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五十二章 天魔蚀肉功,善因恶果结成时
    战场无时不生死,月夜下的小檀山中央充斥着强烈的血腥味。

    近千人在这山林旷地之间厮杀,刀锋剑刃演绎生死。

    银朱、陵游两名杀手头领与另外三名气息强绝的杀手汇合,将白潇与东方云喜逼在中间。

    目光留意五人脚步,东方云喜眉眼冷冽。

    白潇持剑当身,一袭白衣飘然月下。

    周遭战场杀伐不休,此地方寸却保留着一种违和的安静。

    “灵声呢?”东方云喜依旧是盯着面前杀手与白潇交谈。

    白潇跟东方云喜并肩站立,目光锐利似剑:“跟陈放在一块儿。”

    东方云喜闻言就知道白潇是为了过来帮自己,将鹿灵声留在了陈放身边,皱着眉头说道:“你不该过来。”

    白潇则是斩钉截铁般说道:“你们都不能有事!”

    逐渐靠拢的的五名高级青魂杀手已经将两人紧逼中间,除了银朱、陵游之外的三人一者高大壮硕、一者白发冷峻、还有一人面容苍老兼有绝俗气质。

    五名杀手气质各异,唯一共同的就是看起来绝非等闲。

    听见白潇与东方云喜交谈,身形高大壮硕的青魂杀手咧嘴一笑:“你们小两口真是胆气可嘉,分明自己就要命归黄泉了还在这儿有说有笑~”

    听闻这名杀手的笑言,白潇冷冷一笑:“潮湿阴沟的腐败虫豸总是不明白阳光下的美好,你这种以杀人为生可怜家伙是不能明白友情这种东西的。”

    白潇的眉眼长得极美,但在做出的时候这种嘲弄冷笑的表情却反倒更加直戳人心,绝色五官尽是嫌弃,好像真就看见了阴沟里爬出来的臭虫。

    高大杀手没有被激怒,但是却也冷下了脸庞:“不知道你的剑能不能像你的嘴一样伶俐?”

    话音落,高大杀手已经出招,其人手握一柄六尺宽剑,身形动如飙风,赫然一剑朝白潇斩了过来。

    面对这番攻势,白潇脚步轻挪与东方云喜错身换位。

    东方云喜大袖扬风,凌然出掌正好拍在宽剑的剑身上,使得高大杀手攻势偏转。

    这杀手身形高大,气息深沉,显然气力浑厚……白潇不擅角力,换作身负《乾坤大挪移》的东方云喜就不一样了。

    一个交错,高大杀手只觉得自己手中的剑器陡然变沉,整个身体重心偏移。

    东方云喜往前踏步,一掌印向他的胸膛。

    《乾坤大挪移》对于内劲的运用超脱寻常武学不止一筹,如果这一掌能够打中,当场就能废掉这名高大杀手的战力。

    只不过,就在双方交手的过程中,另外两名杀手已经赶到。

    苍老杀手使爪功,自高大杀手的肋下出招,迎向东方云喜的手掌。

    两相碰撞,所料未及的东方云喜一时间竟然没能占得上风。

    而后只听劲风一扫,白发冷酷杀手的快剑已经即将临身。

    “后退!”

