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五十八章 铁蹄踏盛世,经年征战不停歇
    长天月夜溶于深沉夜幕,星辰渐隐留下黎明前最黑的天幕。

    刀剑锋芒交响,织就兵戈乐章。

    徐梦花每次挥剑都会响起一道激烈的断剑声,不断有青魂杀手的兵器被斩断……

    徐梦花出剑的时候总是轻描淡写,每一剑都果断而直接,不过第一记交击徐梦花都只会斩断兵器……大多数黑衣杀手在兵器折断之后都会选择向后撤退,让开徐梦花向前的道路。

    但是总有些悍死不畏的死士就算在兵器折断以后也会选择以身体向徐梦花发起冲锋……但是断钢剑实在是太过锋利了,这柄无双的利刃在这个武道的世界就是所向披靡的,徐梦花只要再挥一次剑就能轻易地带走眼前的性命。

    数百名青魂杀手且战且退,算是死死拖住了徐梦花的步伐……徐梦花从不断倒落的尸体上踏血前行,面色不变、表情不变。

    黑夜深沉,只有剑光在小檀山的山道旷野之上闪动,一条由尸体和鲜血铺就的道路逐渐延伸。

    不断有青魂杀手在死去,数量在这一刻似乎已经成为不了决定性的因素,不过无论如何终究是拖延住了徐梦花的脚步。

    在付出了数量庞大的死伤之后,青魂杀手们终于选择撤离,四散奔往不同方向。

    徐梦花也没有去追,只是缓缓将断钢剑收回剑鞘之中,翩然转身,不如黑夜长风之中。

    ————

    与此同时,一身黑袍面具的南宫麒已经从小檀山旷野战场逃了出来,身边是紧跟其后的数名披着黑袍的亲随卫士。

    一路在长暗的山路疾行,终于看到山下一片火光,南宫麒此刻心中竟然还有些感动,摘下面具、与身后亲随一起脱下黑袍。

    黑袍之下是半身红色锦袍与亮银战甲,下山之后的南宫麒平复了自身情绪,将黑袍扔给身后同样脱下黑衣的卫兵,昂首走向前方军阵。

    进驻小檀山的白泽禁军看见南宫麒一行从山深处走出来,纷纷肃然站立。

    一列军士分立两旁让出一条通道,身着赤色甲胄的青年将军从军阵中走了出来,朝着南宫麒拱手抱拳:“大将军。”

    南宫麒看了他一眼,又回身看了一眼,阔步走入军阵之中,说道:“山下情况怎么样?”

    赤甲青年将军跟在南宫麒后面,恭敬回应:“木红榆带着各门各派的人想要入山,已经被属下拦回了棠岁城。”

    “很好,传令下去,小檀山上白泽武林之中混入了大量的邪人盗匪,传告三军进剿小檀山,不管所遇何人通通杀无赦!”

    这句话说的冷漠无情,像是宣判的不是人命而是蝼蚁土芥般。

    身着赤甲的袁望城知道山上还有大量的青魂死士,听闻南宫麒的军令愣了一下。

    没得到回应,南宫麒回过头来,用一种冰冷至极的目光看向他:“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

    袁望城回答之后,立刻传告三军,早已准备好的大军瞬间开赴山中,无数矛尖的细微寒光在山林之中看起来透着刺骨寒意。

    南宫麒没有入山,而是带着最精锐的禁军铁卫留在山下。

    袁望城也没有入山,而是跟在南宫麒身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将军……这山中……”

    南宫麒摆摆手,没有让他问下去,也不在乎周边军士有没有听到就直接说了出来:“杀出来个搅场的剑客,让那些武林人士一个个全跑了。”

    “那……这个怎么办?”袁望城在山下屏退白泽武林援军之时无比霸气,但此刻再南宫麒面前又是极尽谨小慎微,可以说是将两副面孔演绎到了极致。

    南宫麒觑他一眼,冷声说道:“咱们大事将成,这些江湖上的细碎人物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未来有的是机会对付他们。”

    南宫麒刚刚说完,就见军阵后方冲来一名执旗小卒,从军阵后方冲到中央跪在南宫麒面前,扯着嘶哑嗓子大声喊道:“报!!孟国大军入寇云寐关!孟国先锋齐簪英率三千骑兵绕过乱云山直入西疆腹地……昭明城破!周遭十二村镇皆遭到劫掠!临州城燃起烽火狼烟,请求将军救援!!!”

    此言一出,震惊周遭禁军,孟国入侵,象征多年和平与一朝打破……自此刻起,白泽国又将陷入无尽战乱裹挟。

    而南宫麒听了这名传信小卒的话语,皱皱眉头却似乎并不惊讶,左右打量眼像是在找什么。

    一旁的袁望城会意,递过来一把直刃大刀。

    南宫麒接过大刀,毫不犹豫一刀斩下了跪地小兵的头颅。

    血红飞溅,无头尸体倒伏,圆咕隆咚的人头在地面上转了几圈后朝向渐渐泛白的天际,一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接过一旁亲随递过来的丝绢擦了擦手,又擦了擦手中的刀锋,顺手将染血的丝绢抛出盖在传信小兵那死不瞑目的头颅上,南宫麒将大刀重新递给袁望城,看向西边冲上天际的烽火狼烟,笑了起来:“孟国……行动了。”

    袁望城旋即在一旁再度躬身谨贺:“恭喜将军大业更近一步。”

    听闻袁望城的恭贺,南宫麒似乎很是受用:“世人都说这白泽国是荀家和东方家的天下……我不以为然了几十年……今天终于到了变天的时候了。”

    听闻他这句话,袁望城弯下的腰放得更低了。

    而周遭本应忠于王室的白泽禁军,竟然就像全然没有听见一样。

    ————

    一掌拍出,金色流光碎裂了紫红色魔族的躯体,罗浮收掌转身,走回明河身边。

    明河看见刚才的一幕无限震撼,不禁震撼与那从天而降的巨大魔鬼,也震撼于罗浮转眼之间掌碎魔鬼的画面。

    看着罗浮迎着黎明光线走来的身影,明河的声音充满了憧憬:“师父,这就是武道修行的成果吗?”

    罗浮笑着摇摇头:“这是武道之上的力量,我的一个朋友正在思考怎么做到这些,我只是通过概念的形式把它表现了出来。”

    听见罗浮这番话,明河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看着明河这幅模样,罗浮又是无言一笑:“算了,这些你以后会懂的,现在得去忙别的事了。”

    “别的事?”明河继续露出茫然表情。

    借着黎明曙光,罗浮指向明河身后。

    明河转身,只见微茫天空之上一柱狼烟烽火正在缓缓升上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