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三十六章 越界之行
    震颤天地的雷声,回响在骁国北域上空,宏大而霸烈的声音像是上天的警示,告诫世人退避。

    北域冰原终年不化,就算此刻已经入春也是一副白茫茫模样。

    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传承数百年的先民,与雪原之中狩猎为生,几户或是几十户人家集聚成营。

    此刻听闻穹隆震响,家家户户的男人都出门查看。

    望向北方天空……只见那里泛着朦胧的暗金颜色。

    “我的乖乖,那是个什么东西?”身穿兽皮衣裳的猎户方三盯着天穹说道。

    另一户人家的男人应卢拿着柴刀出门,也望向天边:“这金光灿灿的,虽说带着点儿黑……莫不是有什么宝物出世?”

    听见应卢这么说,另外又有人心里活络起来:“宝物……若是如此,那咱们前去寻来,献给国君,岂不是能得天大赏赐?”

    “还是不要了,”方三皱了皱眉头,“这雷声这么响,雪原上的野兽都该被惊出来了,现在出去……指不定碰上多少熊狼猛豹。”

    “哎呀,咱们不就是靠打杀他们过活的么……冒点风险,搏个富贵,不是正好么?”那人还想说服大家。

    就在此时,只听见诡异的低吼声……“呜……呜!”

    像是虎豹……却更加癫狂。

    众人看过去,只见一个周身皮肤呈暗红色、穿着兽皮衣裳、嘴巴裂到了耳朵根的人形怪物向着营地踟躇走来……它的眼睛凸起,布满了血丝,眼珠转动四下打量着,当他看到方三、应卢一行人的时候……瞬间疯狂起来,像是问到了血腥味的野兽,四肢并用并行而来。

    猎户们见惯了雪原上的猛兽,本是铁打的胆魄……只是面对这诡异怪物仍旧免不了发憷。

    “妈呀,那是马老二!!”

    一个男人失声叫着,声音里充满了震惊……从衣着打扮和身形认出了这个怪物的身份。

    面对这这突来冲来的怪物……猎户们有的后退,有的上前,就在营地之前与它搏斗起来……只是这怪物虽是人形却有着成年男人两三倍的气力,而且形态疯魔,众人一时之间竟支付不了他……

    ————

    就在猎户营地之北,罗浮一袭白衣站在雪风之中,未曾抬头,前方是悬浮于天的暗金色光晕。

    之前那个叫做马老二的猎户正是出外打猎走得太远正碰上了这暗金色的天道撕开神州胎膜越界释放气息……以凡人之躯正视天道原相气息……他的肉体乃至于魂魄都整个崩解,变成了营地众人所见不人不鬼的模样。

    以对方天道之尊,当然不会也没必要针对一个凡人……但是对于弱小的人类而言,有些存在哪怕直视也会带来毁灭……就算那只是一缕气息。

    自己世界的子民被域外的天道所侵染,罗浮心中自然蕴有怒意,知道对方没有思维与情感,干脆直接释放了本体的天道位格。

    霎时间,肉眼不可见的巨大天道原相幻化而出,身躯百丈宛若琉璃、三头四臂法相庄严。

    “谁允许你到我的世界来的?给我……滚出去!”

    随着罗浮话语,背后天道原相的四根手臂同时从天穹探出。

    拈花、握拳以及掐作圆满印的手臂同时按在那暗金色的光晕之上,以天地之势要将这天道意识推出神州。

    在罗浮的刻意保护下,整个神州都没有感知到这层绝大的对撞……唯一只有此刻行走在白泽山河之上的异界法师艾略萨有隐约的感知,手指捋过额前引发,目光跨越山河看向北方。

    “这样的空间波动……是那块大陆的空间坍塌了么?不对,这个世界只有一块大陆……”

    不谈艾略萨的踪迹,罗浮此刻与这异界天道的意志角力,彼此之间正在进行概念上的搏斗。

    罗浮原相的四根手臂缓缓将这暗金色光晕推出,一幅幅世界演变的画卷顺着彼此的接触传来。

    茫茫无尽的原野……遍地随风的野草……仿佛就在头顶的湛蓝苍天、在天穹上自在漂浮的白云……

    在这个世界里,信仰长生天的人民世世代代在草原上生活着,搭建起一顶顶帐篷,逐水草而居。

    男人骑马在大地上奔腾,女人用歌声呼唤……他们的舞蹈从白天跳到黑夜,以湖水和火堆作见证。

    那是世世代代历史烙印这个世界的记忆,是组成这个天道的一部分。

    彼此之间都是天道,就算是搏杀的接触也会有世界层面的意志交融。

    对方一定也接受到了神州之上六国的历史信息……只是对方毕竟是真真正正的天道,不能进行思考,也不能对这些信息进行整理。

    消化掉了草原世界传递来得大多数信息,罗浮意志一凝,将暗金色的光晕推出了神州世界。

    而后右手一招,神州的力量为自己所用,灵光山、小檀山、靳山、东云山、寒潭山、璧山、南犁群山、玄山、故蒙山……一座座大山的重量以概念的形式化作天道原相手中的一柄剑,剑身上写着“苍茫大地,浮沉山河”八个字,随着天道原相手臂挥动重重地劈砍在刚刚被推出此界的暗金色光晕之上。

    草原世界与神州大地即将碰撞,但是彼此还没有真正撞在一起,暗金色天道光晕被推出神州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回归原界便被罗浮的“大地山河之剑”劈中,这一团承载了天道意志的光晕瞬间崩散,其中的无尽世界力量乍然脱离了草原世界。

    罗浮的身影在此刻消失于北域雪原之上,以没有实质的概念形态出现在神州之外,运转天道意志攥取流散与混沌界海虚空的草原天道的力量,一部分用以修复北域空间的神州胎膜,剩下的直接消化为了自己的力量。

    天道本没有强弱,都是世界意志的化身,但是世界的力量却又差别……疆域的大小、星辰的流转、蕴藏的灵气乃至于生灵的力量本身都是世界的一部分。

    罗浮作为天道的化身,以这样特殊的形式吸取流散的世界力量也算是千古未有之奇。

    自己上次踏足草原世界避过了草原天道对自己的袭击,也让对方感应到了神州世界的存在……虽然草原世界的天道并无思考能力,却可以判断自己这个世界在撞上神州之后必定会产生大动荡,于是才会主动以世界之力撕开神州胎膜。

    不过这算是刚刚好衬了罗浮之意,以自己的天道之力摧毁对方释放出来的力量,正可以将草原世界的天道再度削弱。

    就在罗浮吸收了草原天道崩散的力量之后,身形一瞬间出现在了草原世界之上。

    双脚踏足此地……整个草原正在疯狂震动……

    这是——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动!!

    抬起头,看向此界之天,罗浮表情淡漠,叹了一口气。

    这一场大震动并非是自己主动引发,但也算是自己间接影响,自己吞噬了此界流散的天道力量,便是使得这个世界重创……天道之创,正是天惊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