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四十四章 天下恒有妖魔祸乱,未见泼天劫业如斯
    “不生气?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没有感情,不懂热爱的生命吗?”

    站在琉璃树前,赵宗祁仅剩的左眼蕴着炽烈的怒火。

    这一只眼睛死死盯着树下倦然的白衣人,是最深刻的质问、是沉闷下的宣泄。

    “所以……你是想向我表达,不论一个人类做到了什么程度的心理建设,都无法逃避情绪的左右,对么?”罗浮像是个探寻真理的哲学家,声音温和而儒雅。

    “如果连情感都没有了,那我无法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那可能连个人都算不上了吧!”赵宗祁缓缓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而是用一种包含着憎恨又近似怜悯的目光看着罗浮,“这是你不能理解的……罗浮,我在此代表神州向你发出质疑,对你来说,襄阳城中的牺牲究竟算做什么?你消解烦闷的一场戏剧?打发时间的无聊消遣?还是实验中的自得其乐?你有没有尊重过这世上的生命?你向我展现过得悲惨未来究竟是你的无能为力还是你的剧本之一?”

    对于罗浮来讲,这雾中的襄阳城是自己思维大海的一部分,是虚幻的杜撰演绎……而对于赵宗祁乃至于白泽武林的众多武者来说却不然,襄阳城的一切是活生生存在于他们眼前的鲜活生命。

    看着满城血染的惨烈,赵宗祁出现了无奈与质疑……这样的牺牲究竟有什么意义,自己选择摒弃原来的一切走的这条罗浮指引的道路到底意味着什么?

    看着平静中蕴藏着庞大炽烈情感的只眼青年,罗浮并没有在意他对自己的冒犯,只是在恍惚间明白了自己这段时间来缺少的东西……自己高高在上、俯瞰着整个神州世界,为天下计算十方世界自是尊贵无双……但是却从没以平凡生命的角度去看待世界。

    似乎他们不能理解自己……但是自己也没给他们一个理解自己的机会。

    “你误会我了。”罗浮平静的与赵宗祁对视,缓缓开口。

    赵宗祁却不以为然:“强大如你,自然可以视众生为蝼蚁……我敬畏你,但我也无法理解你……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不知道你代表什么,更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你告诉我让我为了天下牺牲,我就如此去做了……我与我的朋友分道扬镳,当她抓住我衣领的时候看着她眼眶里的泪水我几乎快要窒息,我与这天下最擅算计得男人之一合谋,这些都是为了那一个不知道是否会成真的未来!但现在!我很犹豫!我不知道你这种东西究竟能不能理解‘牺牲’究竟是什么?”

    “很奇妙,”被赵宗祁这样直接的质问,罗浮却没有一丝愤怒,而是更多了几分好奇,看着赵宗祁那仅有的左眼,“你爱她?”

    思考过罗浮会有各种各样的回答,但是赵宗祁从没想过罗浮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心绪骤然一乱,而后默然点头:“没错,我爱她。”

    “爱她,但是选择背离……爱天下,所以选择承担,”白雾中吹来一阵风,琉璃书的华丽珠串互相碰撞出千百种声音,罗浮依旧坐着,不像是在接受赵宗祁的质问,倒像是在帮他疏离,“你是在愤怒我,也是在愤怒你自己……为了虚无缥缈的意义背弃了自己无言的挚爱,你也想知道自己这样的牺牲有没有意义。”

    说着,罗浮飒飒一笑,模样好似春水融冰,抬眸盯住赵宗祁:“你看,这些感情我都明白。”

    说这句话的时候罗浮并不显得高高在上,就好像是无辜的人真的只想证明一件事情。

    虽然是天道……但我也有自己的思想。

    赵宗祁被罗浮无意识散发出的强烈情感所浸染,下意识后退,拐杖险些没能支撑住自己说的身体:“那我……只想有个答案。”

