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三十四章 天官论世,兹定祸福

    一身道袍,一支拐杖,月淡影疏,形似虚无。

    赵宗祁突然出现此地,使得在场诸位武林民宿皆是心惊,不少人的手掌已经暗自放在自己的兵器之上,稍有异动便会暴起出手。

    而赵宗祁像是没有察觉在场众人对自己的戒备,杵着拐杖缓缓走来:“诸位,为何这样看着我?有办法出离此地你们难道不开心么?还是说……你们没听清我说的话?”

    白潇三人看着赵宗祁最是震撼……熟悉的面庞、倦懒的嘴角……只是变化的是那只没有了瞳孔的右眼,已经空落落的左腿位置。

    “赵骗子……”鹿灵声盯着赵宗祁的眼睛,语气几近空灵,说话间就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下意识就想站起来。

    白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拉住……到目前为止,此地的诡异之处实在太多了,没有人能够保证眼前的赵宗祁真的还是自己的伙伴。

    在场诸位名宿虽然都没有起身,不过注意力显然都已经被赵宗祁所吸引,看向赵宗祁之余同时分了几分心神在宋继玄与严桐生身上。

    显然,刚刚承下盟主与策师之职的两人此刻应该说话了。

    不过在两人之前,东方云喜先一步站了起来,看向赵宗祁:“宗祁,你的眼睛……”

    东方云喜的语气之下藏着尤有余地的无限情感,像是有很多想说的,但最终都没有说出来。

    赵宗祁看着东方云喜,沉默了两个呼吸,然后灿烂得笑了起来:“嗨呀,你只注意到了这只眼睛么?诺,还有这条腿呢~”

    说着,赵宗祁指了指自己的左腿位置……那里一片空荡荡。

    说这些话的时候,赵宗祁笑得非常灿烂,只是在这灿烂的笑容之下,有一种让人为之一紧的寒意……像是深夜独行遇见的多年旧友,自己早已听闻他身故的消息……

    面对赵宗祁身上带着的这种诡异压迫感,在场众多武者虽然也是苦修武艺的侠客,但却隐隐不敢对视。

    宋继玄老脸深沉,双手放在盘起的膝盖上,倒是直直地盯着赵宗祁的左眼……只是这位江湖宿老此刻也没有说话,众人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东方云喜看着赵宗祁失去左腿,杵杖站立的模样,一时语塞……倒不是被赵宗祁吓住了,只是因为好友收到的伤害的无言……东方云喜看起来贵气,内心在几个同伴里倒是最为敏感,此刻对赵宗祁感同身受,不禁为朋友的遭遇而心里难受。

    东方云喜不说话,赵宗祁也是笑吟吟不说话……此刻场面又是一阵沉默。

    还是严桐生此刻站了起来,虽摸不清赵宗祁的路数,但还是云淡风轻:“看来这位赵兄是在小檀山的白雾之内有了奇诡遭遇……对于这些,小生很是抱歉。”

    “嗨呀,你有什么可抱歉的?又不是你挖了我的眼睛、看了我的腿……再说了,我这个样子是我自己要的,也没什么好伤心难过的。”赵宗祁倒是看得开,依旧笑吟吟说道。

    严桐生心里思量赵宗祁的话语,还是决定不要问得太过深入,只在表面话题兜转:“哦?看来赵兄是别有际遇。”

    “好了,严少楼主也不用与我兜兜转转,你们的心思计量我都一清二楚,我能告知你们此界的所有神秘,带你们离开此地,而你们……是否愿意相信我呢?”

    严桐生还在考虑如何措辞,赵宗祁已经开门见山,话语直指便是众人最关心问题。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是心动。

    这雾里襄阳处处透着诡谲,若是能尽早离开,当然再好不过。

    坐在火堆前的烘炉堡主事向樊林开口:“这位赵先生说自己洞悉此地秘密,那当然是再好不过,只是你突然前来,我们也难以分辨,不知你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自然是好说,我随时都可以拿出来,”杵着拐杖站立,赵宗祁却是丝毫不显得狼狈,反倒是有一种意气风发之姿,像是在与在场众人指点江山,“只不过,我想与诸位讲讲此界由来,却不知你们愿听否?”

    “赵兄请说。”严桐生对此界自然是无限好奇,立刻请赵宗祁讲述。

    赵宗祁也不卖关子,右手指天,当即开口:“诸位可知,鸿蒙万类,诸天竟存……在我们生活的神州大地之外,更是天外有天,生活着无数奇诡异类……不论是仙妖神佛还是鬼怪精兽,都有其存在之世界……而我们的世界,即将面临一场域外世界的大侵略,届时赤红色的流火会从天空坠落,大地向毯子一样抖动……无数的妖魔会从破碎的空间之中走出……所过之地,尸山血海……”

    说着,赵宗祁将手放下,整理了一下衣襟。

    “此界神州有感,自有反应,武人修行自是维护神州正义,但是相对于诸天邪魔而言却是太过孱弱,所以此界衍生下层雾中境,蕴藏奇珍异宝,以期望武人们能够借着此地神异推动天下进步……从而挽神州于将倾。”

    说完这一段,赵宗祁再不言语,目光扫过在场众人。

    这样的内容已经不能算是危言耸听,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在场包括严桐生、白潇、东方云喜乃至于宋继玄在内,每个人都是一副全然不能相信的表情。

    见状,赵宗祁也是一笑:“我知道,要让诸位相信这些很难,不过这就是即将发生的事实。”

    严桐生虽然内心依旧不能接受,不过还是选择与赵宗祁继续深谈,以期望获得更多信息:“赵兄所言,恐怕我们都很难接受,不过……小生愿意听闻赵兄的更多消息。”

    “哈,我明白,取信于人当然该有所表示。”赵宗祁没有接过严桐生的话茬,而是继续自顾自说着,“既然如此,那我也得展露一些自己的本事。”

    说着,赵宗祁的一身衣袍无风自动。

    看着赵宗祁这番模样,鹿灵声轻声对白潇说道:“白姐姐,赵骗子不是连鹅都打不过吗?”

    白潇依旧抓着她的手,摇摇头,没有说话。

    此刻只见赵宗祁的左眼瞬间变为赤红色,眼中的红比面前的火堆更炽烈,散发着一种神圣而庄重的威严,一颗瞳孔缓缓模糊,逐渐化为双瞳……独目而双瞳,似圣而非圣……赵宗祁以自己的身体代价所得到的力量乍然释放,此刻赵宗祁的气势比在场所有的武者都强大,不修武道,却可通神。

    “兹定祸福……”

    随着赵宗祁自言一语,他眼中的赤色愈发炽烈,只见他转身回头,旋即……这月夜黑天之下的山林前方景象乍然化作一片白雾……白雾缓缓散去……显露出一座古朴城池静默而立。

    在坐武者中有好几位不由自主站了起来。

    “这是……棠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