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四十五章 湛卢
    金色的狮子躯壳,修长的四肢与锐利的爪牙,仿若战锤的尾部以及狰狞可怖的头颅。

    巨大的魔兽从蒙古军阵后方缓缓走来,每一步都引发地面一阵震荡。

    这是游离于诸天世界中被称之为“鬼”的一种生物,它们隐藏在历史之下,伺机侵吞每一寸属于文明的角落。

    这头形如巨狮的魔物喘着沉重的鼻息,那烟雾般的气流像天风般吹动着地面,染血的尸体被它的足掌踩中而更加残破……它却似乎没有任何在意。

    罗浮在制伏它以后,剥夺了它无数意志,却没有收走他暴虐的本能,将他设定为襄阳大战的最终boss,就算是蒙古军阵后方的大汗蒙哥也对它充满了恐惧。

    看着缓缓走向襄阳城墙的风切,蒙哥沉声问道:“这怪物,能助我们拿下这座城么?”

    他华盖前的万夫长听闻蒙哥的垂询,转过头来看向他:“大汗,这头怪物乃是西夷大陆之上最为恐怖的生物,需要数十架床弩与成千上万悍死不畏的勇士才能捕获,十年如一日的驯养才能培育出这么一头看成是战争巨兽的生物……不论这座城再坚固,也必然会崩塌在您的面前!”

    罗浮将各种奇异的生物添置进入这雾中世界,同时也构筑了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逻辑,不需要太严谨,但是不会有悖于这雾中世界的基本框架。

    蒙哥闻言,不再说话,只是看向襄阳城的方向。

    而城墙上,襄阳军民看着逐渐靠近得恐怖巨兽,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

    郭靖见状,心知此刻城中军民的情绪已经压抑到了极点,必须做出改变,旋即一把拿起一张长弓,瞄准了天上正在飞行的九头狮鹫其中之一。

    以郭靖的臂力,轻而易举将弓箭拉满,随后箭羽破空,带着无与伦比力道朝着那头狮鹫激射而去。

    面对着疾速的箭矢,空中的狮鹫凌空转向,健硕的双翅带动身体上升。

    上升的狮鹫刚刚上升了一截,郭靖的箭矢就已经临身。,不过在这个角度它已经能够做出一定反应,抬起前肢迎着箭矢拍了下来。

    这种神奇的生物能够通过翅膀带动那样巨大的身体,前肢的力量已经大到吓人的程度……就算是郭靖射出的箭矢,但是由于弓身本身能够发挥得力量有其极限,所以这射出的箭矢竟然被凌空拍落。

    掉落的箭矢飘落到了下方乘着加速度从上至下贯穿了城外一名蒙古士兵的身体,将他钉在地面上……城外战况激烈,这一幕只是一朵小浪花,很快湮灭在了汹涌的兵潮之中。

    拍下箭矢的狮鹫只是前掌被剑刃划伤,赫然竟是未受重创。

    不过郭靖的攻势到这里并未结束,而是纵身飞掠从城头取下一支旌旗杆,站在城头运足了真气,猛然出手!

    城头的旌旗杆实质就是悬挂了旗面的异状长枪,随着郭靖出手,伴随着破风声转瞬已经到了这头狮鹫面前。

    刚刚拍落了箭矢的狮鹫毕竟只是头野兽,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被这杆旗枪贯穿了胸膛,血染长空!

    枪尖从狮鹫的背脊穿透出来,穿着巨大躯体的长枪像是一个巨大的烤肉签子从天空坠落下来,落下来的方向正巧是城墙上白泽武林战场这一段。

    下方战场已经拥挤无比根本避无可避,抬头看着急速下坠的狮鹫尸体,众多武林高手都想要出手化解它的力道避免伤及武林同道。

    而动作最快的却是正下方的东方云喜。

    只见一身蓝色大氅的贵气青年腾空而起,反向迎着下落的狮鹫尸体顶了上去。

    这怪物体型庞大,有千斤之中,从天而降更是力达万钧。

    东方云喜乍一接触下落的狮鹫便只觉得自身一阵气息翻涌险些当场呕血,《乾坤大挪移》的心法运转到极致,卸力化劲的真气不断搬运,终于是死死撑住了一口气,托住这头狮鹫的的躯体猛地向前一掷。

    巨大怪物从城头砸落,威力比滚木礌石更强,扫下一堆绿皮怪物,在襄阳城下砸出一座大坑。

    带着未卸走的余力,东方云喜猛然落地,在地面激起一阵烟尘。

    周遭与哥布林厮杀的白泽江湖客都不由得为她喝了一声彩。

    唯有白潇上前来狠狠瞪了他一眼,目光像是在责怪他以身犯险。

    东方云喜朝她一笑,没稳住体内气血,一口殷红热血吐了出来。

    白潇此刻再说不出任何责怪,将他一把拉到自己身后,与鹿灵声护在一起。

    而襄阳城门之上,说来耗费笔墨实则只在一瞬之间,郭靖投射旌旗长枪贯穿猛兽胸膛,随后飒飒英姿傲立城头。

    天穹上剩余的八头狮鹫眼见郭靖竟能一招夺取同类性命,一时间皆是升上更高天空,暂时不敢下降。

    襄阳军民眼见郭靖枪射狮子的神勇,士气终有振作。

    站在城头,郭靖指向正在靠近风切,朗声大喝:“诸位弟兄,上床弩弓箭!不要让这怪物接近城墙!”

