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拜师四目道长 > 第二章 符篆种子
    第二章符篆种子

    ……

    出了静室,跟正在打扫房间的家乐打了声招呼,绕出厅堂左拐,走到廊道的尽头,徐君明推开了房门。

    大约五十平左右的房间内,陈设很简单。

    东面临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桌案,上面文房四宝一应俱全,右侧靠墙的架子上,放满了道书。

    从已经毛楞的边角来看,显然经常被翻动。

    西侧角落里放着一张厚木床,床上被褥整洁。

    东南角则摆放着一张香案,香案正中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道’字书画。

    香案正中,黄铜香炉中三根长香青烟袅袅。

    铜炉左侧,放着一把桃木剑,右侧摄魂铃下压着一打黄符!

    香案后侧地上,放着一件青色蒲团!

    这间自己住了三年的房间,徐君明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关上房门,走到香案前,抽了三根长香点燃,贴紧额头拜了三拜后,插进香炉。

    凝视一眼墙上的‘道’字后,在旁边的蒲团上盘坐下来。

    从怀里拿出四目道长给的百年桃木,旺盛的灵机令人心动,不过如果想物尽其用,尽可能的炼出法符,还需要其它一些材料辅助。

    这些材料虽然不像这块‘百年桃木’一样难以寻找,但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另外,他的修为还未至先天,想要炼制法符还要等一段时间。

    暂时忍耐心中的渴望,把桃木收起,徐君明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神色慢慢松弛下来。

    双手交叠,结上清印入定!

    灵觉沉入眉心识海,一片冥冥之中,白色雾气飘荡。在神识调动之下,白色雾气仿佛灵活的线条,从足开始,逐渐勾画成一个人形。

    但就在头部将要成型的时候,白色雾气突然颤抖起来,而后迅速崩散。

    徐君明也不气馁,重新用神识勾画起来。

    一遍一遍的失败,前后十二次后,他才停了下来。

    “可惜还是差了一些!”徐君明心中叹道。

    道家讲究性命双修,精气神三元合一,铸就无上根基。所以除了炼体、练气之外,锻炼精神力的观想法,也一样不能落下。

    如今他对体魄的锻炼已经足以进阶先天,丹田内气息也完成了大周天搬运,只差精神力与两者相合,就能真正筑基。

    可惜他屡次尝试,精神力都无法凝聚成人形,始终差了一点!

    默咏清心咒,平复心底的焦虑后,神识坠落丹田。

    约莫亩田大小的气海中,奔涌着淡青色的内息。

    正中央是一面巴掌大小,色泽古朴的青铜镜!

    这面铜镜,徐君明从小就带着,是他爷爷从庙里求来给他保平安的,上一世一直挂在他的脖子上。

    没想到他重生后,这面铜镜也跟着来了。

    更重要的是,这面没有纹饰点缀,普普通通的青铜镜,居然能够增长悟性!!

    他之所以能够在筑基之前,便能够在丹田内形成符篆种子,多亏了这青铜镜的帮助。

    可惜的是,这青铜镜除了增长悟性外,再无其它作用,既不能辅助修炼,也没有攻击或者防御的手段。

    这多少有一些遗憾。

    围绕着青铜镜,飘荡这三枚白色的符咒!

    形如一团烈阳,带着一股阳刚炙热之意的是道家八大神咒之一的‘金光神咒’!

    形如一把长剑,带着一股凌厉杀意的是茅山传承的‘斩妖符’!

    仿佛一块印章,带着一股浑厚、镇压之意的,就是前面令四目道长喜形于色的‘镇尸符’。

    三枚白色符篆中隐隐透着蓝光,甚至‘斩妖符’已经有一半变为蓝色。很显然,徐君明对这三枚符咒的领悟已经到了极深的层次。

    实际上,在青铜镜的辅助下,他完全可以领悟更多的符篆,并凝成符篆种子。但后来他又放弃了。

    兵贵精不贵多,修道也是一样。

    大道三千,每一种符篆都对应着一条大道!

