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拜师四目道长 > 第三章 桃花山义庄
    第三章桃花山义庄

    ……

    三阳镇,一个人口近万的大镇,过去三年,徐君明曾经不止一次跟着师傅来这里采购生活物资,以及符纸、香烛等物,对这里还算熟悉。

    眼看时间到中午,师徒两人便先找了家饭馆,吃过午餐后,穿过街道来到了镇子外围。

    四目道长带着徐君明离开大路,走进了旁边一条小道。

    小道用碎石子铺成,很多已经陷进了土里,显然这里经常有人走动。

    道路两侧栽种着桃树,一颗颗指肚大小,青涩的桃子掩映在枝头,透出勃勃生机。

    小道蜿蜒向上,时间不长,便来到了一座小山坡上。

    绕过前面的拐弯,一座被篱笆包裹的竹楼出现在眼前。

    竹楼被土墙包裹,院门上用茅草搭了个简陋的盖顶,下面木牌上用行书写着‘桃花山义庄’五字!

    “到了,就是这里!”

    四目道长上前两步,毫不客气的扬起右手。

    “哐哐…!李驼子,快开门。老朋友来了!”

    时间不长,几乎没听到脚步声,原本紧闭的竹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身穿青灰麻衣,腰系一条显眼的彩色丝绦,身材干瘦,下颌留着一撮山羊胡的驼背中年人,出现在师徒二人眼前。

    “我当时谁大中午的扰人清梦,原来是你这个四眼田鸡!”

    四目道长也没生气,脸上挂着笑容。

    “李驼子,你这嘴巴还是不讨人喜欢。”

    “你还不是一样?!”

    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徐君明。

    “这是…?”

    四目道长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君明,来见过你李师叔!”

    徐君明躬身施礼。

    “弟子徐君明,拜见李师叔!”

    上下审视他一番后,李四方诧异道:“这是你徒弟?”

    “当然!”

    “没想到你这四眼田鸡本事不咋样,到是收了一个好徒弟!”

    徐君明英华内蕴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将要筑基。再加上他现在的年纪,自然显得资质不凡。

    “哈哈,羡慕死你!”

    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后,两人便被李四方迎了进去。

    穿过一个边角栽种绿植的小院,三人刚来到厅堂坐下,四目道长便抢先开口。

    “李驼子,我这徒弟第一次登门,你这做师叔的是不是该表示一下?”

    “你这四眼田鸡,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捞好处!”

    李四方目光扫过徐君明后,略一沉吟,右掌一伸,一尊一尺高,手持青龙偃月刀,形态魁伟的关公木像,突兀的出现在掌心!

    徐君明脸上现出一抹惊色,这个修行界可没有什么储物袋,能够装东西的空间法器更是少之又少。

    不曾想,这位李师叔居然有一件!

    “这件关公像,乃是我用上等乌木所制,虽然不算法器,却也是难得之物。将来你跟你师傅修习‘神打符’,可以用它作为祭器!”

    学道三年,如今徐君明也有了几分眼力。

    这制作关公像所用的乌木,虽然还不算是灵材,却也是饱含灵气的灵物!更难得的是,这位李师叔雕刻手法高妙,这关公木像自带三分神韵,对修习神打极为有利。

    四目道长伸手一招,用法力把乌木关公像抓过来,拿在手里把玩片刻后,面带喜色道。

    “君明,还不快谢过你李师叔!”

    收了礼物的徐君明自然不会吝啬几句感谢的话。

    “师侄多谢李师叔馈赠!”

    李四方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件乌木关公像虽然不算法器,却也花了他不少精力才做出来,如果不是看在徐君明资质不俗,又是四目的弟子,他才不会拿出来做礼物。

    “希望你以后多多苦修,早日继承你师傅的衣钵,斩妖除魔,为正道出力!”

    “弟子一定牢记师叔教导!”

    挥了挥手,让他下去后。

    “四目,你徒弟都已经快筑基了,你不带他去罗浮山受篆,怎么还来我这里?”

    “这次带他出来,便是去罗浮山。只是这数百里路程要是空空而去,岂不是浪费了难得的机会?正好来你这带点东西,顺便路上也好教教这混小子,以后他就要学着自己干活了。”

    李四方了然的点了点头。

    “难得看到你这副为人师表的样子!”

    四目道长撇了撇嘴,倒也没多说。

    “你们在我这里住一晚,还是带上东西马上走?”

    “现在午时已过,太阳真火已经不像先前那么强烈,还是马上走吧!等下次来的时候,再来你这里盘桓!”

