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五十四章 檀山溃退,生死如风
    看着自己的手掌,一身黑袍面具的南宫麒站在动乱战场之上,借着月光看着自己的手掌,伤口已经全都恢复如初,刚才的痛感却似乎消散不去。

    听着不绝于耳的刀剑声,这个男人此刻有些恍惚……

    本来已南宫麒的畏死是不愿意亲自参与这种战斗的,不过多次试验之后都证明身负龙兽之力的自己已经是空前绝后的强大,此次亲身围剿白泽武林就是为了验证自己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

    原来,自己已经这么强了。

    恍惚间,南宫麒回想起了多年前的某个男人,在那尸骸遍布战场上让自己变强的他已经地下长眠,而自己终于可以主宰自己的命,甚至可以……主宰无数人的命。

    抬眼看向前方,没有再出手,但是众多一流武者都被打伤的白泽武林已经无法抗住青魂杀手的冲杀。

    手持刀剑的黑衣杀手们将白泽正道众人围困中间,不断发起进攻,而士气被青魂之主这强到恐怖的力量所大计的白泽正道逐渐支撑不住,一名名门人弟子倒下……

    这些杀手出手都直奔要害,但最后都留了一点余地没有直接取人性命……失去反抗能力的正道弟子会被青魂组织拉出战场,俨然是要将在场正道全数生擒。

    月夜风寒,刀兵声回荡整个山中旷野。

    在生死交伴的战场上,白潇与东方云喜仍在冲杀。

    《独孤九剑》寒光动影,迫退数名青魂杀手,一袭白衣的白潇飞纵到鹿灵声身旁,长身持剑戒备周遭杀手,同时对鹿灵声与陈放说道:“不行了,青魂的杀手太多,我们得杀出去!”

    严桐生被东方云喜搀扶着赶来,听闻白潇所言却是摇摇头虚弱说道:“没法子,青魂敢出手必然是已经将这小檀山团团包围,只凭在场人想要杀出去几乎不可能……只能寄希望东方兄能够再使出那通天彻地的一剑!”

    然而,听闻严桐生此言的东方云喜却是无奈地摇摇头:“我……是真的没办法再使用这柄剑了……”

    “赵骗子呢?他带来的这把剑,他一定有办法!”看着哥哥姐姐们满脸忧郁,按着周遭战场不断有人倒下,鹿灵声急切说道。

    东方云喜却是摇摇头:“他……恐怕不会出手了。”

    “哈,看来……也是天要绝我白泽武林~”

    说到这里,严桐生只能苦笑,似乎也使没了办法。

    陈放看了一眼战况危机的战场,快步就要冲入其中。

    “诸位,你们先走,我的师兄弟还在这里,我是不能走了!”

    说着,陈放已经杀入青魂杀手之中,长剑舞光影,与几名杀手战作一团。

    白潇见状,回头看了鹿灵声一眼。

    “东方云喜,带灵声走……”

    说着,持剑的白衣身影也纵身冲入战场。

    鹿灵声看着白潇的背影,像是被抛下的小孩,眼中满是雾气,倔强喊道:“你们不要拿我当小孩子了,我也希望和你们共同进退!”

    说着,一身鹅黄衣裳的姑娘也随着白潇冲入战场。

    看着两个姑娘都冲进了战场中央,东方云喜与严桐生对视一眼。

    “严兄,还有气力么?”

    “尚能活动。”

    相视而笑,两人并肩跟上。

    穿梭战场,生死不计……刀剑交织在小檀山中。

    追与逃、杀与救……一幕幕生死在此上演。

    从旷野到山林,从陡坡到平地,弈日门、烘炉堡、悬庭谷、金山玉海楼、三大世家……各个门派的弟子与青魂的杀手战至难分敌我……每一刻都有人在死伤。

    一剑穿透一名青魂杀手的咽喉,白潇收剑纵身,与陈放交错之后又各自与前方杀手站作一团。

    东方云喜跟在白潇身后,以《乾坤大挪移》应对周遭杀手围攻。

    鹿灵声与受伤的严桐生互相照应,对付着零星突破三人放手的青魂杀手。

    此刻的檀山战场之上,也唯有他们这里尚且可以撑持。

    但是,这种状态也并不能维持太久。

    一阵剑风扫过,巨剑破空而来。

    白潇纵身后退,险之又险躲过这一剑的攻势,皱眉看向面前敌人。

    京大戟将巨剑抗在肩头,带着邪异微笑看着白潇:

    “女人,你的剑术很有意思,等我抓住你以后,你可以交给我么?”

    不等白潇回答,苍术与甘草已经从京大戟的身旁纵掠而出,冲向白潇。

    “不要再拖延了,主上快要不耐烦了!”

