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四十八章 江山风雨飘摇处,刀剑风霜竟长空
    青山叠影,遥映星天。

    笼罩小檀山的茫茫大雾几乎是在一瞬间消散,绵延山脉宛若横空出世,沉默在星汉穹庐之下……盛大而静谧。

    断枪折戈、死马破旗,只如梦幻泡影。

    沙场血光、刀戟尸骸,仿佛昨日他年。

    整座小檀山安静伫立于此,只剩下山中些许地方还保有雾气痕迹,并且随时都在聚散变幻。

    东方云喜手握湛卢剑,行走在小檀山中,目光在山中阴影间流转。

    若不是身上的创伤所带来的痛感、若不是握剑的手掌上传来的灼热感……东方云喜几乎要以为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梦……可是自己衣襟上沾染的血迹清晰地提醒自己……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

    “白潇!鹿灵声!”行走在星夜山林之间,东方云喜呼唤着,“赵宗祁,你听得见么?”

    山中回荡着东方云喜的声音,却没听闻别的任何回应,半是空寂、半是凄清。

    骤然,听见背后有声音,东方云喜乍然转身,只见赵宗祁一身道袍随风而动,独身站在那里。

    只眼只脚的道者杵着淡银色拐杖,噙着微笑像是超脱了世俗,看了一眼东方云喜手中的湛卢剑,缓缓说道:“这柄剑不适合你,不要长久持握了。”

    “如果不适合我,那你又为什么要让我接剑?”

    东方云喜将手中湛卢剑一掼,插到身前岩石之上……剑锋绝利,轻易刺入岩壳之中。

    看向自己持剑的手掌,已经尽是炭火灼烧之后的痕迹。

    感受得到东方云喜内心之中蕴藏着的怒气,也知道这个男人不擅表达,赵宗祁轻笑着摇了摇头:“神物有灵,这柄湛卢剑是仁道之剑,本应为文韬所用……可惜,文韬尚未觉醒,更不在襄阳战场之中,我也只能促使同为天下六韬之一的你挥出那一剑。”

    “天下六韬?从未听闻过的称谓,”东方云喜此刻面对赵宗祁,脸上尽是冷漠,“赵先生莫不是算计错了?”

    “我可能会错,但是天地演变却不会错,神州劫祸即将覆世,天下六韬应时而出……而你,就是其中之一的豹韬。”

    赵宗祁目光直视东方云喜,不带多余感情,却在耐心述说。

    “豹韬,听起来很是迅猛,但我不是。”东方云喜只是摇头,淡漠否认。

    “是不是,也不是由你决定的,”赵宗祁依旧耐心述说,“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居而思己,体察善从……你的命理已经注定了你的前路,天下六韬,势必有你的名字。”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人说话做事都只凭自己的意志对么?”东方云喜本来就压抑着对赵宗祁的怒火,听闻命理之说更是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某段回忆,愈发怒气慨然,“匡扶天下是我的意志,但不是因为你告诉我,而是因为这是我想的……若有劫祸席卷,我也当一手阻拦,但这是因为我希望为天下付出,而不是因为我是什么天下六韬!”

    东方云喜说这番话的时候,周身劲气勃发,冲阵之后略显残破的衣袍此刻气势鼓荡,这番模样下,反倒显得贵气逼人,就像是个天生的上位者,怒扬的眉梢不减他的贵气,更增添了执左右而居中的威严气息。

    “不愿意接受命运,是因为命运本身?还是因为不愿意接受被摆布的命运?”赵宗祁并没有正面与东方云喜驳斥,而是用一种很侧面的方式问道。

    东方云喜没有说话。

    赵宗祁继续说道:“并不是因为你是六韬之一,所以需要做什么事……而是因为你是你,所以你是六韬之一。东方云喜,你可以通过你自己做到你想要的人生,但是你得明白,你选择反抗命运这件事本身就是就是命运的一部分。”

    说这些话的时候,赵宗祁并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表情只是很平静的述说,但是营造出的氛围却如这星空般高远,虚无缥缈的神秘感学足了罗浮的架势。

    东方云喜沉默地看着赵宗祁,已经不说话,就好像只是在等一个解释。

    赵宗祁明白东方云喜的心思,却不能做他希望的事情,只能是用一种最诚挚的语气缓缓说道:“东方,我正在走的是我选择的路……我也希望你走上你该有的路……未来的天下每一天都会是不同的模样,你想要保护好白潇、想要保护好更多的人,现在的你还远远不够。”

    听到这段话,东方云喜终于动容了,看着面前失去了一只眼睛一只脚的赵宗祁,声音里带着被迫选择疏离的惆怅孤郁:“宗祁,我不知道你究竟遇见了什么……也不知道你看见了什么样的未来,但是你应该选择相信我们,不论未来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当初决定一起来小檀山的时候,我们不就说好了了么?同生死,共进退。”

    这番话同样真挚无比,是东方云喜内心最真切的表露。

    但是赵宗祁听闻之后,只是摇摇头。

    “从前说过的话,并不能一直算数……当我见过了那个人给我看过的未来,我就明白有些事必须要有人去做……但那只得是一个人,不是一群人……我不该需要你们……我们就是有不同的路。”

    “那个人……”东方云喜咀嚼着赵宗祁的话语,轻轻一笑,看向赵宗祁的目光竟有几分温柔,“你不和我们走一条路,白潇真的会生气的。”

    听见白潇的名字,赵宗祁下意识笑了起来,只眼的道者此刻有难得的欢笑:“她呀总是风风火火,又认死理……为了不见她我才来见你嘛……”

    说着,赵宗祁的声音失落了几分:“但她是个好姑娘,你别错过了……反正我是没机会了。”

    说着,赵宗祁转过身,不如山林阴影中。

    “东风云喜,你始终会走上该有的路……湛卢剑不属于你,平时还是用布条封存起来吧。”

    看着赵宗祁要走,东方云喜下意识上前想要留住他,却只看见他的身影渐渐模糊。

    直到那道袍身影彻底消失,东方云喜转身看向插在岩石上的湛卢剑,纯黑剑格上正搭着一根银色的布条。

    ————

    小檀山外,白泽武林始终关注此地。

    棠岁城主木红榆日夜忧虑,只想着如何解决此间事。

    星夜当空,木红榆还在城主府中忧虑此事,却见一名城卫军小校一路奔来,半跪于他身前。

    “城主,小檀山的雾……散了。”

    ————

    小檀山下,棠岁城屯军此地,已经将各个要道封锁。

    然而,山下密林之中,数量众多的黑衣死士正在急行。

    “小檀山雾气已散,参王密令,攻上山中,擒拿白泽武林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