    白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东方云喜立刻后退。

    随后只见白衣身影出剑,剑锋从东方云喜的耳畔擦过,撞上白发剑客的剑锋。

    对方的剑是暴烈的狂风,而白潇的剑则是风中的树叶……虽然都是随风而动,却永远不会跟不上。

    剑锋勾勒出银色华光,碰撞数十道声响。

    白潇与白发杀手各自心知对手剑术,一个交击之后各自推开。

    而就在白潇后退之际,又见银朱与陵游两名杀手冲上前来,一左一右同时出剑,剑锋分别对准白潇的咽喉与心口。

    此刻危急,白潇却半点不慌,心知东方云喜在背后,后退的脚步瞬间站稳。

    两人之间无声默契,东方云喜左手贴住白潇的后背,把她向上托起。

    白潇接力腾身,《独孤九剑》破剑式绘出月华流光,两声交响磕开银朱与陵游的刺击,整个人当空腾跃翻身,落到了东方云喜背后。

    东方云喜旋即动如雷霆,急速接近两名青魂杀手,双手拍中两人胸口,打得二人踉跄后退。

    虽然这一招没有蓄力,并不能直接废掉二人,但是《乾坤大挪移》的绝世内劲也足以让他们气血翻涌。

    一番交锋,东方云喜退回白潇身旁,两人并肩,相视一笑。

    而青魂杀手这边五人之中两人受伤,显然是落了下风。

    “以二敌五,你们二人竟然能够犹占上风,白泽武林该有你们的名号!”

    高大剑客看着东方云喜,说着像是在夸自己的朋友。

    “你们也算得上江湖一流高手,敢问姓名?”东方云喜一面提问,一面乘机调息内劲。

    “京大戟。”高大杀手坦然相告。

    白发杀手与苍老杀手也先后说出自己代号……苍术、甘草。

    与银朱、陵游不同,这三种草药药性极强,所代表的的杀手位格也更高,这三人此刻表现出的功力还在吞吃了人参养荣丸的银朱、陵游之上,与寻常门派的掌门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二人联手压制了五名高级杀手,东方云喜此刻打量整个战场,发觉战事有了变化。

    本来青魂组织陡然冲击,白泽武林一方失措间受到压制。

    然而当白泽武林反应过来之后,逐渐在各派领袖的带领下转变了攻势……

    宋继玄、严桐生这种层次的武者,简单的围攻很难拿下,而且青魂组织之中缺乏高端战力,最强的五名高级杀手还都被东方云喜与白潇钳制……在正道高手的奋战之下,青魂组织开始败退。

    看着这一幕,东方云喜淡淡开口:“看来你们的目的很难达成……还不打算退走么?”

    以话语做刀剑,东方云喜这也是做心理战的手段。

    只是听闻东方云喜的话语,京大戟却似乎毫不担心:“哦?是么?我反而觉得,你们比较危险~”

    看见京大戟这副表情绝不似诓骗,东方云喜一时间感到不妙。

    而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中出现了变化……

    “长老!!!”

    白泽武林之中一众铁碑谷的门人弟子惊呼。

    周遭众人看过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面具客身披黑色斗篷出现在战场之上,他出现得静默无声,却充斥着霸道凶悍的强烈气息。

    铁碑谷的金长老被他抓住喉咙,像是提小鸡仔一样提了起来。

    “金藏秀?铁碑谷的名宿就只有这种实力么?”

    面具客嘲弄出声,嗓音沙哑,轻轻用力就扭断了金长老的脖子。

    暴烈出手,随意残杀了江湖宿老,此人的强大与凶残都远超寻常。

    “贼子尔敢!?”

    烘炉堡此行话事人向樊林与金长老本事旧友,见此情形提起手中铁枪便向面具客冲杀而去。

    “向兄小心!”宋继玄看出此人修为不凡,立马赶上去想要阻止。

    只是,此刻面具客才真正展现了他的恐怖。

    暴起出手,右手抓断了向樊林的铁枪,一把拉扯断枪将失衡的向樊林扯到了自己面前。

    左手轻描淡写一掌将冲过来的宋继玄打得倒退五六丈!

    鲜血溅染,殷红色彩在战场上盛开……面具客将右手插入了向樊林的胸膛。

    这一刻,整个战场无论是白泽武林还是青魂组织都被他的残暴所震慑。

    向樊林的浑身血肉开始急剧萎缩,面具客就像是用手吞吃了他……感受着周遭众人畏惧的目光,笑得邪气凛然:

    “怎么,你们很震惊么?也对~这可是……神的力量~”

    自诩为神,固然自大……但是此刻,这种吞噬血肉的能力,让他宛若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