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三十章 热血意气激荡,正邪两分,刀剑沙场

    自长街另一边昂首阔步,青衣老者怒目而视,面对着残忍嗜杀的三派门人,他竟似以一人之力压过了近百人的气势,头发花白,容颜已老,但是一身浩大正宗的武道气息却不会错……此人正是白泽国三大世家宋家之主宋继玄。

    威震白泽武林黑白两道数十年,宋家家主虽然未曾名列天下十宗师,但是其人性格暴烈、嫉恶如仇,更加上宋家家传武学之精深,宋继玄的修为比起十大宗师也差不了多少,故而他在江湖上的威名,几乎与宗师也相差无几。

    宋家召开英雄会以应对青魂组织在白泽国的肆虐,之所以能有大半个正道武林相应,也是因为宋继玄这绝高的威望。

    韩护法本来正对着白潇四人,听见宋继玄的声音急忙转过身来,越过己方人群看着自后头气势走来的老者,心头的炽热愈发削减,声音也低了几分:

    “宋家主,我们镇岳谷向来是尊敬您的,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赶来参加您这小檀山英雄大会,只是如今咱们进了这古怪地方,寻常的江湖规矩早就算不得数,您可知在这儿杀一个人便有可能得到最顶尖的武学残页乃至于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咱们接着这儿的天材地宝丰富自身等到回归白泽,那要对付青魂或者是别的什么江湖邪派还不就是轻而易举地事情么?”

    韩护法说着干笑了两声,显然底气不是很足,街市中的三派门人也都缄默噤声,与刚才呵斥陈放他们的气势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不过面对的是性格暴烈的宋家家主,就算现在的态度已经如此卑微,却已经讨不来半分好脸。

    “你说完了?”宋继玄脚步停住,站在了三派门人约莫三五丈距离的位置,听不出语气深浅。

    韩护法只能勉强扯了扯脸皮,又开始说了起来:“再说了……咱们毕竟是一起来到这里,此地凶险未知,更是应该互相扶持、互为援手,不如一同联手将此地幻境剿灭,夺得这里的无数珍宝。”

    “是啊……是啊……”三派人群之中传出些许应和之声。

    而言,宋继玄却是仰头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三派门人乃至于两边房顶之上的诸多武者都摸不着头脑之际,这位老先生的笑声乍然停止,面色深沉,双瞳犹如猛虎踞视前方:

    “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畜生,有人生没人养的杂种,老夫真是瞎了眼居然还把你们当做正派人士邀请到小檀山来,你们居然还想着带老夫一起做畜生么?今天老夫就来清洗清洗自己的罪过,把你们这群天杀的肮脏玩意儿一个个剁碎了喂狗!”

    话音未落,就见宋继玄一身青色衣袍一震,整个人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扑进了三派门人的阵型之中。

    刚才大肆屠杀城中居民的刀剑客们如今面对气势汹汹的宋继玄第一反应却不是反抗,而是选择闪躲退避,就好像是撞上了愤怒猛虎的鬣狗,看起来尽是不堪,只在瞬间就让出了一个半圆。

    宋继玄作为名门家主此刻出手自然不会无功而返,虎目一扫挑中了旁边一名镇岳谷弟子,行走间气息鼓捣走上前伸手像是抓鸡仔一样抓住他的衣襟把他提了起来。

    虽然已经岁数大了,不过宋继玄身形极为高大,此刻抓着这名镇岳谷弟子就像是提孙子一样,双瞳散发赫然威严,扬声喝问:“我问你,你在这里残杀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你觉得自己配当人么?”

    被宋继玄提起来,这名弟子根本连反抗的心气都没了,哆哆嗦嗦回答道:“我……我不配……”

    “好!老夫就帮你投胎去!”说着,宋继玄双手一掼直接将这名镇岳谷弟子砸在地上。

    这名弟子眼睛鼻子迅速渗出鲜血,抖了一下之后干脆就不动了……竟是直接被掼死了……

    周遭三派弟子见状,更是吓得胆寒。

    韩护法和镇岳谷、东云派的带头人对了一个眼神,脸上发狠:“妈的,横竖你是不想要老子们活了,三派弟子听令,就跟这老东西动手,把他活劈了,生得他挡着我们拿宝贝的路。”

    在宋继玄周遭围成一个圈的三派弟子闻言也是思量,刚刚那镇岳谷被这老先生一招摔在地上掼死了,自己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倒不如跟他搏一搏,他又不是宗师,也未必能对付得了这么多人。

    思量着,手持刀剑的三派门人缓缓试探着靠近宋继玄。

    宋继玄站在原地,身形昂然,气势丝毫不落。

    三派众人想要以人数制伏宋继玄这一点未必是不可行的,不过他们却没想到或者不愿去想这街市两边的房顶上还站着众多武林客。

    穿着软红色衣裳的严桐生身旁,烘炉堡此行的带头人灰衣老者向樊林出声问道:“严少楼主,你看咱们这是要一起动手么?”

    严桐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对面房顶……只见那里站了大群蓝衣武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正是名门宋家的弟子。

    在宋继玄这种性格暴烈的家主带领下,宋家人性子本就激烈,看见自家家主面对围攻,这些宋家弟子喊了一声“帮家主”,便接二连三的从房顶上跳了下去。

    宋家以散手闻名,向来不使兵刃,但是这些宋家弟子在面对手握刀剑的三派弟子之时,或掌或拳、或是空手入白刃,轻易便能压制三派弟子,可见名门宋家的家学的确渊源。

    街市两边各个门派的的弟子见了这种情形,心头都是热血激荡,尤其是各个门派的年轻人……少年武者本就向往江湖意气,此刻为助生民制裁邪恶正是他们想象中的应有的江湖模样,一个个从房上跳下加入到对三派的制裁当中。

    向樊林本来还想跟严桐生说点什么,但是看见自家烘炉堡的弟子已经跳下去好多,顾不得什么更多,朝严桐生抱了个拳就跟着自家弟子跳了下去……自己带着弟子门人前来小檀山,总不能但看着他们损伤……

    严桐生倒是没跳下去,只是看着街两边不断跳下武者,轻轻笑了起来。

    目光看向街那头,白潇四人也加入了战团……

    看着下方战斗炽烈的景象,严少楼主背负双手,像是在喃喃自语:“江湖真是奇妙,善恶兼备、正邪浑浊……今天的热血儿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变成韩铎一样的败类呢?”

    说着,他缓缓抬起头,看向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