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三十三章 群雄论策风云事,算师卦子断千秋

    被严桐生带到襄阳城外,白潇三人才发现这里已经只在等自己三人。

    一团篝火照得四周光影明灭,脊背笔挺的武者围坐。

    正首方坐着的是瞪大双眼的宋继玄,其余位置做得都是金山玉海楼、烘炉堡、巽华山、弈日门、百花台、夕阳峰、靳山派、奇兵阁、凭风阁、御笔峰、薛家、洛家……各门各派的话事人围成一圈坐在篝火堆旁。

    白潇看着这里有些茫然……这里都是各门派领头的,自己三个只不过是江湖新秀……怎么也被邀请过来了?

    严桐生倒是没有给她疑惑的时间,而是示意三人坐下:“好了,最后的人也齐了,咱们直接开始吧。”

    不过就在他说完之后,坐在一旁的烘炉堡话事人向樊林倒是略有不满:“严少楼主特地去请的就是这三位年轻人么?恕老夫直言,今夜在座的的都是各门派主事,这三位恐怕于此地场合不符吧。”

    “诶~向前辈何必如此说呢?”严桐生轻轻拖长语音,手中扇子轻摇,“不知三位可曾看到,白日襄阳混战之中东方公子和白姑娘联手巽华山的陈放陈兄一起正面击败了韩铎与孙定钟两人联手……他们二人的功力相比你们也清楚,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能够联手击败他们,足堪证明自身修为。”

    “确实,”巽华山这次来的话事人正是清须剑客商博易,只见他点点头,长须在火光映衬有些杂乱,“白日里我派弟子与东方公子、白姑娘联手杀败韩、孙二贼,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东方公子的内功之精深、白姑娘的剑术之奇绝,可以说完全不逊色在场除了宋老前辈之外的任何人。”

    严桐生扫了一眼,看见在场多数人都信服,于是补充道:“更何况东方公子身为王下第一世家东方世家的嫡传,从身份上来讲也应该是完全能够与咱们同席。”

    等到严桐生补上了这一句,在场众人更不在反驳,就是刚才提出异议的向樊林也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见此情形,严桐生向东方云喜三人试了个眼神,白潇和东方云喜便做到了众人同位,而鹿灵声却是有些怯场,就老老实实坐在了白潇背后。

    严桐生眼见众人齐整,自己最后一个坐下,位置正与宋继玄相对,算是下首位。

    众人齐坐之后,出现了片刻的缄默,场上只有火堆里树枝被烧得爆开的噼啪声。

    严桐生作为这场会谈的发起人,也好不客气,第一个发言:“好了诸位,那我们现在也就不绕弯子了,就这样开始今天所谈之事吧~小生开门见山,此番再做邀请,请诸位来此,便是为了与诸位定盟,值得大家真正能做到守望相助。”

    听闻严桐生此言,虽然大家之前已经得到了严桐生的消息,但还是免不了窃窃私语。

    夕阳峰的话事人是一名国字脸的中年刀客,首先发问:

    “严少楼主将大家聚集起来,便是要与大家定盟……只是这神秘所在之内奇绝莫测,彼此之间恐怕也难以真正做到交托性命,这盟……该怎么定、定些什么,你可有拿出一个章程?”

    中年刀客这番话也算是问出了在场众人的心声,众人此刻齐齐将目光转向严桐生。

    而这位严少楼主也毫不怯场,轻轻点点头:

    “秦前辈所问,相比也是大家都想知道的,小生也不卖关子,这个盟我希望是大家代表各自门派所定……宋老前辈邀请各位前来本就是为了商谈联合对抗青魂之事,相比各自门派也都对诸位有所嘱托……我们既然要定这个盟约,那便不止在这襄阳城中作数,回到神州之后,依旧还得作数,我们在此便结成攻守同盟,不论是面对城外的蛮夷骑兵还是城内的邪派武者,各门派都一同行动,以找出离开此地之法为目的,过程共同所获之宝物便商议之后公平分配……等到离开了此地,咱们就将这盟约扩到整个白泽武林,联合白泽全武林之力,铲除邪派、匡扶正道。”

    严桐生这番话说得言辞清晰、慷慨激昂,令在场个门派主事都为之信服。

    只不过还是有些尚且疑惑,夕阳峰的秦冠再度发问:“那若是这盟约已成,咱们个个门派的调度又该如何安排?”

