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十一章 造物之神奇
    白泽国,小檀山。

    近年来名为“青魂”的组织在白泽国武林之中掀起腥风血雨,三月内已经杀害四家派门。

    武林之中人心惶惶,最终在名门宋家家主宋继玄号召之下,选择在小檀山举行英雄会,整个武林力量,商讨应对“青魂”之法。

    三大世家、金山玉海楼、烘炉堡、巽华山、弈日门、百花台、夕阳峰、靳山派、东云派、奇兵阁、凭风阁、镇岳谷、洗剑门、御笔峰……大半个白泽武林都有参与。

    近段时间以来,小檀山连带着山下的棠岁城都比平时热闹了不止一倍,身背刀剑的武林人士更是随处可见。

    罗浮带着辜明河来到小檀山下,没有待在城里,而是将就着在山麓随便找个处山洞休憩。

    天光已暗,罗浮带着孩子坐在一处山洞里。

    罗浮生了一团火,树皮炸开时噼啪作响。

    终究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明河虽然一路上从不喊累,但是一停下来就收不住,躺在石头地面上睡着了。

    罗浮不需要睡眠,坐在这里用树枝拨弄火堆,看着孩子脸上被火光照映出的光影。

    劫祸将至,这个孩子是自己顺着命运轨迹找到的可以作神州脊梁的未来。

    这些天自己看过了他的天生武骨,也见证了他的坚韧……只需要正取引导,达到舒滕予的境界几乎可以肯定,甚至舒滕予不能突破的武道极限,也得交给他来突破。

    他有自己的路,自己不打算也不能干涉,但是……可以适当地引导。

    不过这也不是当前最紧要的事情,灵气复苏……必须尽快开始了。

    要想尽快收到成效,就得从武者身上着手。

    而当下,武者最多的地方,就是小檀山。

    思虑着,罗浮闭上眼。

    ————

    当罗浮闭眼,此地神州空间的下层开始变动。

    天道意识在神州世界下层的维度虚空之中开辟出一个不算太大的空间,滚滚雾气涌动,其中一件件物品成型。

    清气上升,形成茫茫天穹;浊气下降,聚拢厚重大地。

    随后大地震动,一座大城破土而出,城头旌旗招展,摆着一架架床弩,弩箭的箭头散发着锐利锋芒。

    罗浮信念一动,自身的投影已经出现其中,站在城头俯瞰茫茫大地,心中涌现出一种难以描述的情绪。

    打了一记响指,整个世界瞬间生动起来。

    天上云层随着风卷而动,明媚日光灿烂垂洒。

    燕子、麻雀飞过树林,冲入天空。

    草丛土壤之中,昆虫或是小型动物不断来回窜动。

    城池之外幻化出一座座圆形帐篷,帐篷内外出现了数以千计的戎装士兵。

    城池之内同样幻化出守军,身披甲胄、手握矛戈。

    这里的生灵都可以行动,也能够思考……但是他们的意志都来自于罗浮的天道意志,并不算真正的生命。

    罗浮看着这座小型的世界逐渐成型,点点头,看向脚下的城门。

    随着罗浮目光所至,城门上逐渐幻化出“襄阳”二字。

    既然未来神州世界是要面对草原文明,那么自己为他们创造一个与草原征战的虚幻秘境自然合理。

    罗浮的目光在城中守军脸庞上停留片刻,盘腿坐在城上女墙之上观察着这个暂时毫无生气的世界。

    思索着……自己究竟能利用这个秘境带给神州的武林一些什么改变。

    目光所及,城墙外的帐篷里是天道力量幻化的草原战士……或许等武林人士们进来之后可以得到历练。

    自己也可以借用这座秘境像武林传播一些更加完善的武学,同样的……金银财宝、芝兰灵药也都不成问题。

    不过这些都给不足以彻底给这个世界带来变革。

    看着远处帐篷里的戎装士兵背上箭矢所映射出的金色寒光,罗浮微微眯眼,从墙垛上站了起来。

    从城头俯瞰平旷大地,天际垂下的风从耳畔吹过,吹动发丝扬起。

    罗浮缓缓抬起手,整座大地开始微微震动,构筑这座世界的下层浊气裂开一道缝隙,联通了茫茫无尽界海的虚空混沌。

    虽然只是一丝及其细微的缝隙,但却是在神州世界开了一道口子,无垠界海之中的混沌灵气缓缓渗透进入这片世界,经过底层浊气的逐渐洗练,原本蒙昧狂暴的混沌力量逐渐变得敦厚沉稳,缓缓向整个秘境空间渗透。

    得到世界之外的原始混沌灵气加诸,偌大一座秘境变得更加生动,如果是有神州世界的生灵进入此地,就会发觉自己的肉身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昂扬的活力,精气神也会潜移默化增强。

    天色愈加湛蓝,罗浮所创造的生灵也愈加生动,只是此刻站在城墙上的罗浮的状态却并不是很好……左半边脸像是被烧坏了的瓷器,布满了皲裂的纹路。

    半张脸满是裂痕,裂痕底下不是血肉而是一片虚无的空洞……罗浮此刻笑了起来,竟有些许惊悚。

    自己是神州的天道,在神州底层开一道缝隙无异于自己撕裂自己的身体,只要这道裂纹存在,罗浮就会时时刻刻经受着好比千刀万剐的痛苦,身为天道……这也是自己的决心。

    抬起左手,轻轻放到面前,中指抵住左眼的上眼眶,仰头用右眼看向头顶的天穹。

    天空上缓缓聚拢起遮天蔽日的云气,将整个世界的光都遮挡住。

    而后那天空之上无尽的云雾就这样垂落下来,像是无边无际的白色绒毛,眨眼间将这个秘境世界完全笼罩包裹,像是孕育的胎膜将世界封存。

    ————

    现实之中睁开眼,发现明河已经醒了,正坐在火堆前看着自己。

    在秘境里的所作所为使得现实世界中的左脸也是皲裂的模样,罗浮看着默不作声的明河,轻轻一笑:“害怕么?”

    明河摇摇头,嗓子因为那一夜的哭喊至今沙哑,回答道:“不怕。”

    “哈,胆子倒是挺大的嘛~”罗浮抬起左手在脸上抚过,那些皲裂的痕迹眨眼间消失无踪,“那正好,反正你也睡不着,不是想学武功吗,我现在就来教你吧。”

    说着,罗浮把手伸进袖子。

    明河闻言,立时正襟危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