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拜师四目道长 > 第七章 九叔
    第七章九叔

    ……

    “您是林师伯吧?以前经常听师傅提到您!”

    九叔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刚硬的笑容。

    “你自爆符篆种子,丹田受创;而且胸口断了三根肋骨,不宜多说话!”

    “该死的黑心鬼,下次再让我碰到,一定先宰了他!”四目道长怒道。

    “师弟,稍安勿躁!”

    拍了拍四目的肩膀后,九叔继续道,“好了,徐师侄刚醒,身体还很虚弱,我们先出去吧,别打扰他休息。”

    四目道长点了点头。

    “君明,你先休息,师傅晚上再来看你!”

    徐君明点了点头。

    “小月,照顾好你师兄!”

    “是,师傅!”清秀女孩连忙点了点头。

    “师傅,师叔,小月一个人忙不过来,我也一起留下照顾师兄吧!”

    一个留着分头,身材健硕,脸上带着几分傻气的年轻男子开口道。

    “你笨手笨脚,还不够添乱的,出来!”九叔道。

    “哦!”

    不情不愿应了一声后,年轻男子一步三回头的跟着走出房间。

    看看他,再审视一番眼前的女孩,徐君明脸上多了一抹思索。

    跟在九叔身边的两个弟子,并不是他预料中的秋生和文才,反而是另外的一男一女。

    关上房门后,小月连忙走到床边。

    “徐师兄,你身上还疼吗?”

    “不疼了!”

    “那你困吗?”

    徐君明摇了摇头。

    “那你能跟我说说你斩杀狐妖的经过吗?师傅和师叔说你斩杀了一头先天初期的狐妖,是茅山年轻一辈中最强的人!还让我跟阿星多多修行,争取早日也能像师兄这么厉害!”

    “阿星?刚才出去的那位师弟叫阿星吗?”

    “是啊!”

    “林师伯除了你们两个还有其他弟子吗?”

    “没了。师傅就我们两个弟子!”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义庄,我跟师兄,还有师傅都住在这里!”

    “师妹,我问的是,这里是什么县?什么镇?”

    “哦!…这里是新丰县,酒泉镇!”

    “新丰县,酒泉镇!”

    了然的点了点头,徐君明双眼微闭。

    “师妹,师兄有点累了。”

    这变相的逐客令,小月自然不会听不出来。不过没听到故事,让她显得有些不甘。

    “那师兄先休息,有事情就招呼我。”

    徐君明道了声谢后,闭上了双目。

    见他如此,小月推门走了出去。

    房间内再次恢复安静后,徐君明睁开双目,问了这么多后,他模糊的想起。若是记忆没错的话,现在的九叔并不是‘僵尸道长’中的九叔,而是‘驱魔道长’中的林阿九!

    明白自己的处境后,他心中多了一丝急迫。

    若是没记错,‘驱魔道长’中,那个西洋僵尸,弄出了几十个不化骨,而且还有实力不弱的屠龙道长。

    他们加在一起,差点让九叔也趴下!

    身处这样的危局,没有实力,简直就是送菜!

    “就是不知道剧情什么时候开始!”

    摇了摇头,暂时把脑中纷乱的思绪压下后,徐君明也无心休息,主动开始修炼。

    丹田和经脉受创太重,真气无法搬运,身体不能锻炼,但观想却无碍,正好他现在只差观想圆满便能筑基,借着这个机会,便开始锻炼自己的观想法。

    原本他只想着修炼观想法,但观想法每日只能观想十二次,多了便会伤神。躺着什么都不做,徐君明实在受不了。

    很快便忍不住引导丹田真气来修炼,好在‘登真诀’乃是正宗的道家心法,又是茅山派给入门弟子扎根基的基础法诀,中正平和。只要不是快速运转,倒也能起到滋润经脉的作用。

    三天过去,徐君明的情况也好了很多。

    虽然不能下地,但坐起来自己吃饭已经没问题了。

    晚上,四目道长推门走了进来。

    “师傅!”

    连忙上前按住他的双肩。

    “你身体不好,不用行礼。”

    安抚完徒弟后,四目拿了把椅子,贴着床边坐了下来。

    “今天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胸口已经不疼了,再有两天就能下地!”徐君明点头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咱们修道人肉体强大,又有药石法力恢复创伤,但你这伤势,也需要一月的时间来恢复!”

    话落,四目道长重重的叹了口气。

    “要是我没有被那该死的许通引走,你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

    “弟子受伤虽重,却换的一头害人的狐妖身死,也算是为人间除去一大害,也算值了!所以,师尊不必懊恼!”

    看着面带笑容的徐君明,四目道长心中深感欣慰。

    “师傅能有你这样的弟子传承道统,将来坐化也无憾了!”

    “师尊将来还要进阶金丹,成就元婴,怎么可能坐化!”

    “哈哈,整个修行界,各大门派加起来,元婴真人也没几个,以你师傅我的资质,能进阶金丹就已经是烧高香,元婴还是不要妄想了。”

    说罢,四目道长从腰间布袋中,拿出一件巴掌大小的青色瓷瓶,递到了徐君明手里。

    “这里面是你斩杀的那头妖狐的精血,这几天我已经为你炼去了其中的妖气,将来你制作法符的时候,正好用得上。”

    画符,要符纸和笔墨。

    符纸既可以是纸,也可以是木、竹、金铁等物;墨,也可以是朱砂,灵水或者血液。

    妖狐的精血乃是全身精华所在,蕴含强大的能量,去除妖气后,比普通朱砂要强百倍。

    考虑到自己正需要这精血炼制法符,徐君明也没推辞。

    “多谢师尊!”

    “客气什么,你斩杀狐妖,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只可惜我回去的时候晚了几分,散失了不少精血。”

    叹了口气后,四目道长又拿出一本小册子交到徐君明手中。

    “那妖狐的尾巴,被她用法力祭练百年,坚韧无比,正适合拿来祭练法器,东西我已经放在你师伯那里。…这本册子上记录了‘捆尸索’的祭练方法,将来你进阶先天,可用那狐尾来祭练你自己的‘捆尸索’。”

    徐君明眉头一皱,他听出了四目道长言语中的离别之意。

    “师傅,你要走?”

    四目道长点了点头。

    “我们从桃花山带出来的一百多具尸体,要送还家乡,交给他们的宗族亲人安葬,耽误不得。不过你放心,等师傅忙完,马上就回来找你!”

    “可惜我这副样子,帮不了师傅!”

    拍了拍他的肩膀后。

    “好好休养,以后有的是机会!”

    徐君明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