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三十一章 剑争锋

    严桐生的眼睛是那种很特别的逆丹凤,丹凤眼睑裂细长呈内窄外宽,逆丹凤与丹凤眼相差无几眼梢却是朝下的,乍一看倒有些像眯缝着。

    相书上说有这样眼睛的人,总是多勇谋、擅策略、有魄力,却又容易有心术不正之嫌。

    严少楼主站在街道旁边的,仰头看向高远的天际,浑似个全然没有在乎下面街道之上厮杀武者们大阴谋家。

    罗浮的目光从天空垂落,就像是与他的眼神正视。

    从别的任何角度看,都只会觉得严桐生是轻蔑世间生死的谋略者、是统筹城中白泽正道围攻三派恶徒的金山玉海楼少当家、是走在正道上却有着阴深城府的白道未来支柱。

    唯有如罗浮一般从天上垂视才能看得出来……他眼中竟是藏满了不忍与痛心……将一切都排布完善,注定了在场三派门人的必死之局的他,却还是会悲悯与心痛,听起来像是嘲弄,但却实实在在地发生。

    这也是严桐生抬起头的原因,这种与双眸流泻的情感……不应被他人看到。

    罗浮在虚幻的白雾境琉璃树下看着这一幕,突然笑了起来,手中的茶在一瞬之间变成了酒,然后被他举起饮下。

    “人心真是千端白结……就算是天道也不能尽知。”

    说这些话的时候,罗浮嘴角有一丝笑意未散。

    三派门人的屠戮并非是罗浮的引导,却与罗浮有着隐隐的关系……此界的搭建本就对这些武林人士有着最直接的冲击,而且……因为罗浮撕开了神州世界外界胎膜的原因,外界的某种异端力量也正在侵染神州世界。

    雾中襄阳作为神州的下层世界,同样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意志影响,没有恶念的人倒是好很多,但是像韩铎这样的人则很强烈地受到这股力量的影响,选择了直接在襄阳城中大开杀戒。

    这些东西源自于人心本性,却又被外力所引诱,虽然罗浮并不在意善恶,却以最客观的态度观察评价。

    杀戮者的贪婪与此刻严桐生藏在疏离淡漠算计之下的悲悯形成了一种极强烈的对比。

    兀自笑着,罗浮依旧将目光从天空垂下。

    ————

    长街之上,白泽武林的内战正进行得激烈。

    虽然正道一方占到了绝对优势,不过因为场面混乱,一时之间还不能结束。

    正道一方以宋家家主宋继玄为首,众多派门正面压制三派恶徒,在宋家主的《崩乱贴散手》之下,几无一人可以抗住这绝猛地掌力。

    白潇四人在宋家主出手的时候便已经冲入了三派阵型之中,此刻同样在力战。

    鹿灵声手中长剑连环、剑路之中混杂《空明拳》的拳路,和在场的三派门人交战,丝毫不见支拙。

    而白潇、东方云喜、陈放三人因为正对着三派恶徒正面,刚刚好对上了洗剑门与镇岳谷的带头人……韩铎与孙定钟。

    两人能带领各自门派前来参加小檀山英雄会这样的大事件,本身在各自门派之中也算得上是中流砥柱般的人物,武功之精湛称得上一流高手。

    不过白潇三人的武功同样极高明,尤其是白潇与东方云喜,本身武功就不弱,得到了罗浮馈赠的秘籍之后更是突飞猛进,真要是单打独斗也未必不如韩铎或是孙定钟……而陈放虽然是昨天才拿到《无上瑜伽密乘》的秘籍还没有怎么修行,但是他本身的剑术天赋也是极高,将巽华山的剑术修炼到了堪比自己师叔伯的境界,此刻策应东方云喜与白潇也半点不拖后腿。

    三人同使剑招,正面压制韩铎与孙定钟二人,剑影纷纷、身法纵横,俨然有凌厉飒沓之姿。

    “妈的,你们几个小混账也敢跟老子动刀剑?”

