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三十七章 偷换山河流年,昨日景,今日非
    站在草原世界的大地上,入眼尽是一片平旷,齐腰高的野草此刻正在剧烈抖动。

    不仅是草……整个大地都在抖动……

    甚至有的地方出现了裂痕……横有三四尺的大地裂缝像是要把地层撕裂……

    罗浮目光像是审视,管顾四周震动得大地,感知得到这片天地对自己的排斥……不过此界的天道刚刚被自己所伤,还来不及将自己驱离,自己在此多待一段时间……正可以搜集更多的天地信息,等到两界碰撞之时,自己可以更好地吞噬此界。

    说起来倒显得自己像是个邪恶的世界化身一般,不过游离界海,诸世碰撞,彼生则我死……有又谁能分得清正义邪恶呢?

    一念及此,罗浮站在这儿突然笑了起来,摇摇头,一袭白衣随天地之风而动。

    物质世界中,他是个独立原野之中白衣青年。

    概念世界里,以罗浮所立之地为核心,罗浮正在飞速攥取此界的本源信息。

    以存在为概念,天道之争是“道”的对抗,罗浮身为“道”本身却拥有自主的意志,本身就占了巨大优势,此次对抗也为下次真正的碰撞创造了更优势的条件……大道之争,可谓千万算计。

    正思考着,面前大地突然裂开一道新的缝隙,朝着自己脚下蔓延而来,俨然是大地受到的的破坏进一步增加。

    罗浮的身影转瞬消失,随后骤然出现在一座正在剧烈摇晃的山体之上。

    草原世界几近平旷,这些山体本身极少,这也算是一个好处,避免滚落的山石袭击此刻正处于混乱之中的部落。

    站在山顶上,罗浮的目光正看着远处山崖。

    一个少年挂在峭壁上,另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孩趴在山崖边死死抓着他的右手不让他落下去。

    整座大山还在抖动,像是这座山正在发怒,只是孩子的他们力气本就不大,拼了命也不能将同伴拉起来。

    “阿木尔!抓紧我!!!”

    死死抓住阿木尔的格日乐图手臂被山崖的棱角磨出了殷红的血迹,双眼睁得和血一样红,分明已经筋疲力竭却怎么也不愿意放手、不愿意让同伴掉下去。

    “阿木尔!!”

    吉雅的脸庞已经被泪水浸满,两只手一起帮着格日乐图死死抓住阿木尔的右手。

    挂在峭壁上的阿木尔左手被岩石划得皮开肉绽,也让他没有办法挣扎回山崖上。

    看着这熟悉的三个孩子,罗浮的眼中有对生命的冷漠、也有深沉的思索,自言自语道:“所以,与我的相遇也是注定……命运的轨迹,真是难以捉摸。”

    就在罗浮自言自语的时候,只见阿木尔露出一种宽慰般的笑容,勉力抬起了皮开肉绽的左手。

    “格日乐图,替我照顾我阿母……好好照顾吉雅……”

    听见阿木尔这句话,格日乐图像是听见了什么令人害怕的东西,紧张地摇头:“不……不要……”

    整座山乃至于整片大地依旧还在震动山上渐渐浮起的尘沙为此刻的画面增添了几分悲切。

    阿木尔的表情是一种极温暖的笑容,但是在沾染了满脸的血迹之后,也是难以言说的悲凉……他勉强抬起了手,掰开格日乐图和吉雅的手掌……虽然阿木尔的左手已经没什么气力了,不过格日乐图和吉雅此刻也没有一丝多余的气力了。

    终于,格日乐图再抓不住,看着阿木尔的右手从自己的手中滑走。

    “阿木尔!!!”

    吉雅的哭声在大地震动得声音里充满了颠沛的苦楚。

    少年的身影跌落,像是断线的纸鸢。

    是无定命运中不能自我主宰的可怜人……

    直到一道光影掠过,阿木尔的身影在下落过程中消失。

    ————

    “啊!!”

    悚然坐起,阿木尔像是做了一个噩梦。

    茫然四顾,自己正在草原之上,身前站立着一道白衣身影,模样熟悉。

    同时,刚刚那恐怖的大地震动已经结束了。

    看见阿木尔惊坐起来,罗浮淡淡一笑:“怎么,还没回过魂么?”

    阿木尔的思绪这下才缓缓正常转动,看着罗浮的脸庞,小声地念出罗浮的名字:“罗浮?”

    “有些日子没见了,上次没有吓到你们吧?”

    罗浮在这种时候就像是褪去了天道的淡漠和无上的威严,就只是个在关心人的温和大哥哥。

    “没有……”阿木尔摇摇头,目光还在周遭打量,尝试着想用自己满是血迹的手撑着站起来,一边还在费力说话,“祭祀爷爷说你是远方来的魔鬼,是要吞噬人的魂魄……可我觉得不是,我觉得你很好……”

    说着阿木尔又露出了他标志性的灿烂笑容:“而且,是你救了我吧~从山上掉下来,我都没有过活下来的想法了。”

    “我也犹豫了是不是要救你,最后这样决定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或许多年以后,你会因为今天而恨我的。”

    说着,罗浮回给他一个微笑。

    听罗浮这样说,阿木尔笑了起来:“你说的是什么样的话?你救了我的命,我不可能会恨你的。”

    “你还太小,可能有太多的东西都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或许会有比生死更加深刻的疼痛……或许等到往后的某一天,你回想起我这句话的时候,就明白了。”

    罗浮说完这句话,抬起头看向天空。

    朗朗晴空的天穹之上,勾勒出暗金色的星轨道标,那深邃高悬的星轨标志成明灭不定的一张大网,向着下方笼罩而来。

    看着落下来的恢恢天网,罗浮的目光转向阿木尔。

    阿木尔从罗浮的眼中读出了一种名为怜悯的情绪……他在怜悯什么?自己不知道……

    然后听见罗浮开口:“被我救下,你身上和命里都沾染了我的气息,如果留在这个世界,恐怕会被当成我的一部分消灭……不论你以后是恨我或是怪我,此刻都不能改变了。”

    话音落,罗浮和阿木尔一并消失在原地。

    就在罗浮消失的一瞬间,从天而降的星轨天网也骤然消失……

    ————

    眼前景物有琳琅光华,是山川河泽、是风月花鸟、是阁楼轩宇……

    阿木尔眼前掠过无数景物,等到一切景物流变都停下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经不在草原之上。

    目光所及是深沉黑夜,天上月与云交映。

    一袭白衣的罗浮依旧站在自己面前,在月光下淡然出尘。

    见阿木尔看向自己,罗浮轻轻摇了摇头:“现在你可以自己思考,等到了某一天你或许就能判断了。”

    感受着从未有过的空气中的温润湿气,阿木尔有些茫然,目光愣愣的看着罗浮,然后越过他看向他身后不远处石砌的城。

    城门上,写着“棠岁”两个字……只是阿木尔并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