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五十一章 喋血小檀山,神州动荡第一章
    星夜漫天苍苍,流华逐风照影。

    小檀山散去终年大雾,只剩下些许雾气纠缠于某些特定地方,从山下向上望去,已是一片空蒙。

    棠岁城中静待依旧的白泽武林忧心自家弟子,连夜从城中涌出,与棠岁城主木红榆所带领的城卫军汇合一处,来到小檀山下。

    此刻多日前已经被朝廷军队接管,拒马拦路,将众多武林人士拦阻在小檀山外。

    “来人止步!”

    山下驻军将此地团团包围,火炬高举将周遭照亮如白昼,拦路的士兵不因为面前是身背刀剑的白泽武林客而有丝毫客气。

    一行江湖人士数百位,个个都是行走武林、快意恩仇的豪客,眼见朝廷士兵把自己众人拦住,当即喧哗起来。

    看见众多武者纷乱于前,后面迅速窜出一队队着甲军士,两排弩手前队半跪后队直立,弩箭锁定前面众多武者。

    动作如此之快,显然是有所准备。

    江湖客们眼见朝廷士兵恶意汹涌,同样不甘示弱,铮琮拔剑声不绝于耳。

    火光随夜风摇曳,方才解除白雾的小檀山下气氛竟是一触即发。

    此刻带队的几个门派的掌门人对视一眼,暂且没有出声。

    “怎么回事?”一声疑问,木红榆匆匆而来,对前方挡路的军士质询起来,“我是棠岁城主木红榆,你们因何拦路。”

    木红榆带来了城中近百卫队,棠岁守将段峰也随在他身后。

    面前的的拦路军士闻言面面相觑,正面一位持枪小兵回答道:“回禀上官,这是大将军的命令,小的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大将军?”木红榆闻言皱眉,“哪位大将军?”

    “还能有哪位将军,当然是当今白泽国兵马总览、镇国将军南宫麒大人!”

    军队后方传来一道清疏冷峻的声音,一名身着赤色甲胄的青年武将从后方走了出来:“南宫大人听闻此地有妖异怪诞之事,困住了白泽武林数百位正道精英,特地从王都率兵赶来,要以军队铁血杀伐之气冲散此地妖异……此刻大军已然上山,尔等江湖人士恣意混乱,就不要上山打扰朝廷人马了。”

    这名赤甲武将姿态极高,说话时下巴微微抬起,目光蔑视,显然是不把面前的江湖客甚至是棠岁城主木红榆放在眼里。

    众多江湖客闻言立刻就要爆发,好歹是被几位掌门人压了下来。

    跟在木红榆身后的棠岁守将段峰此刻前迈半步,沉声说道:“英姿飒爽、神气抖擞,想必当面的就是袁望城袁将军吧,这里江湖门派的门人弟子多有困在小檀山上,不让他们山上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不知能否通融则个?”

    “军令如山,我是通融不得!”赤甲武将拒绝得丝毫不留情面,目光在面前的武林众人身上扫过,“我说过了,山上有南宫将军亲自带队搜索,你们不用担心!大可以放心回到棠岁城里等着,最多明日就能有消息。”

    “这位将军,我的门人有数十名都在小檀山上,此前大雾封山,我们进入不得,现在云开雾散我再不进去,岂不是无法取信我的弟子?”

    说这句话的是人群中以为身着黑色劲装的高大枪客,这名枪客站立在这里就像是一杆挺拔的长枪,浑身充斥凌厉气劲。

    袁望城看了高大枪客一眼,轻轻一笑:“原来是烘炉堡的堡主,抱歉,此乃军令。”

    “军令?去他娘的军令!”人群之中有人终于爆发,大声喝骂起来。

    袁望城闻言,目光扫向出声的方向,声音逐渐透着一丝丝狠厉气息:“哦?我没听错的话,是有人对我白泽禁军不敬是么?

