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四十一章 天下来时襄阳血,溅染石墙白骨山
    雾中世界,襄阳城。

    天微蒙,黎明尚待。

    城中隐蔽地方,白泽武林众首脑汇聚于此。

    诸派定盟,宋继玄是众人最尊敬的盟主,不过此时真正决策的却是另一人……一身道袍、只眼只脚,表情淡漠的赵宗祁站在众人面前,缓缓述说:“诸位,就如我此前一直与你们分说的一样,今日就是襄阳大战之时……蒙古大军先用回回炮连番轰击,随后大军去干周遭百姓于襄阳城门之外意图赚开城门,紧着城中宋朝武林出手,双方展开血腥大战……此战胜负也决定了诸位是否能回归神州。”

    此前在襄阳军营之外,赵宗祁以“天定祸福之眼”的能力篡改襄阳规则模因,直接引来了本该在最后大战之时才会出现的金轮法王……一场厮杀之后众人杀败金轮法王,得到了《龙象般若功》、《五轮大转》两部绝世武学以及一只被特殊布料包裹起来的奇异蟾蜍……靳山派的燕辛夷对医毒之道颇有研究,一见之便判断其为绝世猛毒。

    经此一事,众人都知道赵宗祁是确有异能,对他也是颇为尊敬……而他所说的出离此界之法,则是众人唯一的办法了。

    以赵宗祁显露出的特异,在场也是少有人会去反驳他。

    除了……

    “敢问赵大神仙,这个回回炮是个玩意儿啊?听起来还挺可爱的~”白潇坐在场上,翘着个二郎腿,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差磕个小瓜子儿了。

    赵宗祁面对白潇这个明显是找茬的问题也依旧一副淡漠的神情,缓缓说道:“是一种用轴承、活钩发射巨石的特殊抛石器,其物射速迅猛、威力巨大,是足以摧毁城楼的恐怖武器。今日我们想要帮助襄阳获胜,也必然需要攻克这一关。”

    “哦?”白潇闻言,依旧咄咄逼人,“赵仙师可真是本事,就算是我们即将面对的敌人也被你掌握得这么透彻,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襄阳城是你家开的呢~”

    众人听着白潇在这儿阴阳怪气,莫名觉得有些爽利……赵宗祁行事神秘莫测,众人都不敢触他霉头,也就只有白潇这个铁憨憨毫无顾忌了。

    “这里当然不是我家开的,白姑娘也该知道,我家早死得一个不剩了,”赵宗祁依旧保持者淡漠的神情,“至于对此地的了解,是因为的换来的这双眼睛,能看见天意的运转。”

    说着,赵宗祁伸手向上指了指:“它只要还在运转,我就能看见很多东西。”

    听见赵宗祁说他家死得一个都不剩的时候,白潇变了脸色,本来不羁的模样下意识坐得端正,看着这个熟悉的家伙,心里想着……他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

    “赵宗祁……我……”白潇想说点什么,可以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东方云喜坐在白潇身旁,给了赵宗祁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们都明白,白潇是在生气,气赵宗祁为什么要与自己乃至于大家这么疏离……同时也是在气自己,气自己什么也做不到。

    “哈哈,咱们不是讨论今日之战要怎么安排么,怎么好像跑到旧识情谊上来了?至于赵兄的异能,也算是秘密嘛~就不用了再深究了~”

    还是严桐生看见气氛压抑,站起来说话,也缓解气氛。

    “那还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要何时出手?以及要怎样出手?”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严桐生的目光扫过了在场众人,众人能感觉到此时的金山玉海楼少楼主有着平时掩藏起来的绝世锋芒。

    赵宗祁用他的拐杖轻轻杵了一下地面让众人把注意力又投了过来,然后缓缓说道:“这一点没有具体时间,襄阳城破,我们就用困此间;襄阳城在,我们便回归神州……过程不需要标准,只要能阻止城外大军入城,要何时出手,大家可有自由选择……只有一点提醒,那就是城外的蒙古士兵都带有尤其丰富的珍宝,官职越高,奖励就越好……若是能杀死城外的大汉,立即就能拥有了问鼎天下宗师的资本。”

    在赵宗祁说完这番话的下一个,城外传来擂鼓之声。

    声声鼓响犹如天地鸣动,大地颤抖与城外军阵的步伐。

    听见这声音,赵宗祁微微一笑:“诸位,蒙古人开始攻城了,你们也可以回去召集门人登上城楼了。”

    在坐众人闻言,纷纷站起离开。

    各派门人众多,此战之中难免损伤……现在回去还得再三叮咛。

    看着诸派话事人离去,赵宗祁轻蔑一笑,摇摇头也准备离开这里。

    可是白潇却在此刻抢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双眼微微泛红,白潇的声音像是压抑着巨大的情绪:“赵宗祁你是什么意思?你最后那番话就是在诱惑大家拿命去拼抢对么!??”

    白潇的声音本来清雅温柔,此刻几乎是用吼出来的,更显得有一种莫名地悲怆。

    赵宗祁淡淡一笑,任由白潇抓着自己:“阿潇,我只不过是跟他们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没有做任何鼓励,他们愿意安身保命或者是要铤而走险都是自己的选择,我做不了什么干涉,但是……说实话应该不是我的罪过吧~”

    “是啊,不是你的罪过……”赵宗祁这番话像是把白潇的心肠掏出来重重地抽打了一遍,白衣姑娘松开手使得杵拐的赵宗祁晃了晃,后退一步看着面前男人仅剩的左眼,“我这几天一直在想,赵宗祁你是怎么了?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

    说话间白潇一直在轻轻摇头:“我现在才明白,你本来就变了,我应该接受这件事情……还有,阿潇这个称呼,请你以后不用叫了。”

    说罢,白潇转身离去。

    东方云喜看着白潇离开,深深看了赵宗祁一眼,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转身跟上了白潇。

    看着东方云喜与白潇的背影,赵宗祁又一次笑了起来,只是这次的笑容多了几分苦涩。

    脑海中闪过的是罗浮呈现给自己的神州末日的景象……如果我将来是要面对这些,那我们早晚不会同路的……

    “赵兄看起来不是很振作~”

    严桐生从背后走过来,声音带着一丝轻佻。

    “想着接下来的襄阳大战,难免为了生命的寥落而忧郁~”赵宗祁旋即恢复了淡漠的表情,抬起自己的拐杖,“走吧,今天是一场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