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六章 掌剑无端与争锋,仙人扶顶授奇绝
    看着罗浮手中的书册,白衣女子眼神满带狐疑,目光紧紧盯着罗浮的双手,担心罗浮会使出什么暗器阴招。

    罗浮当然不至于想要通过什么手段来算计着三个人……换个逻辑来说,身为天道也不需要用手段来算计。

    只不过是看见了命运轨迹,便随手点拨世间格局。

    名字虽然是盗取的脑海之中的零散记忆,内容却是自己根据效果反推而成。

    只不过世间武道自有局限,罗浮也并非真的全知全能,这些武功相对于此世而言的确是绝世神功,但并不能修炼出超越世间极限的效果。

    如果世界有局限,那么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中的人自然也不能超越局限,这也是罗浮意欲开启灵气复苏的原因。

    当然,说了这么多,并不是说罗浮创造的这四门武功不强,相反……只要修炼了这些武功其中之一,不论资质如何,未来必定能名列【天下十宗师】。

    罗浮看着面前女子,温和一笑:“姑娘不必警戒,在下所为并无所图,只是因缘际会自在施为。”

    “来历神秘、突然出现、以秘籍相赠……阁下认为我应该相信你么?”白衣女子似乎天生性格就十分凌厉,一词一句自然就带着攻击性。

    蓝氅青年见状,不愿意同伴激怒罗浮,向前半步挡在白衣女子面前,朝着罗浮尴尬一笑:“哈哈,这位是罗兄是吧,小白就是这个样子,说起话来总是听着刺耳,其实只是为人比较谨慎,完全没有恶意,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东方云喜你让开,我就是有恶意,就是怀疑他!”

    白衣女子伸手想要去扯蓝氅青年的衣袖,结果被鹿灵声与蓝氅青年一起拉住。

    韩枫看着面前近乎闹剧的画面,不由笑出了声,而后目光气势一变,瞬间使得面前几位青年停下动作。

    这一瞬间,在几位青年眼中,罗浮变成了群狼、成了猛虎、是高山也是深渊,透着无法直面的强大气息。

    罗浮将四本书册揣进袖中,施施然站立,用无奈的声音开口说道:“确实,你们很难相信我,那不如咱们来比试一场,我就用这里的四种武功,如果我赢了,你们就请收下我的馈赠。”

    听闻罗浮所言,前面几人同时顿住。

    鹿灵声呆愣愣想了一下,然后说道:“罗浮你这样做是为什么呢?”

    罗浮摇摇头:“什么都不为。”

    如此说辞,只是给他们一个理由,借此机会便可以向罗浮出剑。

    鹿灵声还在疑惑,而白衣女子已经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不管为什么,有这种好事,当然要试一试咯!”

    说话间,白衣女子已经出剑。

    剑锋并未指向罗浮的要害,显然是出于试探的目的。

    蓝氅青年东方云喜也是看出了白衣女子的目的,喊了一声“得罪”,跟着同时出手。

    白衣女子的剑法犀利无比,每一剑都带着凌冽的剑风,一道一道剑风交织,勾勒成一张逼迫罗浮后退的剑网。

    东方云喜跟在白衣女子身后,袖子里窜出一柄软剑,软剑像是一尾灵蛇,藏在白衣女子的剑网之中伺机待发。

    就此世武道而言,两名青年都算得上是一流高手,联手正面作战就算是数十名壮汉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二人。

    可惜面对的是罗浮。

    罗浮也并未打算以天道身份压人,纯粹使用的武道功夫。

    并指作剑,施展《独孤九剑》之《破剑式》。

    一指窥破白衣女子剑网的漏洞处,轻飘飘点了过去。

    上前一步,正好点在白衣女子的剑脊上,使得白衣女子的身形霎时一顿。

    就在此时,东方云喜以为等到了机会,从同伴背后冲了出来,手中软剑尤似灵蛇,向罗浮的手掌咬了过来。

    不过令东方云喜没想到的是,面对自己的剑锋,罗浮不闪不避,五指微屈,竟是凭空生出一股力道强行带着自己手中软剑之上了白衣女子手中的剑器。

    一硬一软两柄剑撞击,东方云喜与白衣女子彼此的力道互相对撞,都觉得一阵呼吸不稳。

    鹿灵声刚刚靠近,想要加入战圈,看见这一幕,自己又老老实实退了回去……

    至于道袍青年……全程就没动过……

    东方云喜回味着刚才罗浮操纵自己兵器的那一招,越想越惊,抬眼看向罗浮,失声开口:“真气流转!天下宗师!”

