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五十章 正邪江湖
    “白泽武林各门各派,应该都有人在这儿了吧?。”

    自山林阴影之中走出,一身黑色夜行衣的银朱脸上带着诡异笑意,声音有一种特别的沙哑感。

    站在他身边的陵游一言不发,就像是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

    跟在这两个人身后的青魂杀手共计三十余名,每一人的皆是太阳穴微微隆起,气息深沉而悠长,俨然个个都有不俗的外功修为。

    看着这些人,严桐生也是暗自心惊……都说青魂组织的杀手全都训练有素……十余人联手就能刺杀江湖名宿……但是这三十几人个个都身怀不俗内功,但看气息比之江湖一流高手都不差了,如果青魂杀手的素质都高到了这种程度,白泽武林就只需要考虑什么样子的投降姿势比较能保留尊严了。

    “青魂嗜杀,喋血江湖……不知当面的是青魂的哪里两位?”

    此刻氛围压抑,严桐生依旧谈笑风生,虽然满身都是襄阳战场带出的血色风尘,却依旧有着光风霁月的超尘气质。

    菌陈、苍术、银朱、陵游……青魂杀手以药为名,药性越强则说明其本身在组织内的地位越高。

    金山玉海楼以财富和武力贯通整个白泽武林的消息渠道,虽然并未挖掘出青魂的深层次信息,但是在一些表层信息上已经搭建起了足够的体系,甚至掌握了不少青魂高层的代号。

    听闻严桐生的提问,银朱与陵游似乎也很愿意在这里拖延,剑锋斜指地面,淡漠回应。

    “青魂银朱。”

    “青魂陵游。”

    银朱的声音有种戏谑的嘲世感,陵游则相对淡漠许多,不过两人声音中藏着的淡淡杀气却怎么都掩盖不了。

    听见两个人的代号,严桐生眉头一皱……这两者都不是什么药性很强的药材,同时也不算有名……这两人气质凌厉、呼吸成风俨然是天下一流高手却在青魂之中都排不上号……这个组织难不成真有这么隐秘。

    严桐生到不觉得对方会在代号上诓骗自己,而且自己也有自信判断对方话语的真假。

    似乎是看出了严桐生隐藏着的疑惑,银朱轻轻一笑:“严少楼主似乎很是疑惑,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怎么个个看起来功夫比起你们这些正道人生都半点不差?”

    说话间银朱诡秘一笑:“那当然是因为我们也进入了那藏在雾中的神奇秘境……杀那些异族、杀那些武林人士、藏在城中杀那些平民……我们可没有你们这些所谓正道的准则。”

    银朱似乎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而陵游与他身后的众多黑衣杀手也都毫无躁动迹象。

    “所以你们在襄阳大阵之时就藏在城中?”严桐生似笑非笑看着他们。

    银朱点点头:“不错,城外大军铺天盖地,我们也只有躲在城中期望巷战之时能够逃出生天,却没想到一场大战之后竟然又回到了这小檀山上。”

    说着,银朱用一种极富侵略性的目光盯着严桐生:“严少楼主,你们能助襄阳城度过劫难,恐怕是获得了了不得的异宝吧?若是你们能够将之献上……此番在下或可允准你们下山。”

    “小东西,老夫走南闯北多年,上一个敢这样跟我说话的家伙现在还在云霓江地下躺着呢!”宋继玄听闻了面前黑衣杀手的霸道口吻,不屑一笑,一身气势煊赫,“你们现在莫不是在等援军?我看不必等了,现在谁出来和老夫打一场让老夫痛快痛快?”

    宋继玄名震白泽武林,数十年纵横天下的威望就算是青魂组织也不得不忌惮,看着身材高大的老者,银朱笑着说道:“宋家主您是名震一方的江湖宿老,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小喽啰怎么敢跟您过招?面前诸位若是担心组织的大队人马掩杀而来……那现在不妨离去,在下绝不阻拦。”

    “等我们退而击之,这位兄台的想法未免简单了吧?”

    银朱的话音方落,就听闻一段声音从侧边传来。

    在场众人看过去,只见一身蓝氅的东方云喜背着一柄玄黑色的剑器,大袖蓝青峰,施施然走过来,手中拖着一名身着黑衣的青魂杀手。

    看着东方云喜现身,人群之中的白潇飒然一笑:“这小子,怎么这个时候跑出来了?”

    缓缓走来的东方云喜将手中的杀手尸体甩到地面上,目光淡漠地注视着三十余名青魂杀手,星光月光洒落肩头,面庞光影交织:“不巧,我发现这周遭埋伏了二十几名手持弩箭的死士,不会是这位银朱兄安排的吧?”

