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六十一章 天之叹息
    峨眉刺穿透了自己的肩胛骨,魏向阳在一瞬间剧痛之后失去了对自己左臂的掌控,右手勉强挥动大刀逼退近身的青魂刺客,抽身一退,目光打量各处……自己一行八个人已经被一拥而上的青魂刺客杀死了四个,剩下三名同行的伙伴也都陷入危机之中……

    一场江湖事,早知此身不容易退出这急流湍河之中,但确实是没想到会在此处葬身。

    “淦你娘,老子还真是没想到会葬身此处!”

    一边叫骂着,魏向阳一边再次挥刀破开战团,杀到另外三名同伴身边,四个人后背向里,面对着青魂杀手的包围。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

    为首的青魂黑衣杀手手持峨眉刺长身而立,目光淡漠得像是在看待宰的猪羊。

    刀客没理会他,而是瞥见了站在路旁尚未离去的罗浮和三个孩子。

    先前面对死亡都不曾畏惧的江湖客这一刻突然慌了一下,大声朝罗浮喊道:“喂!那边的!你就不知道带着孩子跑吗!?”

    听见声音的罗浮依旧是淡然表情,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看戏一样站在那儿。

    而青魂杀手的头领闻言则是残忍一笑:“蠢材,一个普通人带着三个孩子,你以为他们能跑到哪里去?你也不用着急,结果了你们,我就送他们上路……黄泉路上你们大可相伴!”

    说着,杀手头领缓缓抬起手,示意众杀手做好准备进行最后围杀。

    四名江湖客彼此没有交谈,但是也都明白了彼此的豁命之志……身形微微压低,竟是准备反向冲锋。

    一刹那,吹风叶动片刻安静。

    赤手空拳的少年挥着拳头朝这里冲了过来。

    “你们……这些败类啊!!!!!”

    直到这一刻……明河才反应到这些杀手的身份……黑色衣裳、训练有事、嗜血残忍……不就是这些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么!?

    这一刻的少年不再阳光纯粹,看似消融的仇恨瞬间重新占据了他的内心,《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的功力在经脉中运转,让他衣袍飞扬。

    听见少年的怒吼声,杀手们一瞬间将眼神余光投过来,只见一身灰色衣裳的少年身形狂飙,像是发狂的野马一般冲了过来,长头发像是野马的鬃毛,衣袍发出猎猎风声。

    这一瞬间的少年,令人隐隐不安。

    不过青魂组织毕竟是习惯了血腥的杀手组织,看见只是个少年冲了过来,杀手头领朝两名手下试了个眼色,两名杀手一左一右向明河迎了过来。

    其中一个杀手已经将手中的短剑对准了冲过来的明河,眼中有着残忍和戏谑:“小子,你这可就是自寻死路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想那般发展。

    当这名杀手手中的短剑刺向明河的眉心的时候,这个少年整个人向下一沉,头向左边偏,轻易闪开了他的刺击,然后只见少年左掌横推隔开他刺出的手臂,右掌从左掌腋下探出,混杂着醇厚浑然的内力击中了杀手的腹部。

    虽然只是十来岁少年的掌击,但却有意想不到的杀伤力,这名青魂杀手被一掌打得坐在地上,口中呕出的鲜血染红了黑色衣裳。

    一方面是这名青魂杀手太过轻视明河,另一方面……修行《金刚不坏体》、《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的明河已经确确实实拥有了不俗的根基,而这左掌穿右掌的进击之法也正是《燕子三抄水》配套的临敌之功。

    明河左右手交替只抄了一回便将这杀手打得呕血,不仅是一身神功的发挥,也确实是他天赋异禀的体现。

    另一名上前来的青魂杀手见了这一幕对明河有了警惕,挥舞手中横刀朝少年连环砍来。

    而明河运足了这口气,手中掌力浑然,整个人跌进这另一名杀手的怀中,先是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然后跳起来用自己的额头撞上他的下巴。

    这一幕乍然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是当这名青魂杀手满嘴是血被明河甩到地面上蜷缩起来的时候,在场的青魂杀手这才开始正视这名少年。

    喘着粗气、眼神憎恶、额头上沾染的青魂杀手喷出来的鲜血顺着眼眶边缘滑落……这一刻,在场的杀手们都能够清晰明确地感知到这名少年身上强烈的气息,隐忍残杀……这是同类的气息。

    本来正盯着中间四名江湖客的杀手头领转过身来,认真地看向明河,嘴角玩味:“哦?刚才还没这么暴戾,怎么一下炸毛了?”

