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五十五章 浮云白衣,飘摇而定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小檀山星夜为战,正道同盟为青魂所袭击,转瞬沙场血洒青山。

    借助白雾藏在小檀山下层空间的雾中襄阳世界已经彻底断绝了与神州大地的连接,只剩下少数藏于山中的稀薄雾气能做来往通道。

    而介于神州与襄阳城夹缝中间的谷底空间之内仍在白昼。

    两名少年满头大汗,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

    修行武学耗费体力,但是真要练到一点气力都提不起来,却需要莫大的毅力。

    辜明河天生武骨,在修炼之道上常能事半功倍,再加上心中与外表截然不同的坚韧,故而真能能做到理论上最快的进步速度。

    只不过阿木尔自异域而来,并非武道世界之人,天性淡泊的他竟然也能跟上辜明河的修行。

    倒不是说内外功修为能够做出什么比较,只是两个少年一起练武、拆招,彼此之间都能感受互相的进步。

    草地上生有些淡黄浅粉的花,花香交织在青草与泥土的气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阿木尔躺在这种味道里,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在阳光下干燥泥土里的蚯蚓。

    “我在草原上的时候也喜欢躺在地上看云,不过我们那里的云和这里很不同,云多的时候压得很低,云少的时候就大块大块地在很高的天上飘着。”

    听着阿木尔的声音,明河的眼瞳里倒映着天上的云,云霞明灭织就苍梧,满头大汗的少年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灿烂笑着说道:“听你这样说着,我倒是很想去看看你说的草原。”

    听见明河这么说,阿木尔的眼神暗淡了些许,长吁了一口气:“我也想再看看故乡的天,不过按照罗浮的说法,应该是很难了。”

    感受得到阿木尔话语中的隐隐失落,明河转变了话题:“如果这样的话那还是不要想了,我们白泽国一样有很多很美的地方,千栩泽的五色池、灵光山的月绮虹、还有桑饶京的十观塔,虽然我没有真正见过,但是听说都是很美很美的,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带你去看。”

    听得出明河话语中的安慰,阿木尔反倒是一笑,这些天相处中也听过了他的经历,经历了那样痛苦的人还能够这样来安慰别人,倒是真的很有说服力。

    “好啊,不过我们得先出去才行啊~”

    “是啊,”明河想到这里也有些嘀咕起来,“说起来师父把我们丢进来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也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想法开始纠结起来之前,明河停止了思考,刷得一下坐起来,看向阿木尔:

    “阿木尔,你以后想做什么?从这里离开以后~”

    明河的眼睛在霞光照映下灿烂似星辰,阿木尔看着这双眼睛缓缓坐起来:“我啊,真的还没想过,你呢?”

    “我以后想要做个闻名天下的侠客!”说话时,明河的手掌在地面上重重一拍,“我要把那些破坏我心中祥和的恶人赶出这个国家!我要成为很伟大的人?”

    这个时候的明河身影迎着光,在阿木尔的眼中像是被流霞所包裹。

    看着明河的身影,阿木尔也跟着坐了起来:“我是真的没想好吧,那我以后就要做一个无拘无束的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去看你说过那些山山水水,你要做大侠客,那我就做个大旅行家!”

    “哈,以后我如果要做想做的事,你一定会来帮我的,你以后会跟着我成为侠客~”明河说话时拍拍阿木尔的肩膀,故作老成的模样。

    “你怎么这么自信?”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明河说得煞有介事,下巴轻轻昂起。

    阿木尔看着他这副模样,忍不俊禁笑了起来。

    看着他笑,明河也笑起来

    两个少年的笑声回荡在山谷底下,爽朗天真。

    ————

    “看起来,你们两个相处得很融洽嘛。”

    罗浮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明河一回头正看见一身月白衣裳的罗浮施施然站在身后。

    “师父!”声音带着惊喜,明河站了起来,在这个空隙间还打量了一下罗浮,白衣长发、眉眼温润,依旧是丰神俊朗的模样,“你的事情忙完了么?”

    “对啊,忙活了挺久的呢。”罗浮笑着点点头。

    阿木尔看见罗浮,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过并没有明河显得那么亲近,只是微笑着打招呼:“罗浮。”

    看向阿木尔,罗浮的目光没有变化:“怎么样,对这个世界还习惯么?”

    “一直待在这里,还没见过这个世界本来的模样呢~”相较于明河,阿木尔的样子显得成熟许多。

    “那现在你们两个都可以离开这里了,这片神州大地算得上广阔,世人穷极一生也未必能看遍它的模样。”

    明河闻言又笑起来:“好,那我们三个去哪儿?”

    听见他这样说,罗浮摇了摇头,转而看向阿木尔:“阿木尔可不一定会跟我们一起走。”

    听见罗浮这样说,明河觉得有些不对,愣愣地问道:“师父你是说的什么意思?”

    罗浮没有理会明河的问题,而是看向阿木尔,柔声问道:“阿木尔,你是想要在我的安排下过活,还是想要过自己的生活。”

    明河这一瞬间突然觉得有一种处于命运节点的感觉,就好像阿木尔的回答能够决定很重要的事情,张了张嘴却是没能说出话来。

    被罗浮这样问,阿木尔像是完全领会了问题下的深意,笑得很温柔:“如果是让我选择的话,我想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哪怕未来是我告诉过你的既定的悲哀么?”罗浮再次问道。

    阿木尔坚定地点了点头:“我还是……想要自由。”

    “那我尊重你的决定。”得到了阿木尔的回答,罗浮缓缓抬起手,周遭一阵白雾酝酿,渐渐将三人的身影吞没。

    阿木尔眼前景物渐渐被白雾笼罩,最后看见的是朝深深看向自己的明河,淡淡一笑。

    ————

    而后景物流转,周遭光影更迭,漫天霞光消散,置身黑夜当中。

    茫然站在原地,阿木尔有些不能适应。

    转眼之间整个人从明媚山谷转到漆黑山林,阿木尔的眼前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此时,背后一阵劲风扫来。

    感知着这股风,阿木尔转身,一名身着黑色衣裳的杀手举剑就砍了过来。

    茫然间的阿木尔来不及闪躲,险险要被砍中。

    正此时,一道持剑的白衣身影纵身而来,将阿木尔整个人拉开。

    一脚踢飞了出剑的青魂杀手,白潇拉着阿木尔的手腕:

    “小兄弟你没事吧!?”

    月夜下流光疏淡,阿木尔抬起头正看见白衣剑客月光下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