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开局就斩杀圣人 > 第一章通天:速去请你大师兄出手斩圣!
    洪荒,界牌关前。

    通天教主摆下诛仙剑阵,欲以洪荒第一杀阵,与太清老子和元始天尊一决高下。

    只因元始天尊等圣人以大欺小,屡次出手斩杀截教弟子。

    一时间……

    腾腾黄雾,诛仙阵内似云迷;艳艳金光,八卦台前如气罩。

    剑戟戈矛,浑如铁桶;东西南北,恰似铜墙。

    诛仙剑阵正散发着无尽的凶戾煞气,排开四大阵门,倒悬着诛仙四剑。

    前後有门有户,杀气森森,阴风飒飒。

    正东上挂一口诛仙剑,正南上挂一口戳仙剑,正西上挂一口陷仙剑,正北上挂一口绝仙剑。

    正是那: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弭山下藏;不用阴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诛仙四剑倒悬阵门上,发雷震动,剑光一晃,任从他是万劫神仙,难逃此难。

    诛仙剑阵乃是洪荒第一杀阵,非四圣联手,不可攻破。

    然而此时。

    通天教主却脸色却非常难看,眼中充斥着愤怒的火焰。

    因为在祂的面前,正立着准提接引和太清元始四大圣人。

    就在此时。

    元始天尊得意道:“贤弟为何设此恶阵?当时在你碧游宫,共议封神榜,当面弭封,立有二等。”

    “根行深者,成其仙道,根行稍次,成其神道,根行浅薄,成其人道,仍堕轮回之劫,此乃天地之生化也。”

    “纣王无道,气数当终;周室仁明,应运当兴;难道不知,反来阻住姜向,有背上天垂象。”

    “且当日封神榜内,应有三百六十五度,分有八部列宿群星,当有这三山五岳之人在数。”

    “贤弟为何出乎反乎,自取失信之愆?况此恶阵立名便是可恶!只「诛仙」二字,可是你我道家所为的事?”

    “且此剑立有「诛戮陷绝」之名,亦非是你我道家所用,你为何作此祸端?”

    一听这话。

    通天教主气得脸皮发紫,也懒得跟元始天尊这虚伪之人嘴炮。

    当即吩咐道:“龟灵,无当,你二人速去不周山遗址,请你们大师兄出手。”

    “为师今日,要与你大师兄一起,共斩四大圣人!”

    话音未落。

    元始天尊等四大圣人,瞬间脸色剧变,眼中闪过一丝震怖之色。

    然后齐声高呼道:“诸位道友速速出手,莫要让祂们请来鸿蒙道人,主持诛仙剑阵!”

    这一刻……

    哪怕是贵为圣人之尊的祂们,也不由想起了被鸿蒙道人支配的恐惧。

    那就是个不可理喻的妖孽!

    然而……

    通天教主既然开口,哪里还会给祂们反应的时间。

    当即便催运无上圣人神通,直接将无当圣母和龟灵圣母两大准圣,送到了百万里之外。

    然后便排开诛仙剑阵,将四大圣人和阐教众仙,通通都卷了进去。

    “轰隆隆!”

    刹时间。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顿时在界牌关前展开。

    …………

    与此同时。

    无当圣母和龟灵圣母,被通天教主送到了百万里之外的不周山。

    龟灵圣母忧心忡忡:“无当师姐,大师兄果真能斩圣吗?”

    “若是与吾等相当,岂不是耽误了时间,让师尊独木难支吗?”

    诛仙剑阵号称非四圣联手不可破,却也是需要人主持的。

    无当圣母,龟灵圣母和多宝道人,以及通天教主本尊。

    就是主持诛仙剑阵的阵眼。

    如今四圣齐至,龟灵圣母却是有些担心通天教主。

    听到这话。

    无当圣母却自信满满:“放心吧!你入门晚,没有见过大师兄,才会有此担忧。”

    “他可是鸿钧道祖钦点为圣人之资的无上天骄,未来必定能证道成圣的存在。”

    一听这话。

    龟灵圣母的心中顿时震撼不已。

    自己的大师兄,竟然鸿钧道祖钦点的未来圣人?

    为何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也没听说过他的威名?

    如此旷世天骄,不应该是英姿绝世,威震洪荒万古的吗?

    一念及此。

    龟灵圣母当即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听到这话。

    无当圣母微微笑道:“那是因为大师兄成道甚早,在你入门之前,便已经闭关潜修。”

    “当初他在昆仑山的时候,可是连圣人都头疼不已,经常被他的大阵困得连山门都找不到。”

    说到这里。

    无当圣母忽然脸色剧变,急忙飞到不周山下。

    果不其然。

    曾经支撑洪荒的不周山,哪里有什么道场?

    只有一个偌大的天坑,仿佛是个荒凉的沙漠。

    “这可如何是好?”

    无当圣母口中呢喃自语:“希望大师兄这次布下的阵法,不要太过逆天吧?”

    “否则的话,吾等截教危矣!”

    听到这话。

    龟灵圣母不由疑惑道:“无当师姐,什么大阵如此厉害?”

