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五十六章 江山此夜,战火兵燹连天起
    月夜山林的风中带着血腥味。

    阿木尔对这种味道很熟悉……那是很多年以前,为了争夺粮食、女人的流浪部落杀入自己部落帐篷群落的时候。

    当阿爹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鲜血飞溅到自己脸上,那种味道和现在一模一样。

    强烈的血腥味冲上脑门,让阿木尔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发现面前的白衣女剑客正皱着眉头怒目而视。

    白潇的怒目不是针对阿木尔,而是盯住了刚才挥剑的青魂杀手,表情忿怒,声音冰冷:

    “对孩子都能出手,你们已经泯灭人性了。”

    这名杀手现在并不在乎人性是否泯灭,看见白潇现身,身影朝着白潇飞窜接近,一剑直指白潇的心口位置。

    青魂的武功技法总是干脆而直接,就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刺出这一剑之后还能不能有下一剑。

    不过,白潇的《独孤九剑》才是真正将这种“有攻无守”的剑术发挥到极致的武学,一剑即出、攻敌必救。

    面对青魂杀手的攻击,白潇左手拉着阿木尔的手腕,右手挥剑也是轻描淡写。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行加上襄阳大战的历练,白潇此刻独孤九剑已然有所小成,剑路来去挥洒自如,勾勒痕迹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一剑迎着青魂杀手而出,先于他一步刺中了他的肩头。

    这名青魂杀手发狠,不退反进,手中剑锋对准白潇想要与她同归于尽。

    不过白潇的剑要快上不止一筹,横锋一撩,剑刃抹过他的咽喉,让他的动作停滞下来……

    咽喉与嘴巴里都涌出殷红血液,这杀手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说什么,最后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随后周遭各处都想起了刀剑碰撞与衣袂翻飞的声音……随后在一声声倒地声,数名青年人从周遭走了出来。

    东方云喜一身蓝氅,眉宇间尽是贵气;严桐生穿着软红色衣裳,脸色略显苍白;陈放看起来最为严肃,五官棱角分明。

    跟在三个青年背后的是一名穿着鹅黄色裙装的少女,发觉阿木尔看向自己,朝着阿木尔眨了眨眼睛。

    在这一行人中,现在也就只有鹿灵声还不显得心情压抑了……不过在如此情形氛围之下也开心不起来。

    阿木尔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这些人,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陈放则是看向东方云喜,皱着眉头问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整座小檀山上好像满是青魂的刺客,来来回回恐怕不等下山就被青魂的杀手围住了。”

    “比起这个问题,我更好奇另一点,”东方云喜还没有回答,严桐生却先开了口,说话的同时走到了阿木尔的面前,苍白的面孔让少年有些紧张,嘴角似笑非笑地盯住阿木尔“小兄弟,我比较好奇的是,你是怎么到山上来的?”

    白潇一把把阿木尔拉到身后,用戒备的目光看向严桐生:“姓严的你少在这儿吓人,他还只是个孩子。”

    “一个孩子就能进入青魂组织团团包围的小檀山,是他厉害?还是青魂组织都是废物?”严桐生没有跟白潇针锋相对,只是歪着脖子淡淡说道。

    白潇不傻,当然能明白严桐生的的意思,只不过天生的性格让她不能做出不合自己信念的事情。

    阿木尔看出了这里气氛不对,小声说道:“我是朋友带我进来的,进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大雾……”

    听见阿木尔的话语,在场众人的愣住了,进入雾中小檀山……这种力量至少也会与小檀山秘境的形成有关系……

    严桐生的目光越过白潇看向阿木尔,声音低沉:“小兄弟,带你进来的朋友是谁啊?”

    阿木尔想了一下,决定说实话:“他叫罗浮。”

    而听见这个名字,白潇、东方云喜、鹿灵声皆是脸色一变。

    春风湖水之畔,天下奇缘之遇。

    当初赠与自己等人绝世武学的神秘奇人,不就是名叫罗浮么?

    “那他现在在哪里?”这次发问的已经变成了白潇。

    阿木尔张了张嘴想要回答,此刻却听见不远处山林窜动,数十道身影越行而来。

    看见这些黑影,东方云喜眉头一凝:“不好,不能让这些家伙纠缠住,不然待会儿来得青魂杀手只会越来越多!”

    话音落,一行人带着阿木尔迅速离开。

    “该死……这些家伙是怎么在朝廷眼皮子底下聚集这么多的?小檀山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朝廷和武林都看不见的么?”

    陈放一边跑动,还在一边低声骂着。

    东方云喜也在跑动中回应他:“就是现如今的局面,也是那蓝山剑客以一人之力为我们争取来得……尚且不知那位此时如何……”

    东方云喜的话语过后,众人短暂沉默。

    徐梦花一人一剑突然杀入战场,以一人之力威慑五百青魂杀手连带着先前强如梦魇的青魂之主……实力之强近乎空前绝后。

    但就算如此,也没人真的寄希望于他能够以一人击溃整个青魂组织。

    毕竟整个小檀山上现在已经满是青魂杀手,真要估计恐怕得是数千之数。

    以一人之力对抗数千人……那不是武学……是传说或是神话……

    ————

    就在众人暗自忧心之际,旷野战场上,徐梦花正手持着断钢剑冲杀于青魂杀手之中。

    面对断钢剑的无敌锋利,任何兵器都是触之即碎。

    南宫麒看着徐梦花的身影就想起那一日在千栩泽外的恐惧,颤抖着向后倒退。

    不断有青魂杀手冲向徐梦花,却都被轻易杀败。

    很快,徐梦花周身出现了一道真空区域……没有人再敢靠近。

    面无表情的剑客步伐稳健,步步靠近南宫麒。

    这时候一队黑衣杀手从南宫麒的身后冲出来半跪成一排,手上弩箭破空,径直向徐梦花飞射而来。

    这是南宫麒的亲随近卫,手上都是军中强弩。

    但是……就是这些军中强弩,从弩机上射出之后的飞行路线竟是无比飘忽……要么根本没有瞄准徐梦花,要么被徐梦花轻易舞剑斩断。

    孤身持剑,徐梦花依旧缓缓前行。

    他左手的剑鞘带着罗浮的意志,持此剑鞘,当一世安好无忧……

    南宫麒看着他走近,瞳孔越来越紧缩……

    ————

    与此同时,小檀山之下。

    罗浮带着明河站在月夜风中。

    一身白衣的罗浮抬起头,看着远处天机些许紫红色火流星坠落。

    “师父,你在看什么?”

    “异世界的魔……降临了。”

    此刻的罗浮,脸上看不出喜悲,只想是再说与自己无关的事。

    说着一笑:

    “当然,异国的兵刃也将要撕裂这个国家的血肉了。”

    ————

    同是此夜,白泽国西边疆界乱云山下,一队数千人的骑兵纵马而来。

    为首一人身着橙红战甲,目光像是灿烂燃烧的烈火。

    “儿郎们,白泽国的土地,将是你我荣耀的战功!”

    骑兵们闻言高喝纵马,奔向前方沉睡的城池……

    ————

    此夜江山,举世皆变,江湖朝堂,乱与旦夕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