、淫羊藿、水飞蓟为首的十几名青魂高级刺客围攻……虽然老盟主修行《龙象般若功》已经更上一层楼,但毕竟还不是宗师,且战且退被打伤了五脏六腑,右手被砍了一剑,若不是弈日门众人刚好赶到,恐怕回都回不来。”

    “青魂怎么敢?”听了严桐生的解释,陈放先怒极了。

    严桐生却是摇头一笑:“现在咱们和青魂算是撕开脸皮,但凡有机会势必要将对方置于死地,盟主自恃功力高深只带了几名宋家弟子就上山去了,没想到这些家伙对咱们的行踪如此了解。”

    “你的意思是,檀山盟里有青魂的内应?”白潇一挑眉梢说道。

    “三大世家联手金山玉海楼号召整个武林,如今的临州城内鱼龙混杂,有青魂的内应是不用质疑的事情,我们要想的是究竟有多少……以及怎么把他们揪出来。”

    “你有办法?”白潇虽然对严桐生没什么好脸色,但是对于他的能力还是相当肯定。

    “这也是我叫你们回来的原因嘛,”严桐生说着笑了笑,“今夜便可见得分晓~”

    白潇白了他一眼:“神神叨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