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创世卷 > 第二章 浑忘多年书生意,断钢斩邪
    “是我?”徐梦花鬓角渗出汗珠,目光离不开正踩碎地面走过来的恐怖魔物,向罗浮开口说道,“罗兄你就不要开玩笑了,我根本就未曾修行过武道,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对付这样一头妖魔?”

    “以前不能,未必现在不能。”

    罗浮眉低三分,抬眼看向徐梦花。

    徐梦花被罗浮的眼神盯着,突然觉得有一种莫名惊悚,不像是面对不远处魔物的恐怖,有一种发现自己站在世界对立面的骇然。

    “罗兄……”

    徐梦花咽了下口水,不知道该说什么。

    罗浮的目光没有任何恶意,却无限恐怖。

    盯着徐梦花,目光停留了几个呼吸,罗浮随后灿烂一笑,气氛顿时犹如冰雪消融。

    抬抬手指,一柄散发着玄黑色流光的剑器出现在酒铺外的街道之上,骤然出现便因重力垂落,寒光剑刃像切豆腐一样没入长街石板大半。

    转过头来,指向街上的长剑,罗浮的声音温和轻柔:

    “徐兄,此剑名为‘断钢’,持有他的人间拥有斩断钢铁的决心与意志,拔起它……然后杀死那头魔物、斩断你内心的犹豫。”

    罗浮的声音带着若有似无的蛊惑能力,听在徐梦花的耳畔,让他几乎真的认为自己可以持剑斩杀魔物。

    不过,内心最深层的理智告诉自己,作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普通人,自己不论拿着什么样的神兵利器都不可能击败一头体型高过自己两倍的妖魔。

    “可是……”

    一声犹疑,再转过头看向走来的大型魔物,徐梦花甚至能看见它深沉皮肤上的褶皱,诡异的臭味交织浓烈的硫磺味扑面而来,让人脑中浑沌。

    “没有可是了,徐梦花,你的一生总在犹疑、永远慢了半步、不敢见心中的人,做不了想做的事……你还要可是到什么时候?”

    罗浮的声音只像是在轻声述说,却有种无可违逆的威严。

    徐梦花脑中掠过一生种种,最终停留在村口榕树下那道目送的姑娘身影。

    抬头看向魔物,距离此地不过三丈,左右打量,行人已经跑光了。

    这一次都没得逃避了。

    呼出一口浊气走出酒铺,往前大步一迈,一把握住插地的断钢剑,徐梦花的身影在街道上停顿了约莫两个呼吸,然后一往无前地奔向面前的巨大魔物。

    右手断钢剑散发玄奇银灰色流光,盘旋缠绕书生身体,从未修炼过武功的书生脑海中竟然平白多了许多使剑窍门。

    圆转如意、生生不息,是为其一;点血题命,追魂夺魄,是为其二。

    两套剑招顺着断钢剑沿着手上经脉进入书生脑海,剑身中依附的剑气主导书生舞剑。

    罗浮创造的断钢剑有着纯黑色的剑柄、银色的剑身,银色的锋刃上反映着淡绿色的光芒,剑柄与剑锷都镶嵌有黄金……除去本身的削铁如泥之外,罗浮为他附带了一层可以影响使用者意识的精神能量,持有这柄剑的人能够具备上罗浮赋予的用剑能力,在这个真气都很稀少的武学世界之中,一瞬间就能成为天下有数的武道高手。