    “难不成没人主持,吾等两大准圣联手也打不开吗?”

    无当圣母摇了摇头,幽幽一叹道:“你没见识过大师兄的阵法,哪里懂得其中的厉害?”

    “希望师尊赐下的符诏,加上吾等两大准圣联手,能够撼动这里的阵法,惊动闭关中的大师兄吧!”

    此言一出。

    龟灵圣母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表情。

    通天教主赐下的圣人符诏,可是封印着一道无上圣人神通的。

    再加上她们两大准圣联手,难道连一个无人主持的阵法都无法撼动吗?

    无当师姐也太过吹捧大师兄了吧?

    虽然她也希望大师兄越厉害越好,可是听到无当圣母如此“荒谬”的描述。

    龟灵圣母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还有不成圣,就能超越圣人的存在?

    于是两人当即便联合出手,试图找出大阵的痕迹。

    “轰隆隆!”

    刹时间。

    无当圣母和龟灵圣母催运神通,两道上清仙光不断地在虚空中横扫来去。

    却始终未能发现任何踪迹,仿佛这本就是个平平无奇的荒漠。

    如果不是通天教主信誓旦旦,两人几乎都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

    …………

    “诛仙剑阵,起!”

    就在此时。

    通天教主愤怒的咆哮响彻了整个洪荒。

    四道通天彻地的剑光恍如天柱般擎天而起,斩入天外虚空,破碎了无数的星辰。

    每一次震动都能绞碎了亿万里的虚空,破灭了无数的星辰。

    剑光煞气,笼罩洪荒。

    杀天斗圣,斩仙灭神。

    看到这一幕。

    无当圣母和龟灵圣母顿时都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飞回去加入大战。

    很显然……

    通天教主和截教群仙,正在与四大圣人死战!

    但是她们也知道自己在面对圣人,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唯有召回大师兄,才能挽回无数同门的性命。

    这就是她们的使命!

    于是两人虽然心急如焚,却也只能继续探寻不周山上隐藏的先天大阵。

    “上清太耀仙光,起!”

    一念及此。

    无当圣母咬牙将一道圣人符诏打出,化作通天彻地的上清仙光,将整个不周山都笼罩在内。

    本来她是准备用它来撼动先天大阵,唤醒大师兄的。

    然而现在。

    自己两大准圣联手,竟然连先天大阵的痕迹都找不到。

    还谈什么撼动?

    只能先用圣人符诏,将大师兄的道场,从虚空中震出来再说。

    然而……

    纵使圣人神通玄妙,无上圣威震碎百万里的虚空。

    却依然不见半点先天大阵的踪影。

    “碧游宫内谈玄妙,岂忍吾师扁拐伤;只今舒展胸中术,且与师伯做一场!”

    就在此时。

    忽然一声悲愤的清啸响起,多宝道人仗剑腾空,朝着太清老子飞斩而去。

    刹时间。

    太清老子的身形显化天穹,不屑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敢与日月争辉?!”

    话音未落。

    太清老子便架住了多宝道人掌中的宝剑。

    又把风火蒲团祭起空中,直接将多宝道人卷了进去,镇压其中。

    看到这一幕。

    无当圣母和龟灵圣母的脸色剧变,更加地心急如焚起来。

    龟灵圣母更是直接说道:“无当师姐,或许大师兄的道场,根本不在此地,早已搬离。”

    “否则以师尊神通,亲自赐下的圣人符诏,为何都不能发现其踪迹?”

    说到这里。

    龟灵圣母不由愤恨道:“让我临阵脱逃,在此做无用功,坐视同门死战,我做不到!”

    一听这话。

    无当圣母也不由有些犹豫起来。

    听多宝道人的口气,师尊都已经在太清圣人的手下受伤。

    就连多宝师兄,都已经被太清圣人镇压,截教岌岌可危。

    自己真的要在这里继续找大师兄吗?

    万一……

    他已经见势不妙,逃走了呢?

    就在此时。

    通天教主愤怒咆哮道:“太清元始,尔等欺人太甚!”

    话音未落。

    一张散发着无上圣威的阵图,倾覆在亿万里的天穹之上,震荡出无量毁天灭地的剑芒。

    “轰隆隆!”

    刹时间。

    天地破碎,虚空湮灭。

    数百万里的地域,直接化作了混混沌沌的状态,演化出地火风水本源。

    “糟糕!”

    见此情形。

    无当圣母和龟灵圣母瞬间大惊失色:“诛仙剑阵已破!速去助师尊一臂之力!”

    眼看通天教主连诛仙阵图都祭了出来,破碎百万里的洪荒。

    两人如何不知诛仙剑阵已破,恐怕连诛仙四剑都已经被四大圣人摘走。

    现在就算大师兄出山,又有何用?

    于是乎……

    怀着无比悲愤和怨恨的两人,驾起遁光,直奔界牌关而去。

    什么截教救星,什么无上天骄大师兄……

    只不过是临阵脱逃的无胆鼠辈而已。

    可怜师尊所托非人,吾等宁死也不能辜负师尊的恩德!

    无当圣母和龟灵圣母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