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九章 天人订盟
    木屋前面,卧倒的斑斓猛虎慵懒地拨动面前的土沙,不时发出低沉呜声。

    罗浮与舒滕予对坐,云淡风轻。

    山下雾气随着清风而动,彩色毒瘴奔涌进了白雾之中,而后又很快退了出来。

    世间尘嚣如马,时停时歇。

    罗浮抬起手,用拇指摩擦手中的杯子,像是在思考舒滕予问题的答案。

    三五个呼吸之后,饮一口山泉,放下杯子,笑着说道:“你是这片土地上唯一将武道修行到极限境界的人,我需要你……跨越极限。”

    “修行自身,就是救天下?”舒滕予疑问之后抿起嘴唇,目光炯炯。

    罗浮却是灿烂而笑:“若是你有办法踏出极限,我就有办法让世间武者人人皆可踏出极限,天下强盛之后,便不用担心倾覆之危机。”

    “听起来很不可信。”舒滕予摇头回答。

    坦白地讲,是完全不可信……舒滕予在寒潭山一战之后便触碰到了此世武道顶点,在这南犁群山之中的日日夜夜就算不刻意修行,功力也该有所增长,但实际上这位天下第一已经困顿蹉跎近十年无所寸进了。

    突破世界极限是逆天,罗浮自己固然不可逆自己,但是世人逆天又谈何容易。

    听见舒滕予所言,罗浮下嘴唇轻轻一收,下巴皱起来,认真地点了点头。

    不过什么话也没说。

    此刻无言。

    舒滕予看着罗浮,沉默了片刻,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自己应该相信你。”

    罗浮就像知道舒滕予的选择,回以一个微笑,右手掌在木桌上轻轻抚过。

    铛啷啷一卷卷竹简落到桌面上,每一卷上都刻写有不同的名字。

    《九阴真经》、《天魔策》、《明玉功》、《玄功要诀》、《燎原枪法》……全都是罗浮以自己的天道智慧结合脑海记忆所创出的武学经典,与原版一定有区别,但是每一部都是此界最顶尖的层次。

    舒滕予看着罗浮这一手戏法似的动作,没有惊讶,只是打量着桌上的竹简,语气平淡问道:“这是?”

    罗浮抬起右手,食指轻轻敲在太阳穴附近的位置:

    “我并不能超出局限,但是你可以,这些都是参考,希望你可以借用这些参考,替我开辟出一条道路,带领这个世界向前。”

    舒滕予摇摇头:“你错了,我不是在替你开辟道路,我是在替天下开路。”

    “为天下而行……”罗浮的话音顿了一下,“璧山竟同会么?很抱歉。”

    罗浮的道歉,是因为十年前的自己还只是一团懵懂意识,而且……就算自己可以做,也不会出手救助所谓正义之士,尽管他们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

    舒滕予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有,自然地摇了摇头:“你不用抱歉。”

    看着舒滕予有些疲倦的模样,罗浮突然伸出三根手指,在他的面前晃了晃:“公平交易,你是为了天下而行,但也是受了我的委托,故此,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

    舒滕予的目光被罗浮的手指吸引,罗浮的声音带着些许诱惑:“在这片土地上,我能力范围之内,你可以向我询问任何问题……或者也可以向我提出要求,绝代佳人、万顷财富、无上威权,也许我都可以帮助你。”

    舒滕予目光中闪过一缕神采,脑海中是多年前爱人、友人的身影。

    不过很快这缕神采又黯淡下去,舒滕予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天下的倾危之难,究竟因何而来?”

    罗浮似乎猜到了他这个问题,缓缓陈述:“无尽鸿蒙世界尽是光怪陆离,祸星自北而来,马蹄载着刀光,蹄印所到之处,战火、杀戮将成为神州大陆永远的印记。”

    “自北而来、马蹄踏处……”舒滕予思索之后,抬头看向罗浮,“骁国?”

    “不是,是更加遥远的北方,”罗浮收回了一根手指,“这个问题我可以不算在其中,你还有两个问题。”

    舒滕予愣了一下,片刻思考,然后再度提问:

    “那么,天下真实的解救之法会是什么?你不会告诉我只要我踏出武道极限,天下人就真的勘就极境了吧。”

    “你很特别,智慧与鲁钝两种特质同时存在于你的身上,”罗浮又收回一根手指,“从今日起,天下将会出现六个和你一样特别的年轻人,我现在姑且称他们为‘六韬’,他们会在这个世上历经流离,最终成为能够肩负时代的武者,他们是继你之后的时代主角,我会引导他们成为神州的脊梁,守护这片土地……当然也包括挽救即将到来的危亡。”

    “听起来有一种让人怀缅的热血,”舒滕予笑了笑。

    罗浮还竖着一根手指,看着面前微笑的舒滕予,脸上同样挂着平和的笑意:“最后一个问题。”

    不过这时候,舒滕予闭上眼轻轻摇头:“我想把这最后一次权利保留,可以么?”

    “当然可以。”罗浮收回食指,放下手掌,站起身来,转身信步向山下走去,没有丝毫停留。

    走到一半,罗浮停下脚步,留给舒滕予一个侧脸:“之后有任何参考,我会写信给你,同时我也可能会引导一些年轻人找到你,希望你愿意给予一些帮助。”

    “当然,我很愿意。”舒滕予坐在屋门前,看着罗浮的背影。

    “辛苦了。”罗浮说完最后话语,身影踏入朦胧雾气之中。

    这声辛苦,不知是说给过去的舒滕予,还是将来的。

    舒滕予站起身来,走来门前依旧慵懒卧倒的大老虎面前,一只手撑地坐下,靠在它的身上躺起来。

    老虎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继续无聊拨弄面前的土沙。

    舒滕予就这样躺着,看向上方的天空。

    一片云飘来,很快又飘走。

    ————

    是夜。

    下弦月高悬,浓暗云影遮蔽月光。

    庄园里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散布着不详的气氛。

    横七竖八的尸体倒落满地,身上有刀伤、剑伤、或是别的什么伤势……总归是致命的。

    乌云开,月光照影,庭院里的植株被月光拉出一道道长影。

    光影交织在满地尸体上,诡谲、恐怖。

    突然,庭院边的井口发出些许响动,模样狼狈的孩子从井中借助着井绳爬了出来。

    力量太小,手掌太稚嫩,他的掌心已经被井绳磨得血肉模糊。

    手脚并用从井口爬出来,满眼都是尸体。

    这孩子咬破了嘴唇,没有说话,只是飞快地跑向了庭院尽头的大厅。

    在他背后的围墙上,罗浮无声站立着。

    罗浮背后是被云影挡住一半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