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悲神君
    乌桓水君一出现,道场中的嘈杂声音顿时消失。

    气氛也变得庄肃起来。

    宫装夫人乖顺地返回自己坐席上。

    再看场中其他鬼物和妖类,也都停下交谈,看向乌桓水君的目光透着一丝敬畏。

    这一幕,让苏奕眉头微挑,看起来,这乌桓水君很威风啊。

    “仙师,要不要趁现在问一下您那位朋友的事情?”

    陶青山传音开口。

    苏奕微微摇头。

    他倒也想看一看,这乌桓水君究竟是为何要召开这场洞天法会。

    火光熊熊,映得整座道场一片光明。

    就见一身银色蟒袍的乌桓水君目光一扫全场,微笑开口:

    “诸位今日能赴约而来,乌某不胜荣幸,不过,相信诸位心中也好奇,为何乌某要举办这一场洞天法会。”

    在场不少鬼物不禁点了点头,露出好奇之色。

    “乌某现在便为诸位解惑。”

    乌桓水君神色一肃,一指身后那九尺高的黑色法坛,道,“诸位可知道这是何物?”

    “似乎是献祭用的法坛?”

    一个鬼物禁不住道。

    “不错。”

    乌桓水君点了点头,“那诸位可知道,这些年来,乌某为何能牢牢占据九曲城这等福地?”

    “自然是因为水君大人神通广大,手眼通天。”

    黄鼠狼老翁笑着拍马屁。

    “哈哈哈,此话倒也不错,不过,不瞒诸位,若没有这一座法坛赐予的力量,可没有乌某今天所拥有的权势。”

    乌桓水君大笑开口。

    一下子,场中哗然不已,都没想到,乌桓水君竟会当众揭晓这样一个秘辛。

    一时间,都不禁将目光看向那黑色法坛。

    一个鬼物问道:“敢问水君,这法坛有何神妙之处?”

    乌桓水君神色一肃,转身朝黑色法坛拱了拱手,这才转过身,声音庄重开口:

    “凭此法坛,能够和一位拥有不可思议手段的‘鬼神’大人进行沟通,获得来自这位鬼神大人赐予的力量!乌某这一身的道行,几乎皆来自这位鬼神大人的恩赐!”

    说到最后,乌桓水君眉宇间也不禁泛起狂热崇慕之色。

    全场寂静,紧跟着全都沸腾了。

    那些妖魔鬼怪皆眼睛发亮,骚动不已,神色间带着惊意。

    唯有苏奕和宁姒婳最淡定。

    早在看到那一座法坛时,就已被他们猜出了一些端倪,哪会为此奇怪了。

    “水君大人此话可当真?”

    宫装夫人激动道。

    乌桓水君双手在空中虚按,直至众人皆停下交谈,他这才肃然道:

    “乌某断不敢在这座法坛前撒谎,这位鬼神大人尊号‘大悲神君’,栖居于神秘未知的神圣之界,拥有的威能和智慧,可与传说中的神明比肩!”

    大悲神君!

    神圣之界!

    比肩神明!

    在座那些个鬼物和妖类愈发骚动了,全都露出狂热、好奇、激动的神色。

    就是陶青山都呆呆的,被这样的消息惊到。

    一个鬼物忍不住道:“水君大人,我等是否有幸能一睹这位神君大人的风采?”

    “神君大人何等存在,岂是随便谁都能见到的?不过,乌某倒是可以给诸位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乌桓水君沉声道,“乌某此次召开这洞天法会,也是来自神君大人的旨意,神君大人说,要从这世俗之界,收纳一批信众。而乌某便是神君大人亲口册封的‘神使’,专门负责此事。”

    收纳信众!

    一些鬼物和妖类已经明白过来,全都激动起来,纷纷叫道:“我等愿意为神君大人效命!”

    乌桓水君沉声道:“诸位稍安勿躁,听乌某把话说完,要拜在神君大人麾下,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场中躁动的气氛渐渐安静下来,这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他们自然也听出了乌桓水君话中意味。

    就见乌桓水君继续道:“作为信徒,要对神君大人绝对忠诚,且每隔三个月,要献出一定的祭品。祭品越让神君大人满意,得到的恩赐就越优厚。比如乌某如今修炼的法门,以及掌握的布阵秘术,皆是来自神君大人的恩赐。”

    闻言,一些妖鬼眼睛发红,大为心动。

    苏奕则终于明白了,这布置在大沧江九曲十八弯下方的大阵,原来是出自那位“大悲神君”的手笔。

    而乌桓水君充其量就是一个负责做事的角色。

    有鬼物问道:“敢问水君,神君大人需要的是什么祭品?”

    “但凡世间灵物,皆可充当祭品,且品阶越高越好。”

    乌桓水君道,“当然,神君大人偶尔也会下达旨意,我等按照旨意,去搜集祭品便可。”

    苏奕不禁好笑,一个神通广大的神君,也看得上这世俗中的灵物?