    银朱一行刚刚从雾中境脱出不久就遇上了一队自山下寻来的青魂杀手,知晓白泽武林众人也必然脱出此地,银朱与陵游商议,派一队人下山通禀,而自己二人则带着本身部属以及二十余名精锐弩手前来拖延白泽武林步伐,不论白泽武林是进是退,二十多把弩箭自暗中袭击也必然会造成混乱……届时乘着白泽武林混乱之际自己一行拖延到组织大队人马前来,便可以将这里的白泽武林一网打尽。

    看着表情似笑非笑的东方云喜,银朱首次感到压力,这名蓝衣剑客带给自己的压迫感……竟然还在宋家家主宋继玄之上!

    宋继玄拍了下严桐生的肩膀,哈哈大笑:“好你小子,原来是安排了东方家的小子巡查四周。”

    严桐生表面上云淡风清一笑,心里却是纳闷……这可跟自己毫无关系……

    而东方云喜一面震慑着前面青魂杀手,一面用眼睛余光在白泽武林人群中打量,直到看到了白潇、鹿灵声与陈放之后才放下心来,冷冷盯住银朱:“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即刻退走,不许停步……二、死在这里。”

    其实此刻东方云喜带给白泽武林众人的压力还要大过带给青魂众杀手的……因为白泽武林都在襄阳城头见过东方云喜挥动湛卢剑破灭千军万马的景象,对东方云喜有一种莫名畏惧;而青魂众人都躲在襄阳城中,只听见城外山摇地动,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受了东方云喜威胁,银朱怒而反笑,握着峨眉刺的双手骤然加力:“哦?那我倒是想领教一下这位东方世家的高招。”

    没想到这名杀手都能看出自己的跟脚,东方云喜眉梢一挑准备动手。

    白泽武林一方众人刚刚经历大战也都并非畏战之辈,纷纷手按刀柄剑柄准备出手。

    就在气氛压抑之际,周遭传来破风声一道又一道黑影飞窜,从周遭不断冲来,撞进了白泽武林人群中。

    这些黑影动作敏捷,目的直接……俨然是为了杀人。

    山下的青魂组织来得竟是比白泽武林与朝廷的支援更快!

    有所警备的白泽武林登时开始反击,双方立刻陷入厮杀当中。

    这队突然出现的青魂人马不算嗖嗖冲出,数量约莫五百,个个都是精通杀人技巧的刺客精英。

    而白泽武林刚刚经历大战正是疲乏之际,两相碰撞之下竟是显露出颓败之势。

    严桐生虽然足智多谋,却也不是能掐会算,不能预计此刻情况的他也只能投身战场,尽力对付突然杀来的青魂杀手。

    东方云喜没料到自己刚刚料理了二十几个弩手,转眼又杀来数百刺客,目光锁定前方的银朱与陵游,果断出手。

    两名高级杀手带着麾下三十余名杀手精锐进入战场,两人合力打算擒下东方云喜。

    白潇看见东方云喜以一敌二,带着鹿灵声穿梭战场之中,向着东方云喜所在位置靠近。

    时值深夜,星夜遥穹。

    天空上一片安静祥和,而这小檀山刚刚散去弥漫的大雾,又陷入一场血光交织的厮杀。

    ————

    白雾境琉璃树下。

    赵宗祁手杵拐杖缓缓走来。

    罗浮此刻端坐树下,似乎等待已久。

    看着罗浮,赵宗祁缓缓开口:“小檀山开战了。”

    “合该有这样一战,天下变动,总是以刀兵的形式。”罗浮说得理所当然。

    “以邪击正,你不该出手相助?”赵宗祁说这句话时并没有真能说动罗浮的期望,不过是在表露自己的观点。

    罗浮闻言摇摇头:“天下的演进自有规律,如你我者只适合引导,不适合置身其中。”

    “那如果我一定要去呢?”赵宗祁的左眼酝酿着赤色流光。

    罗浮却没有反对:“怎样选择是你的自由,不过……你得记得,北方的祸乱越来越近了,我建议你保存气力。”

    赵宗祁没有说话,只是转身离去。

    来去匆匆,仿佛不愿意再次多待一刻。

    罗浮看着赵宗祁的背影,哑然而笑,抬头看向头顶珠串,自语道:

    “见证过了襄阳之战,你们有能力面对属于自己的劫难么?”

    这句话像是对小檀山上的白泽武林所说,不过没有人听见罗浮这句话。

    话音过后,罗浮也起身,缓缓步入白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