    明河没有回答,只是喘着粗气恢复体力。

    而杀手头领见了这一幕也没有急着抢攻,而是看了不远处的罗浮一样,接着说道:“怎么,是想起有什么亲戚朋友被我们杀掉么?”

    说着,他的嗓音变得阴恻起来:“是你该死的老爹,还是你的老娘?又或者都是?”

    一字一句像是诛心的利剑穿入明河的耳朵,让他觉得胸膛有一股烈火在燃烧,这股火焰顺着他的的喉咙蔓延,然后冲上大脑。

    “你闭嘴!!”

    愤怒的明河冲向这名杀手头领。

    看着这一幕,林蟾有些焦急,拉着妹妹对罗浮说道:“先生,我们得帮帮明河。”

    虽然因为经历而冷漠,但是林蟾却已经在这短暂的相处中被明河感染……虽然经历悲苦但是阳光纯粹,这样的少年很难不被人喜欢。

    但是罗浮却没有答应,而是瞥向林蟾:“你那么想帮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我……”

    林蟾拉着妹妹的手僵了一下,说不下去。

    而此时的明河已经冲到了杀手头领面前,依旧是《燕子三抄水》的技巧,连环攻向杀手中路。

    左右手交替让人看不清攻击的线路,明河运足了自身内劲,想要把全身的愤怒都发泄出来。

    然而……杀手头领却一点都不慌乱,只是轻轻递出手中的峨眉刺,闪烁寒芒的锋刺戳向明河的手掌,临敌经验不足的少年下意识撤掌。

    而这就刚好中了杀手头领的套路,眼见明河撤掌,他整个人前进一步,手掌翻动,手中峨眉刺横着撞在明河胸口,然后另一只手伸出将向后跌倒的少年拉回来,掰住明河的肩膀将他拧过身反剪起来。

    一个交错擒住了明河,杀手头领已经声音戏谑:“哟,脾气不小本事却一般嘛?来,说说看,你是哪家的死剩种?”

    明河被剪住,只是不说话费力挣扎,但却实在挣扎不开。

    被围住的四名江湖客想要上前帮助明河,却又被众杀手逼退。

    擒住明河的头领一面戏谑嘲笑明河的弱小,一面暗暗观察路边站立的罗浮。

    一身白衣的罗浮站在路边不说话,像是事不关己。

    而这一刻林蟾终于忍不住了,松开了抓着妹妹的手,低声说道:“先生,请照顾我妹妹。”

    说完,不等罗浮回答就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林绣站在原地不说话,也不哭闹。

    身材瘦弱的林蟾快速跑动,奔跑中还在用呐喊为自己鼓劲,挥动拳头朝着擒住明河的杀手头领冲来。

    被擒住的明河看见林蟾冲来终于开口,却是让他别过来:“林蟾,你别过来!你都不会武功!!”

    然而林蟾没有停步,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奔跑而来。

    就在他刚刚冲过来之际,还没有跑到明河面前,一名青魂杀手身形闪动,一步上前就将林蟾踢倒……然后一脚踩住少年的后背,看着杀手头领笑着说道:“老大,这小子叫得大声结果更不济啊~”

    杀手头领闻言笑了笑,目光投向罗浮,大声说道:“喂,这位兄台,你的两位小兄弟都被我们拿住了,你现在最好是束手就擒,不然我可不保证他们会不会缺胳膊少腿……”

    罗浮闻言,只是轻轻一叹。

    但就是这一声叹息,却像是改变了这片天地的氛围。

    刚刚还在出言恫吓罗浮的杀手头领只觉得周身压力骤然升起,整个人调动不了自己的身体,松开了擒住的明河,整个人双膝跪地……

    这一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目光所及的所有部下都与自己一般跪倒。

    解除了束缚的明河现世上前把林蟾拉了起来,然后转头用一种充斥着极端愤怒的眼神看向杀手头领。

    只不过明河还没有任何动作的时候,就听见了罗浮的声音:

    “蠢小子,还不能反省自己么?”

    疏离淡漠的声音中,一身白衣的罗浮拉着小姑娘缓缓走了过来。

    在跪地的杀手们眼中,此刻这个白衣男人简直宛如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