    城头的军士们本来看着那比城门洞矮不了多少的巨大怪物靠近,已经是胆气俱丧,但是见了郭靖以一人之力杀死天穹之上的猛兽之后总算是鼓起了些许勇气,推动床弩瞄准靠近得巨大魔物……同时数百只箭矢一起射向它。

    但是这头鬼物作为大型鬼类,不论是肉体力量还是本身蕴藏的能量都极致强大,算起来已经是第三阶段生命层次,罗浮封印了它一部分的力量,但是先天肉体的强大却没有改变。

    箭矢如雨,根本穿透不了它的皮毛。

    床弩激射,仅仅只能挂在他的表皮之上……

    迎着如蝗的箭雨,这头魔物走到了襄阳城下,抬掌拨弄,将蒙古一方的云梯摧毁三架……云梯上摔下来的蒙古士兵无一存活,更是吓得周遭的蒙古大军将这一整片区域让了出来。

    风切在城下猛然甩尾,如铁槌般的尾巴砸中了襄阳城墙……千年未破的墙体之上顿时裂开一道大缝!

    猛烈地撞击造成恐怖的震荡,整座城都像是被震撼了一般。

    站在城墙上的人没有一个不随着风切的撞击而摇晃,城墙边不论是蒙古一方还是宋朝一方都有人从掉落下来,搭上了襄阳城墙体的蒙古云梯之上本来密密麻麻都是蒙古士兵,但是在这巨兽的的冲击之下统统被震了下来!

    尸体在城墙下堆积成山,血液从上面缓缓淌下来。

    在恐怖魔兽力量的震撼之下,蒙古一方停止了攀爬城墙而是等待着这头魔兽的攻击。

    风切的攻击也的确没有停止,一次又一次锤击着襄阳城的墙面。

    整座城都在颤抖……墙面裂开一道有一道缝隙……砖石滚落,墙体崩毁……城上的军士也摔落下来。

    城门之上,襄阳守将吕文焕看着郭靖,哀声大作:“郭大侠!!咱们快撤吧!这种怪物就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郭靖听着吕文焕的哀求声,与自己的夫人黄蓉双目对视……整座城摇动之中心魂难定……难道真就是天要灭我大宋!??

    同样在城墙之上,白泽武林镇守的这一段城墙也在因为城下魔兽的撞击而震撼。

    天崩地裂、山摇地动……很难有一个词汇可以形容城上人们的感觉……但是这里的氛围……濒临崩溃!

    “我受不了了!啊!!”

    哥布林都被杀了或震了下去,站在城墙边上,一名靳山派的门人受不了这种恐惧,径直从襄阳城墙之上跳了下去!在这种压力之下,或许寻死都是一种解脱。

    见有人跳城而死,又一名烘炉堡的门人想要跟着跳下去。

    只不过此时人影一闪,宋继玄抓住他的衣裳将他扔了回去。

    被扔回去的青年摔在地上,宋继玄走过来一脚踩住他的胸口。

    “小子,就算战死……也不要这么窝囊!”

    整座城还在因为城下魔物的冲击而震荡,一截城墙已经垮塌,城下的蒙古士兵蠢蠢欲动……整座城风雨飘摇。

    白泽武林众人看着这一幕,已经几乎绝望,人群中有人用近似哭腔的声调说道:“盟主,您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宋继玄没有回答,因为他的确也没有办法。

    东方云喜被白潇守在身后,看着面前一身染血的姑娘,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要跟她一起死在一起了,轻声说道:“阿潇……”

    “嗯?”白潇倒是并没有显得太沮丧,转过头看向东方云喜。

    但是就在东方云喜刚刚想开口说出某些话的时候,只见前方天穹之上,一道散发无尽炽烈光芒的火流星从天而降!

    天降流火,震荡十方风云。

    将襄阳城包围的宛如汪洋中一叶扁舟的蒙古大军之中霎时间飞沙走石、遮天蔽日。

    尘烟之中隐有猛兽咆哮,震荡九寰的声势比魔兽风切攻城更加浩大。

    等到烟尘渐渐散去,只见城外蒙古大军中央被荡开了一个圆形旷地,无数士兵被扫到周遭

    那旷地中间,正插着一把通体黑色浑然无及的神异之剑。

    天地变,而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