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二十八章 侵欲无厌,规求无度,人心莫测,如之奈何

    “陵游!!”

    甫进入小檀山白雾之中,眼前尽是雾气茫茫,分不清上下前后,看不见身前半尺。

    青魂组织此行领队的银朱在白雾之中试探追索,双手分持峨眉刺,在这白色天地之间谨慎前行。

    作为组织训练的高级杀手,银朱早已经是满手血腥,其实说来并不在乎生死……不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但是这白雾之中诡谲莫测,虽然没有什么直接夺人性命的迹象,却反而带给人极大的压力。

    银朱持刺的双手依旧很稳,但是呼吸却比平时急促了些。

    骤然,面前一阵黑影窜动,白色雾气遮蔽视线的能力像是瞬间减弱,一道骑着战马的身影朝着银朱冲了过来。

    作为一名行走于黑暗之中的刺客,银朱面对了太多生死时刻,此时虽然心惊,却还是选择了立刻反击。

    双腿扎稳,上半身极力后仰,轻易地避开了马背上骑士的弯刀,而后整个人扑倒了马上将马背上的骑士撞了下来。

    手中峨眉刺抵住他的咽喉,银朱的声音带着漠视生命的冷酷:“说,你是什么人?为谁效力?”

    而这位骑士却似乎比银朱更加果决,脖子向前一挺,主动装上了银朱的峨眉刺。

    看着从这名戎装骑士脖子上和嘴里不断涌出来的血液,银朱有些惊讶……漠视他人与自己的生命……这是真正的死士……

    “银朱?”

    就在银朱杀死骑士愣住的时候,背后传来了陵游的声音,银朱转过身,看见陵游带着十来名黑衣死士匆匆赶来。

    收起兵器,银朱站起身转过来,这时候才发现刚刚还是浓得不可视物的白色雾气现如今已经淡得几乎不可见……

    指着地上的骑士尸体,银朱看似轻松地道:“这人刚刚想要袭击我,我制伏住他,他却自尽了,行事之果断和组织的要求几乎没有差别。”

    “你的意思是,小檀山之内,还有另一个与我们同样严密甚至是更加隐匿的神秘组织?”

    陵游一皱眉,沉声问道。

    “不无可能,”银朱看了看一旁骑士的尸体,“不过还有一种可能,这就是白泽正道自己鼓捣出来装神弄鬼的把戏,为的就是藏在暗处拿出这些背地里营结的手段想要跟我们硬碰硬。”

    “不论如何,总之我们还是先探查一番,这里诡谲莫测,总让人不免担忧。”

    陵游说着对身后一名黑衣死士使了一个眼色,这名死士立即会意前去搜索已经死去的戎装骑士的尸体。

    “你说得对,在搜索之前,先将咱们的失散的同伴找回吧。”银朱点点头表示同意。

    就在两人说话间,正在搜索骑士尸体的黑衣死士突然惊叫了一声,猛然坐倒。

    “怎么回事?”陵游不满地看过去,此刻也是一愣。

    只见刚才的骑士尸体所在之处,他的尸体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地面还有些许血迹迅速地渗透到了地层之中。

    陵游快步走上前来查探情况,蹲下来查看。

    银朱也没想到会有如此情形,同样走上前来:“只是什么诡异妖法?”

    仔细观察,伸出手从地面上捻起一根参须,陵游站起来看向银朱沉声说道:“怪了,尸体没了,却只留下一根人参须子。”

    接过陵游递过来的丹药,银朱仔细打量:“确实是很普通的人参……这里究竟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不过……把他们杀死之后,也许能有答案。”

    陵游说着指向前方。

    顺着陵游指向的方向看过去,一队十数名戎装骑士正疾驰而来……马蹄扬尘,急速接近。

    看着纵马而来的骑士,银朱脸上也泛起一种难以描述的嗜血微笑。

    ————

    说起来,此界的底层规则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是身负武学的虚幻生命在被杀死之后就会像是游戏机制一样掉落出相应的物品。

    先前白潇一行本来早该发现这一点,不过那时候白雾才刚刚开始翻腾结束,此界的许多底层规则刚刚激活,尸体化作物品的时间要长一些,加上巽华山一众与郭靖的接连出现让他们没有时间去研究这些,反倒是进入了襄阳城之后才发现这个机制。

    正常在罗浮的设计之中,每个通过白雾进入襄阳战场的人都会遇见蒙古骑兵,很大概率都能够像银朱、陵游一行这样发现此地的异常,像白潇一行倒是真正的极少数了。

    ————

    就在银朱一行厮杀之时……襄阳城中同样开始了极不寻常的暴动。

    昨夜白潇一行杀死霍都之后便在城中寻了一家客栈落脚,所幸神州世界与襄阳战场都是用金银作为货币,而东方云喜家境特别殷实随身除了金钞银票之外还带了不少玉珠和散碎金银,保证了大家的品质生活。

    青魂组织这一行进入小檀山之前是夜晚,而进来之后此地却变成了白昼。

    一夜无话,早晨却都被街上的喊杀声吵醒,紧急收拾好,四人从客栈二楼下来,想要出门看看,正走到大门口,就看见了两名一身是血的货郎逃了进来,一个径直奔入了客栈后院,而另一个则跌倒在客栈门口。

    走过去将倒地的货郎扶起来,东方云喜沉声问道:“这位兄台,敢问发生了事情,外头竟然如此喧哗……”

    “嗨呀,这位公子你是不知道,外头有一伙江湖人士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在城里大开杀戒,他们是见人就砍,跟着了魔似的。”那货郎说着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血迹,“就在我面前,两个人突然就被摸了脖子,不说了不说了,你们也快躲起来吧!”

    说完话,那货郎就这样往客栈后院深处躲了进去。

    “怎么回事,这襄阳城怎么会这么古怪,晚上有神秘恶人,白天又有武者当街行凶……”

    陈放听了货郎的话语,俨然十分愤怒。

    白潇与东方云喜对了一个眼神,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先躲一躲。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声音:“这倒不是襄阳城自己出了岔子,而是咱们白泽武林在这里乱了套。”

    循着声音,白潇众人看过去,只见一名身着软红色衣裳的俊俏公子背着手走了进来。

    东方云喜见了他却是一笑:“原来是金山玉海楼的严少楼主,没想到你也被困进了这襄阳城中。”

    白潇似乎与他也是旧识,看见他之后说话也毫不客气:“姓严的别卖关子了,外边到底怎么样了?”

    这位严公子背着手摇头一笑:“想必你们在城外与那些骑兵交战之后加上昨夜查探已经了解了此地些许奥秘……杀人之后尸体会变为武林秘籍或者天材地宝……这种事情虽然匪夷所思却同样具备极大的吸引力。”

    说着,这位严公子面色一冷:“所以……东云派、镇岳谷、洗剑门已经联合……准备血洗此地……杀人取宝。”

    听闻严公子几乎是一字一顿,白潇四人面色一变。

    ————

    琉璃树下,罗浮依旧品茶,看着雾中世界的变化,兀自轻蔑一笑:

    “侵欲无厌,规求无度,世人如此,奈何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