    “也好!…你们跟我来吧!”

    两人跟着李四方出了阁楼,从左侧绕过,穿过一个栽种花草的小院,沿着一条曲折小路,向桃林深处走了片刻,前面出现了一座砖石搭建,没有窗户的房子。

    刚一靠近,徐君明神识便感觉到了,从房中传来的浓烈阴气!

    简单的打量了一下,他的目光转到房门前摆放的两座虎形石雕!

    尽管他没开法眼,却也看得出这两座石雕中隐含的阳刚破煞之气,尤其两头石虎的双眼,隐隐带着赤红,仿佛活物一般,自带一股威严。

    三人走到门前,石虎双眼中的红芒瞬间变得强烈了几分。

    走在最前面的李四方,双手指诀一变,弹出一缕灵光,没入房门正中。

    仿佛要扑杀而来的石虎很快恢复了正常,而原本紧闭的厚重木门也缓缓朝两侧打开。

    “咯吱吱吱…!”

    随着略显刺耳的摩擦声,一股比先前强烈了几十倍的阴气,瞬间从房间里扑了出来。

    徐君明眉头一皱!

    这里面的阴气,比自家师傅的停尸房还要强烈不少。

    看着李四方和四目道长已经走了进去,他也连忙跟上。

    房间内光线昏暗,只有挂在墙上的几盏油灯,勉强能让人看清四周的环境。

    徐君明还没有筑基,不像四目道长和李四方这等先天修士,可以黑夜中视物。

    好在房门打开后,已经好了很多。

    偌大的停尸房内,数十上百座棺椁,整整齐齐排列在架子上!

    沉闷,压抑!

    填满了浓烈的死气和阴气!

    即便徐君明早有所料,但走在这昏暗的停尸房内,仍然让他感觉到淡淡的不适。

    怪不得那些邪修都是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再这样的环境里待久了,正常人都会变得不正常!没疯掉就已经很不错了。

    默念了几遍清心经后,徐君明心态好了很多。

    “李驼子,两个月前我不是刚来过吗?怎么这次还有这么多?”

    “南边闹水灾,很多逃到三阳镇的灾民没熬过去!”李四方语气有些沉重。

    “唉,水灾、旱灾、蝗灾,再加上兵祸,这年头老百姓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四目道长叹气道。

    “你我修道之士,也管不了俗世纷争,还是尽我们本分,让这些人回返家乡,入土为安吧!”

    四目道长点了点头。

    “君明,把棺椁上的‘镇尸符’揭下来!”

    “是,师傅!”

    应了一声,徐君明走到一座棺椁前,伸手捏住了贴在棺材顶上的黄符。

    这些‘镇尸符’虽然不入流,却也是正宗的道家符篆,在灵气的侵染下,本身已经变得极为坚韧,除非对‘镇尸符’有很深的体悟,否则别想完好无损的揭下来。

    当然,对于已经在丹田形成符篆种子的徐君明而言,揭下这些‘镇尸符’并不难。

    “四目,你这徒弟…?”

    老友惊讶的样子,让四目道长再次得意起来。

    “哈哈,我这徒弟如今已经领悟了‘镇尸符’的符篆种子,只要筑基有成,马上就能成就一种本命符篆!”

    听完,看着前方忙碌的身影,李四方脸上也不由露出羡慕。

    他虽然不是茅山道士,一身道法却也是符篆派的传承,很清楚还未筑基就能领悟符篆的意义。

    说不上天才,却也是难得的可以传承道统的英才!

    “没想到你这四眼田鸡也能有这样的运气?!”

    “嘿嘿,气死你这个死驼子!”

    “师傅,李师叔,一百零七张‘镇尸符’,已经全部揭下!”

    完成任务的徐君明捧着符纸走了回来。

    四目道长刚要伸手接过,却冷不防旁边一股吸力传来。厚厚的一沓‘镇尸符’,如鱼入水,瞬间飞入李四方腰间一个紫青色的小口袋。

    看到这小口袋,徐君明眼中不由露出一丝羡慕!

    符篆跟法器一样,都需要不断用灵气或者法力温养,才能保证它们的威力!

    普通的黄符,如果三十天不用灵气温养,就会化为一张废纸。

    更高级的白符,根据不同的等级,半年或一年不温养,也会失效。

    但符篆作为修士最常用的东西,尤其是黄符,几乎天天要用。到了危急时刻,可能一下用几十张。若是临时画符,往往来不及。

    为了避免这样的麻烦,符篆派的修士通常会祭练一件‘符袋’,来储存画好的符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