    严桐生闻言一笑:“宋老先生召集咱们汇聚,这个定盟的盟主我想没有人会反对宋老前辈来当吧。”

    说着,严桐生把手摊向宋继玄,目光则在在场众人脸上一一扫过。

    在场众人无一不信服宋继玄的威望与修为,纷纷点头应是。

    而宋继玄老爷子坐在上首为之,显然也不是个谦辞的性子,坐得稳如泰山,看样子也就是应承下来了。

    严桐生见状接着开口:“这件事呢,此时我也已经与宋前辈商量过了,宋前辈显然也是愿意,除此之外呢就还有一件安排……”

    只见严桐生说着语气一顿,一身软红色衣裳在火光映照下几乎就是大红颜色。

    “宋前辈虽然愿意做这个盟主,但是毕竟身为宋家家主平时已经有诸事烦恼,真正要调度此盟,也会有些麻烦……小生不才,虽然资历尚浅却愿意自荐做个策师,不掌权力、只与各派协商,不知各位可有反对?”

    听到这里,在场众人也都明白了严桐生为什么费劲巴拉要将众人聚拢于此,由他一手主导的此次盟会,他自荐做个策师显然合情合理……但若是此盟真成,以金山玉海楼为根基真有可能搭建起一个串联大半个白泽武林的庞然大物……宋继玄的性子大家都知道,嫉恶如仇却不争权力,这个策师的位子那便是真正的大权在握了。

    而这时候夕阳峰的秦冠又开口:“这也对,严少楼主近日联系各派也让大家看到了他的能为,日后若是出了此地,以金山玉海楼通达白泽之能也可以很好地为盟会出力……若说严少楼主做这个策师,我是同意的。”

    听闻秦冠此言,众人更是心惊与严桐生的能力……听着这秦冠此言,俨然是早已与他联合……一样一说刚才那些问题也不过都是为他引出话题……

    此时在场众人看向严桐生的目光里都多了几分忌惮,至于他本人倒是依旧一副云淡风轻。

    白潇与东方云喜两个人并排坐着,一言不发,就好像只是来充个人数,鹿灵声更是干脆,整个人都缩到了白潇身后。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止此刻该怎么说,还是宋继玄这时候开了口:“诸位,老夫邀请你们前来,却不慎入了这神秘之地,该是老夫之过失……只是既然众人都已经来了此地,愿意推举老夫,老夫也是当仁不让……至于严小先生做这个策师,先前也与老夫谈过,老夫觉得有志不在年高,严小先生此番也展示了他的手腕,不如就先让他当这个策师~”

    听见宋继玄都这么说了,大家都知道局势已定,纷纷说起“宋老前辈怎么能说过失?”、“我也觉得严少楼主年轻有为~”之类的话来。

    宋继玄显然是不太喜欢这种场面,一番话说完之后,便又不再言语。

    严桐生旋即伸手示意,控制住场面:“那好,诸位……我们此番说好定盟……接下来就要先谈最首要之事——找到如何脱离此地之法。”

    严桐生这个议题提得直接,众人闻言也觉得的确如此。

    正在此时……却听闻一声慵懒而倦怠的声音:

    “要离开此地,那就太简单了~”

    听闻此言,众人皆是心惊……因为在场都是一流的江湖高手,竟然没有察觉到还有人接近。

    此刻只听见拐杖杵地的声音,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名只去了右眼瞳仁的道袍青年杵着拐杖走来。

    白潇、东方云喜和鹿灵声见了他,瞬间震惊:

    “赵宗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