    看着袁望城的目光,联想起白泽军中的传闻,段峰当即觉得不妙,拱手说道:“袁将军,这些豪客都是纵情江湖恣意笑骂之人,江湖言语请您莫要当真,卑职这就带他们离去。”

    说着,段峰给木红榆使了一个眼色,和他一并劝告着后头数百位各派门人离开。

    人群中刚刚出声的武者被旁边的同门死死拉住,让他莫要出头,而在场的各派掌门也看出情势不对,立即约束麾下门人,自此地回转。

    在山下大军的弓弩指向下数百名前来奥援的武林人马不得不离去。

    袁望城看着这些离去的江湖客,没有说话,只是嘴上带着最轻蔑的讥诮笑容。

    ————

    自小檀山下离开,一众武林人士气氛压抑。

    烘炉堡主郭玄秉走到木红榆身边,声音忧虑:“木城主,南宫麒为人狠辣,对待江湖人士最是凶恶,不可能为小檀山出动大军。”

    同时,东云派掌门尚玉同也开口:“他这般行径,说不得是想借此机会攻击白泽江湖,擒拿我们各派门人以作要挟。”

    木红榆与段峰虽是朝廷中人,不过并非南宫麒派系,本身又亲近江湖,与这里的各派掌门多有交情。

    听闻两位掌门所言,木红榆愁眉不展地点点头:“唉,贼子当道,你我也别无他法,上山大路已经封锁……我们,想办法从别的悬崖小径入山吧。”

    愿意为了白泽江湖违抗权倾一国的大将军的命令,木红榆也是真性情了。

    ————

    而此刻……小檀山中,刚刚经历过襄阳大战的白泽武林一种人,正在遭遇着神秘组织的刺杀!

    五百余名精锐杀手个个手持长刀短剑、身穿黑色短襟,冲进白泽武林阵型之中便开始肆意出手残杀!

    这些青魂杀手的功力未必比在场武林人士更强,但是彼此配合默契无间,出手狠辣只为夺命,再加上占据着人数优势,一时间竟是完完全全压制住了白泽武林众人。

    人群中,只有宋继玄、严桐生、向樊林这样的各派领导者才有正面压制超过数名青魂杀手的手段……不过在这样的夜间混乱战场之中,各自为战的顶尖武者毕竟也没有修炼到真气外放的宗师境……并不能以一己之力改变战局。

    此刻星光烂漫,照见战场惨烈。

    白泽武林与青魂组织双方都在不断死伤……在这种地方能够保全自我只有真正的高手。

    战场中央,东方云喜以一己之力独战银朱、陵游两名高级杀手,背上湛卢剑未出,只凭着《乾坤大挪移》的内劲挪移二人攻势,蓝氅纵横腾挪,身形极为醒目。

    银朱与陵游二人在襄阳幻境之中服用了大量人参养荣丸,功力本有大量提升,此刻联手却不能战胜一名看起来年岁不大的青年,此刻正是心惊。

    突然,又见一道剑光杀来。

    一剑点寒星,纷乱散如梅。

    白潇身形飞纵,只作月下匹练,《独孤九剑》剑招以虚破实,逼退两人。

    银朱。陵游二人连连后退,对视一眼看出彼此心惊。

    这蓝氅青年功夫高绝就算了,怎么又来个年轻女子也这么厉害?

    白潇收剑立身,侧对东方云喜:“到哪儿去了,半天找不到你。”

    东方云喜看着白潇的侧脸,一时有些失神:“说来话长,先击退这些人!”

    两人说话间,只听见那边陷入苦战的严桐生叫喊:“东方云喜,用那柄剑!”

    湛卢剑一剑歼灭千军万马……若能复制那威力,自然可解眼前危机。

    整个白泽武林听见严桐生的喊叫,纷纷都觉得底气足了些,就连白潇都转过来看向东方云喜。

    而东方云喜则是苦笑,看看自己被灼伤的右手掌心:“可是……我已经使不了它了……”

    就在东方云喜与白潇同时走神之际,银朱与陵游身边又跃出三名气息不俗的高强刺客。

    这三人气度从容,上前与银朱、陵游合围,隐隐锁定白潇与东方云喜。

    青魂组织的高级刺客都以药草为名,这三人摆明不是普通高手。

    白潇见状,扭了扭脖子,盯着眼前敌人,却在与东方云喜说话:

    “喂,你能打几个?”

    “我要三个,别跟我抢。”

    东方云喜的声音冷静而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