    就凭这一点,就让他推断出,这所谓的“大悲神君”,极可能是一个没什么出息的货色。

    当然,用献祭的方式来糊弄乌桓水君这些个下三滥的家伙,倒也绰绰有余。

    场中气氛已彻底沸腾了。

    见此,乌桓水君不再迟疑,大声道:“若诸位皆愿意效命于神君大人,乌某待会便进行献祭,让诸位见识见识神君大人的无上手段!”

    “愿意!”

    “我等愿意!”

    ……嘈杂的嚷嚷声此起彼伏的响起,那些个鬼物和妖类皆激动之极,高兴坏了。

    乌桓水君笑呵呵道:“诸位,待会献祭时,你们可不能迟疑,必须表现出你们的诚意才行!”

    场中沸腾的气氛沉闷了少许,一个妖类问道:“敢问水君,我等该如何展现诚意?”

    乌桓水君道:“很简单,诸位皆是衮州境内有头有脸的角色,要么掌握某种秘术,要么拥有一些独特的灵物。待会献祭时,把最有价值的奉献给神君大人便可。”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那些鬼物和妖类面面相觑,皆有些迟疑。

    乌桓水君眸子泛起一丝鄙夷,冷然道:“诸位,别忘了乌某刚才所说,祭品价值越大,得到的恩赐就越多,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哪可能得到神君大人的恩赐和庇护?”

    “水君不必多言,只要能为神君大人做事,你让黄某做什么都行!”

    黄鼠狼老翁第一个响应。

    “对,我蛤十三也愿意!”

    秃头碧眼的蛤十三也大声嚷嚷起来。

    很快,场中大多数鬼物和妖类都同意下来。

    但也有一直静默不语的。

    比如陶青山、藤永。

    并且,还被人第一时间就道破了。

    “陶山君,你为何不开口?”

    蛤十三大声质问,“该不会是得知要献出祭品,不愿意了吧?”

    许多目光纷纷看了过去。

    陶青山脸颊狠狠抽搐一下,心中直恨不得杀了那癞蛤蟆。

    “陶山君,这可是莫大的好事,乌某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你背后站着吞海王,又得到仙人指路,可这些又哪能和神君大人的恩赐相提并论?”

    乌桓水君郎笑道,“当然,乌某可不会强人所难,但我敢肯定,待会献祭开始后,看着在座那些个同道一一得到恩赐,陶山君定会心动答应的。”

    说罢,他不再看陶青山,猛地一挥手:“准备献祭!”

    顿时——

    一群模样狰狞的恶鬼一起抬着一个巨大的水缸走进道场,来到了那黑色法坛前。

    哗啦!

    下一刻,这些恶鬼举起水缸倾倒,鲜红的血水顿时如瀑般倾洒在那黑色法坛上。

    嗡~

    九尺高的黑色法坛活过来般,涌动出晦涩的妖异光泽,贪婪地将那倾倒的鲜血汲取掉。

    “这是现宰的童男童女鲜血,透着纯净甘甜的味道,看着分量,起码得宰杀四五十人。”

    那宫装夫人眸子发亮,露出垂涎之色。

    不少鬼物也都面露贪婪。

    “真是该死啊!”

    宁姒婳清眸泛起一丝寒意。

    苏奕眼神淡然地看着,只不过心中,也厌憎之极。

    直至一大缸鲜血倒尽,那黑色的九尺法坛已隐隐带上一抹妖异的红光。

    乌桓水君沉声道:“准备活祭!”

    当即,两个狰狞恶鬼押解着一个浑身被锁链捆缚的女子,走进了道场。

    当看到此女,苏奕眼眸微凝。

    就见她雪白的长发披散,浑身血渍,绝美清冷的脸庞上,一片木然,一对眸子也空洞无神,似没有灵魂般。

    竹孤青!

    而此时,宁姒婳清稚的眉目间已涌现一丝丝杀意,她天元学宫的九位长老之一,却竟沦为了这些鬼东西手中的“祭品”!!

    陶青山和藤永浑身一僵,这一瞬,他们皆敏锐察觉到,一股极致可怖的凛冽杀机从身旁的宁姒婳身上涌现,蓄而不发,恰似剑悬头颅之上,令人亡魂大冒。

    “据说,这女人是前些天被水君擒下的宗师人物,模样可着实漂亮,就这般被活祭了,未免可惜……”

    “我怎么有些眼熟,她似是天元学宫长老竹孤青啊!”

    “嘘!小声些,管她是谁,来到这九曲城的活人,哪还有活路可选?”

    “待会看看能否留下一些残肢断臂,这可是宗师的血肉,味道肯定好极了。”

    ……窃窃私语声在场中响起,那些鬼物和妖类皆露出亢奋、期待之色。

    而此时,乌桓水君掌中忽地多出一把雪白骨刀,目光怜悯地看着竹孤青,轻叹道:“美人儿,你确定要代替那小丫头先死?”

    ——

    ps:今天努力五更,第二更中午12点。

    月底最后一天,有月票的童鞋再不投,明天就作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