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四十三章 哥布林、狮鹫!
    “这些……究竟是什么怪物!??”

    白潇一边喊叫,一边挥剑……《独孤九剑》那殊于世俗的超强剑速点中了面前四头哥布林的咽喉,然后腾空扫腿将它们全数踢下城墙。

    这些绿皮怪物的实际战斗力其实还远远不如身形健壮的蒙古士兵,不过它们的模样丑陋,形状怪异,给人造成的心理压力却是很大。

    东方云喜策应在白潇身边,同时照顾着她身后的鹿灵声,袖中软剑卷动,每次出手便会在一只哥布林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一剑刺穿一只哥布林的咽喉,抽剑时与白潇说道:

    “不知道……不过这些怪物肤色深沉幽绿,尽量不要被他们伤到咬到,以免中毒。”

    “鹿灵声,听没听见?”白潇没有回答东方云喜,反倒是提醒起自己背后的鹿灵声。

    鹿灵声跟在白潇身后,涌过来的哥布林几乎全被白潇与东方云喜解决了,偶有一两只漏网之鱼,也都不是鹿灵声一剑之敌。

    听见白潇叮嘱,鹿灵声下意识应声:“欸,听见了。”

    在这血腥战场之上,白潇这种比男子还要坚毅的奇女子都有些吃不消,目光尽量避过那些血肉模糊的地带,鹿灵声一个小姑娘倒像是什么都不怕,只是老实跟在白潇身后,偶尔补上一两剑。

    宋继玄一夫当关,双掌散手御气,不论对面的绿皮怪物用的是刀剑还是棍棒,都被他以真气原路打回去。

    他一个人守住几乎五丈宽的横面,愣是没有一只哥布林能够闯过去。

    只不过神州武林世界毕竟只是低武世界,宋继玄也并非最顶尖的宗师高手,尽管修为精深,但毕竟年级大了之后体能有些跟不上,时间稍微久了一些之后开始有些气喘吁吁。

    登上城墙的哥布林最是狡猾狠辣,眼见宋继玄体力不济,更是疯狂向他所在之地涌了过来。

    “奶奶的,你们这些菠菜头还要欺负老夫年迈无力是吧?”宋继玄一声呵斥更像是自嘲,但是气力的消退使得他确确实实在后退。

    就在宋继玄在心里正承认自己岁数大了的时候,一柄大刀看了过来。

    刀势凌厉无双,锋芒毕露,接连将两头哥布林拦腰斩断,帮助宋继玄稳住了防线。

    “宋老前辈,你是盟主之躯不必与这些腌臜东西纠缠,晚辈为您代劳!”

    听见这声音,宋继玄抬眼看过去,却见一身软红色衣袍的严桐生已经持刀杀入了哥布林群中,刀光挥洒,一颗颗绿头落地。

    这些绿皮怪物也是红色鲜血,溅染在严桐生的衣袍上,更显得他身影华丽。

    平日里看见这位严少楼主拿着一柄折扇扇来扇去总是一副潇洒的书生模样,不熟悉之人都会觉得就算不用折扇做兵器也该用的是长剑之类飘逸些的兵器,谁曾想过这位俊秀公子会使一柄模样粗狂的大刀作为兵器。

    目光停留在严桐生身上,宋继玄莫名觉得这青年的刀法之中蕴藏一丝邪气……这是因为严桐生此前在襄阳城中与金山玉海楼的高手联手围杀了一名刷新在襄阳城中的邪派高手,正巧得了一本《血刀大法》。

    此门武功出自西域血刀门,乃是极高明的邪异武学,严桐生本就修炼刀法,本人不拘正邪之剑将血刀之功融入了自身武学当中,提升了刀法境界的同时也让他的刀法看起来诡谲邪异。

    “严家小子,你这刀法是哪门哪派,怎么看起来像是邪道功夫?”

    宋继玄一个挺身,双臂撞飞了五六只哥布林,来到严桐生身边问道。

    严桐生刀掠流光,斜劈一只绿皮,笑着回应:“宋前辈何必介怀,天下武学千门败类哪里都能分出善恶来,咱们不是先想想这些绿皮怪物究竟是怎么回事?”

    严桐生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闻城墙上响起哈哈大笑,凌空数道掌力打出来,将前面一排的哥布林全都打下城墙。

    “这些怪物名之为哥布林……当年蒙古随拔都西征,曾杀得欧洲诸国联军望风披靡,直攻至多瑙河畔,维也纳城下……这些怪物便是西域魔种,虽然战力孱弱,却是数量庞大,总是为蒙古驱使做敢死前锋。”

    说话间一名身着青衣直缀,头戴同色方巾的清瘦老者飘然而至,回头看向严桐生:“这位小兄弟方才善恶之论说得正入我心,等到此战过后,你我得共饮一番。”

    严桐生看着这名青衣老者,从他刚才隔空外放真气便能判断出这又是一个武道极致的天下宗师……结合先前在襄阳城中收集的信息,容易地判断出此人便是襄阳城精神领袖郭靖的岳父,天下五绝之一的“东邪”黄药师。

    黄药师以“邪”为号,正是最不羁正邪之人,听闻了严桐生的论调,正是大有知己之感。

    罗浮在整个神州大地收拢了数量近万的哥布林,此刻已经全数投入到了襄阳战场之上……郭靖主持襄阳战局当然看得出白泽武林守得艰辛,故此特地请托自己的岳父带了一队丐帮人马前来援助。

    严桐生心有疑虑,上前抵御绿皮怪物登城,同时向黄药师请教:“黄老前辈,敢问这西域魔种该作何说法?”

    这当然不是原著之中的描述,而是罗浮为了增加此战难度所设,只不过此界为罗浮的思维所创造,只要是罗浮所想,说是世间真理也不为过。

    黄药师一面使用《劈空掌》掌力不断击落登上城墙的哥布林,一面回答:“哈,就如老夫刚才所说,这蒙古大军险些横扫整个欧罗巴大陆,卷走西方无数奇珍异宝,同时也奴役了数种欧罗巴大陆独有的古怪生灵,除了这名为哥布林的绿皮怪物之外,更有形如狮子却能凌空飞行的巨大猛禽,还有比战象更为巨大的魔种……名之为——‘风切’。”

    就在黄药师说完之后,似乎是为了印证他所言,只听见高中上响起阵阵鹰啼。

    城墙上的人们抬起头,只见天空之中升起了九只巨大生物……它们长有狮子的躯体与利爪、鹰的头和翅膀,一见便让人心头发寒。

    ————

    白潇站在人群中,看着天空上的狮鹫,不由得苦笑起来。

    “天呐!这还有完没完了!?”

    ————

    战场上时时刻刻都有生死,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突然加入战场的哥布林与狮鹫更是令襄阳军民绝望……在这种时候,没有人发现有一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白色雾气之中,赵宗祁杵着拐杖行走,来到琉璃树下,看见一袭白衣倦坐得罗浮正在品茶,冷声问道:“你究竟还想怎么样?”

    “你很生气么?”看见赵宗祁的到来,罗浮并不意外,而是露出一副等久的表情,“可是,你不是应该做好准备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