    苍术的声音冷酷而暴戾,剑锋也是快而冷冽。

    面对此道攻击,却见两道身影从白潇身后窜了出来。

    东方云喜与甘草再度对掌,两人各自后退。

    严桐生挡在苍术的剑锋之前,不闪不避,以身上软猬甲之坚硬,竟是生生挡住了苍术的剑锋。

    随后露出笑意,回首一剑逼退白发刺客。

    两名刺客后退,与京大戟并肩而立,银朱、陵游也一并赶来,与另外十数名青魂杀手将白潇一行围在中间。

    双方都没有说话,此刻的沉默酝酿着一场霸烈的爆发。

    而就在此时,战场后方的南宫麒再度动作了,缓缓向前,轻易拍碎一名靳山派弟子的长剑,手掌贯穿他的胸膛将他的血肉吞噬。

    目光停留在白潇、东方云喜这边,声音邪异又冷厉:“还不能拿下这些家伙么,你们真的有出力么?”

    这番话是说给在场的是青魂杀手们听的,听闻了南宫麒的声音,就算是这些喋血的杀手也觉得后背一凉。

    不过一身黑袍的面具客旋即又是一笑,身上宛若实质的气势更加强烈地爆发起来:“既然如此,那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说着,南宫麒盯住了人群中的白潇。

    看着一身白衣,容姿绝丽脱俗的女剑客,面具下的双眼中还有几分掩不住的贪婪。

    被南宫麒盯住,白潇只觉得背后一寒,心头更是压力骤增。

    这名黑袍面具客的实力刚才已经完全展现在白泽武林众人之前,这是真正可以扭转战局的绝强者……何况在场的武者们本来就在青魂杀手的冲击之下无比艰难……

    看着南宫麒在战场上宛如闲庭信步随意夺去性命,整个白泽武林的人,内心都蒙上一层阴影。

    ————

    缓缓走到京大戟身后,南宫麒一步不停,周遭青魂杀手纷纷恭敬退让。

    看着持剑而立的白潇,南宫麒嘴角隐约可见笑意:“怎么样,女人,看见了这样的力量,你的内心就没有过臣服的想法么?”

    缓缓张开手,脚步却不停,此刻的南宫麒像是个浮夸的戏子:“坦白地说出来的,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畏惧我,你畏惧我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向我表示臣服,我会接受~”

    看着逐渐走近的南宫麒,白潇下意识确实想要后退,那双眼中所包涵的是太过于炽烈的欲望和暴虐。

    但是白衣剑客生生压住了内心的恐惧,举起手中剑指向南宫麒:“你能接受接受的,恐怕只有我的剑锋。”

    东方云喜、严桐生、鹿灵声、陈放,默默站到白潇身旁。

    此刻,一队青年宛如屠龙的勇者,直面白泽武林上最恐怖的魔头。

    而听闻了白潇的话语,南宫麒面具下的嘴角咧得更开了:

    “是么,那你可能是还没有真正亲身体会过我的力量……我可以好好教教你~”

    说话的同时,张开双臂的面具客已经距离白潇一行只有三四丈,宛若巨蟒一般的暴虐气息宣泄在此地……

    白潇众人握紧手中兵器,只等着最后的一战。

    ————

    就在此刻,一阵风卷起。

    一道淡蓝色身影破风而来,右手拿着华丽的长剑,左手拿着剑鞘,挡在黑袍面具客的面前,气息淡然透着几分萧瑟悲切,却完完全全压制住了南宫麒的暴虐气势。

    看着这名蓝衫剑客,南宫麒面具下的眼睛猛地一缩,下意识后退了两三步,猛然回忆起了那日在千栩泽外的景象……

    “是你!是你!”

    持剑的徐梦花没有说话,只是手握断钢剑一步步向前,淡漠的声音传遍整个小檀山战场。

    “白泽武林,撤退吧。”

    徐梦花的声音带着一种读书人特有的儒雅,但在此时,便如地狱之音响起在南宫麒的耳边。

    看着一步步接近的徐梦花,南宫麒指挥着周遭的青魂杀手一拥而上,自己却在不断后退……

    然而在断钢剑之前,不论是任何兵器都是一触即断。

    京大戟、甘草两人只不过一个照面便是一伤一残。

    其余青魂杀手面对着剑客轻描淡写的剑舞也只如腐草般脆弱……

    ————

    战况因突如其来的蓝山剑客而变,整个小檀山战场的青魂杀手都被徐梦花所牵制。

    损失惨重的白泽正道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应该随着蓝山剑客一同冲杀,还是听他说的现行撤离。

    就在此时,严桐生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声叫喊:“以檀山盟之名义,众人撤离!!”

    听闻严桐生指挥,有了主心骨的白泽武林开始从此地撤离……冲向小檀山之下。

    刀光剑影在月下交织,一场动乱尚未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