    ————

    看着眼前虫子一样的人类竟然手持武器朝自己冲过来,这头狂战魔混沌的意识中萌生出强烈的怒意,双手张开朝徐梦花擒抱过来。

    这种魔物有精通擒抱的能力,只要双手抓住了敌人,就会将其擒抱起来然后砸击到地面上。

    绝对的破坏力能够将人类孱弱的身体砸成肉糜。

    徐梦花面对魔物扑击心中惊骇难当,不过身体却在随着手中的武器而动。

    身如飞燕,被断钢剑带着向后翩然而退,一身浆洗得发白得蓝色衣衫也有了些侠客纵横般的洒脱。

    狂战魔一击没有抱住徐梦花,右臂瞬间暴起甩动,宛如丛林中狂舞的蟒蛇,朝徐梦花的身体擒捉而来。

    徐梦花刚刚飘然落地,面对着狂战魔的手臂一时间还站立不稳,此刻亏得断钢剑带着徐梦花挥舞手臂,剑刃轻旋画出一道又一道剑圆将狂战魔的手臂圈了进来。

    狂舞的手臂本来是力量庞大,但是被断钢剑一层一层卸力之后就算是徐梦花也可以做到抵挡。

    盘旋着狂战魔的手臂,断钢剑削铁如泥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带着酸性的血液飞溅,溅落到周遭倒落的货摊上发出强烈的腐蚀声音将一应物品统统侵蚀。

    最后徐梦花高高将手扬起来,直接把狂战魔的手臂削断,带上天空。

    狂战魔忍不住疼痛,发出震天的嘶吼,这声音中带着“渎神之语”的特性,就算是已经逃到了市集之外的民众都因为这疼痛忍不住抱着脑袋蹲下。

    但是徐梦花因为有着断钢剑带来的坚决意志,竟是全然不在乎这种精神冲击。

    狂战魔在嘶吼声中向徐梦花扑了过来,徐梦花则是握着断钢剑向一旁闪避。

    失去了一只手臂的狂战魔保持不住平衡,轰然倒落在地面上,徐梦花身形飞窜,像是踏在街道旁的倒落的货架上,然后跳上了街边围墙,最后直接借着脚踏的反作用力一跃跳到了狂战魔的背上。

    断钢剑散发着凄厉的寒光,徐梦花的双手握在剑柄之上带动整个身体的力量向下方斩击下去。

    削铁如泥的断钢剑轻易地撕开了狂战魔的脖子,酸性血液宛如喷溅的山泉水,溅落地面发出沸水般的声音。

    断钢剑的气流保护住了徐梦花的身体没有被狂战魔的血液溅射到……随后这头妖魔那巨大的头颅重重掉落到了地面上,轻轻滚动。

    等到狂战魔的头颅已经滚落了两圈,刚刚被徐梦花挑飞上天的手臂这才落地,鲜血浸染地面……散发出些许黑烟。

    巨大的妖魔身躯轰然垮塌,站在狂战魔背上的徐梦花霎时一个踉跄,勉强维持住身形稳定,就听见长街之外的整齐脚步声。

    临州城的军队接到妖物做乱的消息便紧急集合出发,在守将燕戡云的带领下逆着人流驰援这座对临州城来说极为重要的市镇。

    听说突然出现的妖魔有磨坊大小,眼睛宛如庙会的灯笼……每一个士兵都带着内心的惶然与誓死的信念。

    然而,冲入这市集长街之内……之间巨大的魔物被斩断了头颅与手臂,轰然跪倒在长街中央。

    周遭地面破碎,房屋、货架倾倒,一名身穿清隽衣衫的文人正站在倒地妖魔的背脊之上。

    手中握着一柄黑色长剑,银灰剑锋泛起淡淡流光。

    徐梦花看着前方黑甲武将带着军队赶来,心头还是充斥着恍如一梦的茫然感。

    突然像是回想起什么,回头看向周遭唯一完好的酒铺……酒铺里已经是空无一人,只剩两个空酒碗与一个饮了大半的酒坛。

    春风晨间、破碎长街、书生魔物……

    “罗兄……”

    ————

    镇外,一袭白衣飒沓的罗浮信步而行,自风尘古道走上山林,摘下路边两颗野枇杷剥皮吃掉,又将果核扔回土里。

    奇异的是,这果核刚一落地就自己钻进了土里,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成了几株小树苗。

    看着这场景,罗浮微微一笑,回头看向被狂战魔袭击后的市镇。

    “唉,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天道化身也真是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