    罗浮无奈地摇摇头:“有些事情,只能等你亲见之后才能明白,你无法理解的我却是能周全很多,但我也有无能为力……这是命运行进的必然,我尊重世间一切的抛舍,但我不能帮你周全,也不能帮襄阳周全。”

    说着,罗浮抬起右手,手掌上交汇无数道细密而绚丽的流光。

    银色、黑色、金色……种种光彩交织到一起,最终成型一柄通体纯黑的剑器。

    湛湛玄色、浑然无迹……这柄剑让人感觉到的不是它的绝世锋芒,而是宽厚和慈祥……宛若上苍深邃的黑色眼瞳,默然注视着世间兴亡。

    一只手托起这柄剑,黑色的剑器缓缓飞向赵宗祁。

    “这把剑的名字叫做湛卢……我不能消泯世间的牺牲,无法周全人世的一切,天下有常,我也需要依循……甚至亲手早就毁灭,我并无犹豫,也不会被你说服……但是……拿去吧,这是我少有的仁慈,这是……仁道之剑。”

    缓缓述说完之后,罗浮闭上眼,像是在假寐,却已不再理会赵宗祁。

    赵宗祁接过了缓缓飞来的湛卢剑,左手握剑的刹那只觉得像是在冥冥之中看见了一只纯黑色的眼睛,高悬在青天之上,注视着人世无常。

    一只手杵着杖,一只手拿着剑,道袍青年转过身,步入白雾之中。

    就在身形即将没入雾气之中的时候,赵宗祁顿住了脚步,侧过脸来,声音沉闷:

    “你懂的人多了,懂你的人……自然就少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影消失于雾中。

    听见这句话,假寐的罗浮缓缓睁开眼。

    ————

    这一场对谈从未见于神州历史的任何一个角落,赵宗祁生前死后也从没对任何人说过。

    没人知道当年还在混迹江湖行骗的少年卦师在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通透人间,只知道那是一场存在于神州之外的旷世大战……一柄剑横空出世。

    ————

    “不行!!这些怪物力大无穷又能飞天遁地,我们根本无法应付!”

    面对狮鹫的扑击,陈放就地一滚,肩膀被撕开一道不算长的伤口,挥剑斩退周遭数只哥布林,对着自己的师兄弟说道。

    整个襄阳城北门城墙之上,九只狮鹫不断从空中降落扑击,下方寻常军士的弓箭根本无法突破不了它们韧厚的皮毛,只能任由它们进攻。

    在这些巨大妖物的袭击之下,城墙上的防线接连被撕开好几道口子,蒙古大军不断攀上城墙,渐渐站稳脚跟。

    白潇、东方云喜、鹿灵声三人在城头战场之上冲杀来回,力量寻常的哥布林并不能对他们有丝毫阻挠,但是他们也没法攻击到天空上的猛禽巨兽……

    白潇接连使用《独孤九剑》,剑速虽然快绝天下但是也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负担……重重地喘着粗气杀到陈放身边,一剑斩掉他背后绿皮怪物的头颅。

    “陈放,小心一些!!”

    被白潇援手,陈放毫无客套……点点头:“这些绿皮怪物都不算难缠,只是天上的妖魔不除,襄阳城危机难解!”

    城头上,郭靖、黄药师、周伯通、南帝一灯、宋继玄、严桐生都在不断冲杀……可是人力有穷,也不能阻止蒙古大军不断登上城楼。

    就在战况僵持之际,只听见城外蒙古大军之中又传来呼喝之声,随后便感觉大地颤动,如有巨兽接近。

    城外蒙古大军山呼海啸,让开一条通路。

    城头上襄阳军民、白泽武林向那条通路看过去……

    只见,一头身高数丈,形似巨狮,头上长满了白金色石笋的恐怖巨兽缓缓踏来。

    罗浮捉来的异界大型鬼……也被投放到了这场战役当中。

    看着那犹如从地狱中走来的魔物,整个襄阳城头上的所有人都在……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