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七章 武道可寻顶峰,山深藏阿谁
    自湖边离开,韩枫走在山林之中。

    漫山碧翠,生机澎湃盎然。

    每一步走得轻缓却有着缩地成寸般的效果,周遭景物不断后退。

    一直走到一处苍山悬崖边上,手一挥,满地灰尘被清风拂去,罗浮施施然侧躺下来,用手撑着头看着远方无边山河。

    眼前云卷云舒,一副江山浩渺景象。

    这世间无限瑰丽画卷,随自己心思流转而显现。

    魔物入侵、世界碰撞、六国动荡……就算是身为天道,也不得不为这世间事而烦忧。

    自己作为世界意志具象,真要是时常显化为此界征战,早晚也得油尽灯枯。

    不过此界的武者最强也就只是能够应用真气作战的地步,与寻常人类相比自然是战力非凡,但要是与无边界海之中的神魔异兽抗衡,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自己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改造一两个凡人容易,但想要开辟出一条适用于此界所有人族的修行道路,那就实在是太难了。

    整个世界的元炁或者说能量层级如果不够支持,武道体系要是不够完善,那么就算偶尔能出现一两个惊才绝艳的人类突破极限,也不能带动整个人间向着更高层次的世界发展。

    一念及此,罗浮坐了起来,右手在面前轻轻一抹,凭空而生的光影勾勒成一副淡金色的人体经络图像。

    群山之上,苍崖之间,一片天光竟云影。

    随着罗浮的意念,模拟而成的无色天地元炁在经脉之中周天运行,借助着这天然的运行之势,真气不断壮大。

    不断运行,就像是一台精密的仪器,聚集着天地之间最本质的力量。

    但是……当这团真气扩张到了一定强度之后,增长的速度就停滞了下来……等到到达了某个界限,便一点也无法增长,任凭罗浮怎么加速,都无法使得这股力量继续扩张。

    此界元炁稀薄,能成就真气便是稀罕,想要真气充塞周身便是违逆了天道……也就是违逆了罗浮本身。

    就像在常人的理解之中,全能神不能创造出自己举不起的石头,罗浮也不能做到违背世界本身的事情。

    这是矛盾,或者说基本对立。

    坐在群山之巅,不能以纯粹力量的堆砌成就真气之躯,罗浮心念一动,又有了新的想法。

    一道道意志加诸到经脉运行图之上,分别代表了罗浮思维之中存在着的武道理念——“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阴阳并行、刚柔并济”、“举重若轻,大巧若拙”,随着这些武学理念的实践,整幅经脉运行图都开始急剧变化……甚至出现了些许的再度增长。

    但是很明显,并不能突破武道运行的极限。

    看着始终无法充盈的经脉运行图,罗浮沉默片刻……自己是这个世界的意志,但是却不能随着自己的心意随意改变这个世界……生于人世,就没有任何存在能够随心所欲,哪怕是自己也不行。

    目光停留在经脉图中陷入瓶颈的真气团上,罗浮轻轻一叹:

    “这就是,武道的局限么?”

    罗浮的声音随着山崖上的清风飘入云朵之中。

    从一人敌,到百人敌……这是武功,但是想要与山川为敌、与江海为敌、与日月星辰、诸天神魔为敌……这就不再是普通的武道,就算是自己……也需要长久时间的准备与擘画。

    自己也不过是个新生的普通武道世界的天道而已……前路漫漫,要走的路还很长。

    手一松,面前的真气图也散去,罗浮站起身来,掸去身上尘土,思维再度转变。

    自己身为天道,却并不能做到对这个世界知至入微,或者说自己这样的天道不行……否则也就很难保持自己的独立意识了。

    那既然自己并非完美,或许可以考虑借鉴此界武人的智慧。

    要说此界武人,那就应该寻找——天下十宗师。

    想到这里,罗浮身影渐渐变得透明消失在此地山峦之上。

    与草原世界的碰撞迫在眉睫,身为天道的自己不抓紧,恐怕真有一界倾覆之危。

    ————

    白泽国西方,顺着渝江水源头的方向便是孟国。

    天下六国,孟国与北边的骁国是最年轻的两个国家,作为八十年前古霄国分裂的产物,他们扫清了古老庞大国家的暮气,以新生而极富野心的姿态眈视着其余的四个国家。

    孟国地处神州南端,湿气极重,虽然不似白泽国一样沼泽、湖泊遍布,但也是崇林叠嶂间瘴气沉沉。

    从孟国国都向南历经寒潭山、朝月城、古疆城以及帛风谷,便到了南犁群山。

    这里是神州的南界,除了遍地皆是的五彩毒瘴之外更有着数不清的毒虫猛兽。

    按理说,这里应该是世人所不能及的所在,然而就在这南犁群山之中,一座山坡之下却搭建着一座木屋。

    屋边上扎了六只小笼子,每只笼子里面都关着一只毛色艳丽的禽类,模样有些像是野鸡,不过看起来更加凶狠,爪子和喙都更加锐利。

    屋子后面挂着半扇风干的野猪肉和一些蔬菜、果类。

    屋子前面趴着一头身长逾丈的斑斓猛虎。

    从房屋的模样来看,应该是个隐居山林的奇人的居所。

    罗浮从山脚下的彩色与白色交织的雾气之中走出来,地面上的枯树枝被罗浮踩得发出断裂的声音。

    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里的景象,罗浮向着这间屋子走了过来,脚步不徐不疾,像是观光的游客。

    趴在门前的猛虎就像是没有看见罗浮一样,悠闲地趴在那儿休息。

    “阁下是什么人?怎么会在出现在这南犁群山之中?”

    低沉醇厚的声音在罗浮身后响起,罗浮转过身来,只见一名身着粗麻农夫打扮的壮硕汉子挑着两个木桶从雾气中走来。

    穿着草鞋、带着草帽、宽大的手掌上尽是老茧、脸上的胡须应该超过几年没有打理过了,衣衫还算整洁……不过也算不上好,若说这是一个乡间农夫一定有人信,但要说这是当今天下十宗师之首的孟国枪魂舒滕予,怕是没有人信。

    舒滕予从雾气中走来,不过并不能像罗浮一样视这荒林古瘴为无物,挑着担子,只走白色雾气之中,以特殊的身法绕开与白雾交织的彩色瘴气。

    看着舒滕予从雾气中走出来,放下担子看着自己,罗浮灿烂一笑。

    霎时间,天上阳光像是晴朗了几分,照开下方林间雾影。

    像是多年熟识的好友,罗浮热情招呼:“舒先生对吧,你可以叫我罗浮,我这次是专程来找你的,目的是为了解决一场泼天的祸劫。”

    听闻罗浮所言,舒滕予微微眯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