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八章 昔年疏狂不见少年悲,后来总为春风冬雨愁,只是一梦恍惚
    历史如果是一条长廊,那世间的多数人应该就是廊下的青苔尘灰,另一部分人是这条廊巷的骨架……而有的是则是独一无二的梁柱、根基。

    如果每个时代都有当前的主角,那么舒滕予就是曾经的时代主角。

    彼时古霄国分裂数十年,旧朝余族筹谋复国、北方骁国厉兵秣马只待踏破镇疆口长驱直入、孟国武林霍乱,狂人聂无忌搜罗天下邪徒盗匪,甚至是当年的十宗师之一孽海龙门之主都不得不避其锋芒。

    那一年,舒滕予自孽海龙门出道,少年得意,一杆镔铁枪自朝月城打到东灵县,被誉为孟国正道年青一代最强。

    可惜后来聂无忌势力太大,亲率三百魔贼踏上孽海龙门,五十六招打败孽海龙门之主,孽海龙门为求自保只能向聂无忌称臣,自封山门二十年。

    舒滕予当年少年心性,不愿任由聂无忌肆虐武林,于是一杆铁枪从龙门打将出来,叛出孽海龙门。

    后来,舒滕予与十三名好友结成璧山竟同会,联合整个孟国武林力量对抗聂无忌,转战千里,对抗过旧朝残党、也曾会集两千武林豪客冲击骁国军营逼迫骁国放弃进攻镇疆口,十年沉浮,璧山竟同会胜败不计,最终与聂无忌约战寒潭山。

    多年江湖,十四位创始璧山竟同会的青年人已经只剩下五人,就是这五人率领着孟国群侠与聂无忌的魔贼众展开了震惊武林的寒潭山一战。

    那一战,聂无忌以军中强弩袭击孟国群侠,开战便已使得竟同会损失惨重,最终……舒滕予的四位好友以性命为代价将舒滕予送到了聂无忌面前,悲愤的舒滕予使一杆铁枪先杀死聂无忌的十三护卫,最后枪挑聂无忌将他钉死在了寒潭山忘春崖。

    璧山竟同会全军覆没,威慑魔贼众的舒滕予在数百名魔贼的目光之中重伤离开。

    三日之后,舒滕予出现在孟国国都,当街杀死大将军齐公略,手提长枪,扬长而去。

    从此以后,舒滕予被天下武林奉为宗师之首,却再没有出现在世人眼中。

    有人说他在寒潭山一战受了重伤,在已经死在了某座荒山之中;有人说他被孟国朝廷秘密擒拿,关押在国都地牢之内;有人说他为了追寻武道极致,已经从顺着大渝江扬帆出海,去到了世人不知的未知境地。

    没有人知道,失去了所有朋友、爱人的舒滕予一个人躲进了南犁群山之中,成为了一个隐姓埋名的野人。

    听闻罗浮竟然叫得出自己的名姓,舒滕予惊讶之余倒是不曾警惕,一手抓起身后的扁担走到木屋门口将至放下,随后从一旁拉出一张木桌与两根长凳。

    看得出这都是舒滕予自己做的,手工不算精细,上面还布满了尘灰。

    舒滕予手上力道一震,使得凳上的尘灰被抖了下来,而后示意罗浮也坐下。

    罗浮没有客气,施施然走过来坐到舒滕予面前的长凳上。

    舒滕予回到屋中,提出一个木壶和两个木质被子,给罗浮和自己各倒上一杯清水,然后坐到罗浮面前。

    “山中没什么可招待的,只有这个清冽泉水算是一绝,罗兄担待。”舒滕予应是太久未曾与人交流,说大段词句的时候语调就会慢上不少。

    罗浮举杯饮上一口,飒飒而笑:“的确是清冽纯然,比许多名茶还要来得好。”

    舒滕予闻言而笑,随后盯着罗浮的眼睛,用平淡而温和的语气问道:“山中不计岁月光景,但舒某应该也在这里待了近十年,要想找到我,恐怕费了不少功夫吧。”

    “也没有废多少功夫,想要找到你,所以便找到了。”罗浮说得同样云淡风轻。

    这不是假话,作为这个世界的意志,要找一个人对罗浮来说实在太容易了。

    舒滕予并没有质疑罗浮的话语,而是接着问道:

    “那罗兄所谓的泼天劫祸又该如何解释,莫非是觉得我这个隐蔽山野的废人还有什么本事能拯救天下吗?”

