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三十八章 天下暗涌,江山何期
    “这里是……罗浮所在的世界?”阿木尔有几分恍如隔世的诧异,不过其实并没有太慌乱,反倒是像在安慰罗浮一样笑了笑,“这就是你上次说过的远方吗?”

    罗浮看他这番模样,也跟着笑了笑:“对啊,我也不算是救了你,只是给了你一个不同选择……此后是生是死也只会由你选择……只不过都只在对于你来说全然陌生的地方了。”

    “能够活下来就是幸运了……虽然很难过不能再见到我的阿爸阿母还有熟悉的朋友,不过格日乐图会替我照顾我阿母的,他也会好好对待吉雅,我能有活一次的机会,倒是想用来看一看你生活的这个世界。”

    阿木尔倒是有着前所未有的惊人豁达,在这种时候还能说得像是个事外人,用手肘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左手是未干的血肉、右手在拉扯中满是青紫色瘀血……这个少年用一种独特的灿烂微笑面对罗浮,笑着问道:“罗浮,如果我想在这里好好生活,应该怎么做?你能告诉我么?”

    面对着这个少年的笑容,罗浮人性的一面被莫名触动,看着他星光月光下带着血的脸庞,无奈地摇摇头:“还能走路吗?我们得上山去。”

    说着,罗浮指向阿木尔的背后。

    少年随着罗浮收支的方向转过头,星夜之下是一座被雾气所笼罩的大山轮廓。

    在草原上生活的阿木尔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雾,虽然刚刚经历了一番生死,此刻严重更多的却是好奇。

    “这是?”

    “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我待会儿还有事,跟不上来就不等你了。”罗浮这样说着,已经先一步走到了面前。

    少年看着罗浮的背影,眼中闪过几分黯然,而后抬起头、忍着双臂的疼痛跟了上去。

    “罗浮你等等我!”

    罗浮没有走太快,保持在阿木尔跟起来会辛苦但是能够跟得上的速度,两个人一路从棠岁城之外走到了小檀山山麓。

    山上的雾气面对罗浮会自己分开,罗浮就这样带着阿木尔走在山上。

    阿木尔对于罗浮身上的种种特异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对身边这些白茫茫的雾气有几分好奇……在雾中行走辨别不了方向,也不能判断自己置身于何地……只能紧紧地跟在罗浮的后面。

    虽然双手不断传递来疼痛的讯号,不过少年并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紧紧地跟随着。

    知道罗浮停下来……

    看着面前驻足停步的罗浮,阿木尔有些疑惑,一路上或上或下,没有任何规律可言,自己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所在。

    “站到我右边来吧。”罗浮缓缓开口。

    阿木尔没有半点怀疑,就这样走了过来:“罗浮,这里是什么地方?”

    前面是浓浓的白雾,隐约有一缕风吹来……阿木尔做不出判断。

    往左边抬头看向罗浮,只见他朝自己温和一笑。

    然后就感觉背后传来一股大力,自己控制不住地向前跌倒……一步向前结果却是直接踩空了……前方是孤悬的山崖,自己又从山上掉了下去……

    听见阿木尔失声惨叫,看着他从山崖跌落,罗浮缓缓放下抬起的右脚。

    面色无奈,轻轻叹了一口气:“唉,现在的少年人真是缺乏警惕心,上一个是这样、这个也是……”

    说着,罗浮转身,身影消失在浓雾之中。

    ————

    “啊!!!”

    阿木尔一声惊叫,又从地面上坐了起来,结果起得太急,脑门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只觉得眼前发黑。

    一天之内两次从山野坠落的经历,阿木尔有些心有余悸。

    “哎哟……”辜明河被阿木尔一个惊起撞到脑门,一屁股坐倒在地。

    听见辜明河稍显稚嫩的声音,阿木尔这才意识到有人,打量过去,只见一个长头发的男孩子用手揉着额头……他穿着青灰色的短袍、身形有些瘦弱、长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眼梢上扬,眉目看起来比女孩子更清秀,只不过鼻子格外英挺,让他多了男儿硬气。

    同时明河也在打量他,看起来比自己高半头,五官也算得上俊秀,穿着羊皮褂袄,身形壮硕……虽然在草原上比起格日乐图这样天生的壮汉来说要瘦弱不少,但是阿木尔的身形比起明河来说已经足够壮硕了。

    外界分明是星夜,而此地已是白昼。

    这时候阿木尔才反应过来自己手臂上的伤势竟然已经消失了,袄子和脸上的血迹也不复存在,拍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走向明河,向明河伸出手:“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撞到你了么?”

    看阿木尔脸上泛起的不好意思的笑意,辜明河也没有扭捏伸出手让阿木尔把自己拉起来:

    “没事,我就是看你突然出现倒在这里,才想着来看一下你有没有事,结果你叫了一声直接坐了起来,咱俩的头刚好撞上……”

    被阿木尔拉起来之后,辜明河两手拍拍自己衣服上的尘土,朝阿木尔摆摆手:“我的名字叫做辜明河,在这儿带了好久了,没想到这里还有别的人在。”

    听见明河这样说,阿木尔尴尬地挠挠头:“其实我是被人从山上踹下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听到这里辜明河眼神一变:“你也是被师父踹下来的?”

    “师父?”阿木尔疑惑出声。

    辜明河则是连连点头:“对,就是罗浮,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偷袭踹人,还喜欢美其名曰锻炼警惕性!我也是被他踹下来的,这里是个山谷……四面都是悬崖峭壁,我被他踹进来之后哪儿也去不了……已经好久了……”

    “那他为什么把我们踹进来?”阿木尔虽然接受能力已经足够强了,但还是有些不太理解现在的状况。

    辜明河则是大喇喇揽住了比自己高半个头的阿木尔的肩膀,带着他往前走去:“唉,你应该就是师父的二徒弟了吧,虽然长得高点儿,但是按入门时间算也应该叫我一声师兄,师父这个人面冷心善……但是总是神神叨叨,把你踹进来应该就是跟着我学武功了……我这个人性格其实很孤僻,不过师父说让我热爱生活……作为师兄我就多关照关照你~你就跟着我学吧~”

    看着身旁这个完全看不出半点儿孤僻影子的男孩,阿木尔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有些疑惑:“这是?”

    明河探头过来看了一眼,嘀咕道:“易筋经?哦~这是我挑剩下的……看来你不用跟我学了~”

    “可是……我不认识这上面的字……”说这句话的时候,阿木尔确实觉得很尴尬。

    不过明河倒是看起来无所谓的样子,轻松说道:“没关系,我教你。”

    “谢……谢谢。”阿木尔其实很是豁达,只不过也没想到明河会这么自来熟。

    “没事,一个人在这里带了好久了,终于有个人陪了~”明河依旧是笑容回应,“谷里有各种果子,咱们也不愁吃喝,前面还有个茅屋,我来的时候就有了。”

    说着,明河领着阿木尔走向茅屋。

    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孩子,身边都没有了亲人,于此刻相遇……

    ————

    小檀山白雾向北三百里,即为靳山。

    靳山派门人被困小檀山的消息已经传来若久,山上却依旧讨论不出应对的章程。

    而就在靳山之下,山林之中,却听闻诡异邪佞的低语之声。

    只见一头又一头长着绿色皮肤、尖长耳朵的矮小魔物在林间攒动,放眼望去……竟有数百头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