    一如东方云喜所言,此界武力并不算高,能够将呼吸吐纳修炼到极致生出真气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这每个都是武林中拥有响当当名号之人。

    武林中的好事者将六国武林之中武功最强的十个人凑在一起,称之为天下十宗师,这十宗师中的每一人无一不是修炼出了真气的惊才绝艳之辈……世间一场,人们便下意识地将真气流转与宗师联系到了一起。

    凡是修成真气者,即为宗师。

    罗浮以《乾坤大挪移》的劲力影响东方云喜的剑器走向,在旁人看来就是隔空御物的真气手段,也无怪乎东方云喜如此激动。

    天下宗师,就已经是伫立于武道顶点的人物了。

    白衣姑娘更加直接,将手中长剑封回鞘中,随后直接走了上来,对着罗浮尴尬一笑,乖巧地鞠了个躬:“哎呀,小女子寅剑门白潇,见过前辈。”

    罗浮看着面前女子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觉得有些有趣:“白姑娘可真是真性情啊~”

    白潇完全没有在意罗浮说的,只是看向罗浮的左边袖子,轻轻搓手:“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前辈武功盖世,我们确实怎么都打不过,那您看……这个秘籍?”

    罗浮看得出白潇此刻也是在伪装,也不揭破,从袖中掏出四本秘籍递过去。

    白潇一把接过书册,向后一跳,像是害怕罗浮反悔似的将《乾坤大挪移》、《空明拳》、《天子望气术》分别分给东方云喜、鹿灵声以及道袍青年。

    而后,白潇再向着罗浮深深鞠了一躬:“晚辈再次接过前辈赠书!”

    罗浮把这姑娘的心思看得明白,不由得哑然失笑:“好了,你就放心吧,送出去的东西我就不会再收回了。”

    鹿灵声跟着在一旁应声:“你们看,我说罗浮是个好人吧~你们刚才就是想试探人家!”

    道袍青年看起来非常紧张,额头不断在冒汗,不敢说话,只能轻轻扯了扯鹿灵声的衣袖。

    鹿灵声没能会意,只是茫然看着道袍青年。

    东方云喜没意识到背后两个同伴的小动作,只是诚恳向着罗浮鞠了一躬:“晚辈东方世家东方云喜,不知是哪位宗师当面,赠与秘籍……晚辈不知应当如何偿还。”

    坦白讲,今天的事情确实诡异,鹿灵声只是来打个水就引出了这等神秘人,突然一场试探发现对方竟是天下宗师……更是要赠与自己四人秘籍……这种事情一般不都是在话本里出现的么?

    韩枫看得出东方云喜与白潇暗藏的紧张,也不打算继续吓他们,摇摇头转身沿着河边离开,没有再看鹿灵声四人,只是留下轻飘飘一段话:“你们不需要因为我有任何压力……我对你们的馈赠也并不打算标价,只希望到了天下倾危之时,你们能够有所承担。”

    罗浮说话时步伐不徐不疾,但是说完的时候人已经走到极远处。

    东方云喜咀嚼着罗浮留下的话语:“天下倾危之时……灵声你捡到了一个很神秘的大前辈啊~”

    说完话之后没听到鹿灵声的回到,东方云喜转过头来,发现道袍青年正抱着鹿灵声捂住了她的嘴阻止她想要叫住罗浮的行为。

    “宗祁你干什么?”东方云喜轻咦问道。

    道袍青年赵宗祁脸上尽是惊恐表情,颤抖着回应:“那个人……不,他就不是一个人!”

    东方云喜知道赵宗祁与常人有些不同,听闻他的话语霎时间后背一凉,说不出话来。

    片刻寂静,只有白潇翻阅《独孤九剑》书册的声音。

    发现气氛不对,白潇抬起头来,看向三位同伴:“好了~想那么多也没有用,你们先看看自己拿到的武学怎么样,不喜欢我们可以彼此互换……收拾收拾,咱们还得去小檀山呢。”

    “小白可真是胆大心细……”东方云喜不知道如何评价自己的同伴们,嘴角抽搐,只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白潇则是洒脱耸耸肩:

    “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过这部武功真的是太神奇了吧!唉,刚刚应该问问那位前辈我可不可以把它传给别人……师父一定喜欢。”

    在白潇的碎碎念当中,赵宗祁松开了捂住鹿灵声嘴巴的手,回想起刚才用自己双眼的特意去窥视罗浮之时所得到的感觉……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但就是恐怖……不可理解、不可名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