    听见舒滕予的话语,罗浮没有正面回答,看向一旁倦懒卧倒的斑斓猛虎说道:“或者我换个问法,璧山竟同会,挽救天下危亡的宗旨可有改变?”

    听见“璧山竟同会”这五个字,舒滕予眼神中有千百种情绪流转,最后却都化作了一声苦笑:“璧山竟同会……哈,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是吗?”罗浮的目光又重新回到舒滕予身上,“但是,我的问题是——璧山竟同会的宗旨变了么?”

    罗浮的语气咄咄逼人,只是因为身上天然的气质使得人生不出恶感,但就算如此,舒滕予也已经觉得有些难受,沉默片刻,沉声回答:“没有变过。”

    “那么,要是有外语异族即将登上神州大地,踏破六国关隘,杀戮无边百姓省……你,会出手吗?”罗浮的下一个问题几乎是在舒滕予回答之后的下一秒就问了出来。

    但是,舒滕予却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我……不知道。”

    接着,这位天下第一补充道:“今日的舒滕予,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舒滕予了,就算真的发生了你说的事情,也会有人担负起责任,在下……已经没有当年的心气了……”

    罗浮无言看着这位神州武林的最强者,看着他颓丧的眼神,感受他低沉的意志。

    再度苦笑了一声,舒滕予低声说道:“抱歉,如果阁下是因此想要寻找舒滕予,那恐怕就要失望了。”

    罗浮看着这个人,身为天道的自己能够感受他内心的悲怆,这是经历多年沧桑都无法消解的巨大痛苦。

    不过,罗浮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打算,而是用无法质疑的声音开口说道:“舒滕予,你抬起头来。”

    舒滕予下意识抬起头,对上罗浮的眼神,而后,眼前的景象彻底变了。

    ——

    寒潭山上,万箭齐发,一名又一名孟国豪侠冲过来,用他们的身体替自己挡箭。

    这一幕瞬间将舒滕予拉回了那一段过往之中。

    “诸位!”

    手拿铁枪的男人,声音有些颤抖。

    “盟主!竟同会的理想……我就交付给你了!”

    一个身上插着超过二十根羽箭的男人倒在舒滕予的面前,用沾满鲜血的手掌抓着舒滕予的衣角,几乎低吼着发出声音。

    舒滕予不知道怎么做,只看着对面天空又升起一片箭雨,孟国群侠们又继续朝着自己冲过来……为自己挡箭……

    ——

    刷的一下,眼前景象流转。

    等舒滕予回过神来,自己正半跪在一叶扁舟上,怀里抱着面色苍白的少女。

    她抬起手,轻抚他的脸,声音虚弱:“不要自责……不怪你……”

    巨大的悲痛,向潮水一样涌入自己的内心。

    舒滕予眼前一黑,耳畔响起声音:

    “舒大哥,要永远神气,要永远做我崇拜的大侠!”

    ——

    眼前再度亮起,寒潭山的血战、巴陵河上的少女都消失不见。

    舒滕予依旧半跪,目光所及是一片血流漂橹的世界……尸体倒伏在眼前所有地方,残损的旗帜迎风飘荡,女人的哭泣不绝于耳。

    天空黯淡无光,大地一片血红。

    这里是……炼狱么?

    罗浮从尸体中间走过来,白衣显得有些突兀,轻声说道:

    “如果这是神州的未来,你会负起责任么?”

    缓缓站起来,舒滕予的一双眸子散发着摄人的光。

    “你需要我做什么?”

    罗浮的右手轻轻一挥,周遭的血腥画面就像是褪色的颜料般消散。

    舒滕予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依旧坐在屋前。

    对面的罗浮正露出亲和的笑容,刚才的一切恍如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