    即便是最普通的‘镇尸符’,若是能够领悟精深,发挥出来的威力,也足以惊天动地。

    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境界,这三种‘符篆’已经足够用。

    至于其它,有需要的时候再去领悟也不迟。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四目道长现在传授给他的符篆种类不算多,尤其没有他最渴望的雷法!

    神识催动青铜镜,淡淡的青色光辉散发开来。

    瞬间,一股空灵宁静的感觉直上心头,所有的杂念都被排除在外,再‘看’向斩妖符时,新的感悟逐渐浮现出来。

    整个上午的时间,徐君明都在体悟‘金光神咒’、‘斩妖符’和‘镇尸符’!

    只是如今的他已经把三道符咒领悟到了‘先天白符’的巅峰,想要突破到蓝符,即便有青铜镜的辅助也并不容易。

    就像四目道长,修道四十多年,丹田中的符篆种子,数量上也不过与他相当,蓝符更是一个没有。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吃过早饭后,徐君明换了身藏青色道袍,把摄魂铃挂在腰间。把供奉在香案上的黄符,装进提前准备好的鹿皮袋,塞进胸口。

    桃木剑背到身后,又用一个包袱皮,装了些换洗衣服系到身上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师兄!”

    朝家乐点了点头。

    “师傅,我准备好了!”

    看着身材高大,器宇轩昂的大徒弟,四目道长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们马上就出发!”

    转过头。

    “家乐,我跟你师兄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看好家。”

    “知道了。”

    “还有,早晚功课不要落下。要是我回来,你的《登真诀》还是现在的熊样,小心我揍你!”

    四目道长举起巴掌,吓得家乐连忙闭眼。

    “师傅放心,我肯定努力修炼,不给您丢脸。”

    “这还差不多。…记得每天给祖师爷上香。”

    “是,师傅!”

    答应一声后,神色不舍道。

    “师傅,师兄,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大手一伸,盖住他的脑袋后,徐君明笑道。

    “我跟师傅很快就回来。我们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不要乱跑,要是万一碰到麻烦,记得去找一休大师!”

    “那个臭和尚…!”

    四目道长嘟囔了一句,不过倒也没多说什么。

    “知道了,师兄!”

    拍了拍家乐的脑袋,徐君明跟着四目道长走出家门。

    来到外面,正好碰到一休大师挑水回来。

    四目道长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冷哼一声,便仿佛没看到一样走过去。

    “一休大师,我跟师傅要去一趟罗浮山,可能要半个多月才能回来。这段时间,家乐就拜托您看顾了。”

    “阿弥陀佛,有贫僧在,尽可放心!”

    “天色不早。君明,我们该走了!”四目道长在前面招呼起来。

    “大师,拜托了!”

    徐君明打了个稽首后,辞别一休大师,跟着四目道长离开了山谷。

    ……

    “师傅,我们直接去罗浮山吗?”

    “从这里去罗浮山要四百多里地,直接走着去,太浪费时间,我们先去前面的镇子赶上一批尸。正好现在你也快要筑基,也该学学这赶尸之道,将来也好积累阴德!”

    茅山道士赶尸捉鬼,除了身为道士的责任,更多还是为了积累阴德。

    积累的阴德越多,将来身死道消,重入轮回后,再踏上道途的机会也大得多。另外,阴德也是福报,福报越大,机缘便越深。

    “是,师傅!”

    过去三年,他都在修炼,从未跟四目道长出来赶过尸。

    实际上,按照他的修为,早就到了可以赶尸的标准。不过茅山道士除了自身的修为,还需要修习符篆、炼丹、科仪、役鬼、望气、候神等诸多学问。

    按照茅山标准,一个正宗的茅山道士,需要三年打基础,十年才能出师!

    徐君明学道三年,修为进步神速,有青铜镜的辅助,对各类知识的掌握也完全达到了出师的标准。

    现在的他,差的只是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