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四十七章 南柯一枕黄粱梦,忽而越行两界中
    浩荡恢弘的战场在血与火之间缓缓展开惨烈的画卷。

    一场战役,从天光微蒙杀到夕阳西下。

    半爿天布满红霞,景色瑰丽无伦……而这安详盛大的灿烂天穹之下,却是最惨烈的厮杀。

    东方云喜握着湛卢剑轻轻一挥,城外的蒙古大军只如樯橹般灰飞烟灭。

    四野里黄沙浸血,死尸山积。断枪折戈、死马破旗,绵延十余里之遥。

    随后郭靖率领着襄阳军民汹涌出城,冲入惊魂未定的蒙古大军之中,刀山枪林对撞,像一只匕首撕开蒙古大军的阵线,直插蒙古军腹地。

    襄阳城头留守的士兵见了这场面,心头也是一阵激昂,恨不得冲下城墙在郭大侠的领导下一同冲杀。心头热血不能熄灭,只能化作最激烈的鼓声。

    声声战鼓回响天地,交融落日夕阳烟尘黄沙,无限壮阔豪迈。

    郭靖身骑战马不便出掌,手持一杆长枪冲锋陷阵,枪尖所指没有一名蒙古将士能是一合之敌。

    黄药师、一灯大师、周伯通诸位武林名宿同样冲在最前方,以诸人武功之绝,轻易撕开了冲进蒙古大军最深处。

    被湛卢剑之威震撼的蒙古一方胆气俱丧,又只见王旗所在被杨过夫妇追得节节后退,此刻已经逐渐陷入慌乱起来。

    两军交战,兵权谋、兵阴阳、兵技巧……但是真当狭路相逢殊死一决之时最直接的还是兵形势。

    士气相搏,唯有付诸一往无回的勇绝之心,方能战无不胜。

    此刻的襄阳一方便怀着最纯粹的勇绝之心,在蒙古军阵之中长驱直入,直捣蒙哥的九旄大纛所在。

    蒙哥也明白了自己的大纛是昭示自己行踪的关键,于是便吩咐人弃了这王旗,带着最精锐的卫队后撤。

    只是杨过夫妇早已认准了他的銮驾,仍旧是借助神雕之威一往无前而来。

    郭靖率领着襄阳群侠追上了被抛弃的九旄大纛,跟在郭靖身后的黄蓉一个箭步上前斩断了大纛的旗杆,随后吩咐襄阳士兵大喊:“蒙古皇帝死了!”

    襄阳城与蒙古多年交战,早有机灵的军士学得了一两句蒙古语,此刻用蒙古话喊出蒙哥已死,顿时在蒙古大军之中起到了四面楚歌之效。

    再加上蒙古士兵望向自己军中大纛王旗,惊觉王旗已断,便真以为蒙哥已死,此刻更是战意全失,开始溃退。

    郭靖率领襄阳群侠一路追击,襄阳大军掩杀而来,在这人数绝对劣势的情况下竟是完全压制住了蒙古军一方,撵着他们一路向北。

    ————

    白泽武林一方本来在城头见了东方云喜震撼天地的一剑,皆是震惊万分,在郭靖率领之下一并冲出了襄阳城,在海潮般的蒙古军中冲锋厮杀。

    胜利之势就如雪球滚动,翻滚堆砌起来愈来愈大。

    乘着此刻勇绝之势,白泽武林同样是势不可挡。

    严桐生手持大刀冲在最前方,《血刀大法》在战阵之中同样发挥着强悍威力,纯以杀伤而言还在不用武器的宋继玄之上。

    刀光映照漫天夕阳如血,严桐生一面带领白泽武林跟在郭靖后面冲锋,协调着各个门派的阵型。

    白泽正道诸多门派的话事人跟在严桐生身后,照看着门内功力不足的后辈。

    观此汹涌之势,此战胜局已定,严桐生的注意力也从战场厮杀转到了一并冲锋的白泽武林内部……准确的说,是在手持湛卢剑的东方云喜身上。

    一剑挥出了山河震荡的效果,东方云喜本人也是不知究竟,随着武林众人一同冲出襄阳城,权当是随波逐流。

    有心想要再度挥动湛卢剑,然而此刻却已经无法再度发挥任何神效,只能把这柄剑当做普通利剑作战。

    唯一的效果便只是它的削铁如泥,不论与蒙古将兵的刀剑还是矛戈相18,都像是热刀切油一般轻松。

    白潇与东方云喜并肩作战,都冲在白泽武林的最前方,手中剑刃虽不似湛卢剑锋利,在《独孤九剑》的天下极速下也能轻易点中敌人的咽喉、心脏……种种致命处。

    此刻战局已定,白潇倒是有余力在挥剑之余与东方云喜交谈:“臭小子可以嘛,表面上看我跟赵宗祁吵得不可开交,背地里和他还你侬我侬?”

    东方云喜以湛卢剑之力斩断前方一切阻碍,听闻白潇的话语有些无奈:“阿潇你这是再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

    “听不懂?听不懂赵宗祁为什么要让你拿这把剑?”白潇倒不是嫉妒,只是单纯觉得自己不能接受自己两个好朋友对自己有所隐瞒,“刚刚一挥剑便引得飞沙走石,怎么现在还用劈砍的?”

    听见白潇话中带刺,东方云喜几是无奈,手中剑器不停挥动,握剑的手掌不断传来强烈的灼热感。

    “我也不知道赵宗祁为什么要把这柄剑给我,拿到剑的时候就只觉得一阵恍惚,转眼过来就看见城外沦为尸山血海……赵宗祁……他……”

    东方云喜欲言又止,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想让白潇不高兴。

    而这时候,跟在他们两个身后的鹿灵声说话了:“赵骗子……他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刚才襄阳城都要破了,是他带来这把剑救了大家。”

    一场冲杀,鹿灵声被东方云喜与白潇护在身后,几乎没有出手的机会。

    白潇听了这段话,皱了皱眉头:

    “他自从进了这雾中世界就变得神神叨叨……”

    说着,白潇看向东方云喜:“东方,你下次找他单独谈一次吧,你们都是男人,应该更懂彼此。”

    一剑挥动,砍断三根矛尖,东方云喜沉闷的应了一声。

    忽然听闻前方喊杀声更盛,抬眼望去,正看见前方的郭靖与杨过汇合杀入了蒙古大汗蒙哥的卫队之中。

    就在这一刹那,天地又停滞了。

    声音、画面都暂停在这一刻……不等白泽武林众人反应过来,天上地下涌现无垠白雾,将一切都包裹。

    ————

    纷飞战火停歇,硝烟味道散尽。

    东方云喜只觉得眼前光景变幻,转眼周遭景物已经不同。

    沙场消失、刀山枪林消失、身旁的战友也消失。

    自己所在是一片光影昏沉的树林,抬头还能见月光温柔。

    “小白!”

    “灵声!”

    “赵宗祁!”

    一身蓝氅的青年左右打量,呼唤着同伴的名字。

    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小檀山……

    而刚刚那一切……只如一梦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