    韩铎面对宋继玄的时候气势颤颤,但是到了白潇、东方云喜面前又嚣狂起来,就算一时间受制于眼前三人也只觉得是自己还没有适应与孙定钟的合击,还是觉得只要拿出真本事就可以轻易击败几个江湖新面孔。

    一剑刺出,连续挽出七朵剑花,韩铎面露凶狠,眼中得意……正是洗剑门剑术之中的精华所在。

    而面对他的凌厉剑术,白潇一身白袍、身姿飒飒,登时用上了《独孤九剑》中的破剑式。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罗浮所授的独孤九剑同样是以破尽天下武学为宗旨的奇绝剑法,这一破剑式贯彻了总决式中“无招胜有招”、“后发先至、乘虚而入”的奥义,与万千剑招之中化繁为简。

    只见一袭白衣轻掠,白潇同样连出七剑,每一记剑光恰好点中韩铎所舞剑花的中心。

    白潇的剑快且缥缈,每一剑都宛若惊鸿初现般难以捉摸,韩铎本来对自己这一招极有信心,却没想到完完全全被面前这个女子破了个干净,为了避免自己的手腕被白潇的剑锋挑断只能连连后退……脚步杂乱,连退七步总算还是避免了被白潇重伤的结果。

    一者进一者退,两人这一过招,情势又有变化。

    镇岳谷的带头人孙定钟见白潇抢攻近身,离陈放与东方云喜都差了距离,立马窥准了这个机会,从侧边出手,抡起手中鬼头刀横劈白潇肋下。

    这柄鬼头刀还是刚才韩铎杀人之后所得,刀锋其利无比,只要这一刀能砍中,立马就能让白潇丧失战力。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就在孙定钟劈刀之际,东方云喜已经纵身而来,没有去挡他的刀锋而是一掌拍在他的左肋。

    这一掌带着东方云喜家传的独门内劲,暴烈无比,瞬间使得孙定钟体内气血翻涌……这一刀是怎么也没劈下去。

    下一刻陈放赶到,手中剑器向上重撩,磕在孙定钟的刀锋之上。

    孙定钟此刻本就气血翻涌,一时间竟似没拿稳手中刀,让它失手跌落。

    本来正在进逼韩铎的白潇见此情形,与这电光石火间抬脚踢出,正踢在掉落鬼头刀的刀柄之上……鬼头刀再受力,被白潇踢出,刀锋寒芒映光激射,穿进了孙定钟的右腰,鲜血飞溅……

    本来是想偷袭,没想到一招之间接连变化,自己竟是被刀刺中……孙定钟面露难以置信的神色,跪倒在地。

    韩铎看见这一幕,惊得是睚眦欲裂,这时候才真的明白这几个小辈的武功确确实实还要在自己之上……眼神余光瞥见自己的门人弟子都已经差不多被打倒在地……失了争斗的胆气,往边上一窜就想要逃……

    “狗东西,你想往哪儿走!?”

    就在韩铎窜出去的时候,宋家家主宋继玄一声暴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守在了他逃窜的前方,大手一伸就来攥他的脖子。

    韩铎下意识想要抬剑抵抗,两者武功却是差了太远,加上彼此胆魄也是天差地别……宋继玄空手入刃就像是拍苍蝇一样拍掉了韩铎手中的剑器,然后攥住他的脖领子把他提了起来。

    “宋老家主饶命!!”

    韩铎此刻只能想到只一句话。

    但是宋继玄显然并不在乎他说什么,双手一抡将他头朝下反拎起来,当作铁杵一般重重杵在地上……只听咔嚓一声,也不知道是脖子断了,还是头盖骨碎了……

    白潇、东方云喜、陈放三个人站在倒地的孙定钟旁边,看着这一幕都被惊得有些愣住了……

    宋继玄留意到这边,似乎是认识东方云喜,笑着走过来,重重地拍在东方云喜肩膀上:

    “哟,这不是东方贤侄吗?不错不错,你这武功是大有进步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宋前辈好久不见……”东方云喜整个被拍得都有些抖,勉强笑着……

    白潇看着东方云喜的肩膀被拍得啪啪作响,不知怎么感觉自己都有点儿疼了起来,转过头看向陈放……发现他也是一副感同身受的表情……

    ——

    与此同时,此地不远处,郭靖正带着一队武林人士朝此地赶来。

    为了能守好襄阳城,郭靖几乎把能用的时间都留用在襄阳军营里,日夜陪着守城的将士们操练。

    城中的朝廷将领反倒是昏庸无能,在听说城中有武林人士大肆杀戮之后不敢亲自来阻止,只是派人火速通知郭靖。

    郭靖听闻之后也是大惊,立马带着一队武林人士赶来阻止。

    一行匆匆,心中焦虑。

    正此时,眼前空荡街道上突兀站着一名身穿软红色衣裳的年轻公子。

    郭靖见这怪异景象,抬手示意身后众人停步。

    只见这位俊俏公子一手握扇,一手背在身后,表情轻松,缓缓开口:

    “郭先生且慢,若你是为了阻止城中残杀,那可以不必前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