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星光银河 坠落人间
    漱石居。

    马车停下后,郑沐夭刚要跟着苏奕一起进入漱石居,就听苏奕随口道;“你该回家了。”

    郑沐夭呃了一声,眨巴着眼睛,央求道:“苏叔叔,我想去你家看看。”

    苏奕却置若罔闻似的,道:“回去帮我打探一下,竹孤青是否已经返回天元学宫了。”

    他一路上还在思忖,为何闹出那般大的动静,竹孤青这位文灵昭的师尊,却一直不曾现身。

    就连文灵雪也不在。

    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须知,当初从云河郡城离开时,竹孤青和文灵雪乘坐客船提前离开,按照行程,三天便可抵达衮州城。

    也就是说,早在大前天的时候,竹孤青和文灵雪就当已经返回天元学宫了。

    可今天在天元学宫,却没能见到她们,这自然有点不对劲。

    “竹孤青?苏叔叔难道是看上那位韵致成熟的冰山大美女了?”

    郑沐夭忍不住道。

    苏奕伸手又戳了戳她的脑门,道:“脑子里天天想的什么,今天晚上,告诉我消息。”

    说罢,转身走进漱石居。

    “人不风流枉少年呀,苏叔叔你这么年少,身边还有茶锦这样的绝色女子,现在还让我打探竹孤青的消息,哪会有什么好心思了……”

    郑沐夭暗自嘀咕。

    她转身返回马车,道:“廖伯,我们回家。”

    这一袭黑裙,性感火辣的少女坐在苏奕之前所坐的位置,学着苏奕懒洋洋靠在那,心中却有些郁闷。

    从天元学宫返回的路上,她就在不断旁敲侧击,试图了解宁姒婳出现后,发生了何事,苏奕又是如何安然脱身的。

    可惜,苏奕只字未提。

    “不管如何,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吓人,回去告诉父亲后,看他怎么说……”

    郑沐夭暗道。

    ……

    漱石居。

    茶锦鸦青色的长发以木簪盘起,鹅颈雪白,挽起袖口,露出润白晶莹的手腕,正在修剪楼阁两侧的葳蕤花木。

    今天她穿着过膝粉白色长裙,弯腰时,纤柔的背部和笔挺圆润的双腿勾勒出一道诱人的曼妙弧度。

    腰部以下,腿部以上那片地方,裙裳都被撑起一片饱满丰盈的圆弧。

    “还有饭吗?”

    冷不丁的,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惊得茶锦娇躯一颤,拎着剪刀转过身来。

    当看到是苏奕时,她讪讪吐了吐舌头,道:“原来是公子回来了。”

    苏奕已径直朝楼阁内行去。

    茶锦匆匆跟在其后,道:“公子,我早准备了五味斋的菜肴,火云坊的十年佳酿,要不要给您热一热?”

    “不用了。”

    苏奕随口道,“待会我要修炼一番,若有人前来拜访,全都拒之门外便可。”

    茶锦点了点头,“好的。”

    “这件衣服哪里买的?”苏奕忽地扭头问道。

    “啊?”

    猝不及防之下,被问起这样奇怪的问题,让茶锦不禁愣了一下,这才说道,“是在城中瑞福居买的。”

    心中却在嘀咕,公子怎会忽然关心这个?

    难道……

    她忽地想到,自己刚才正在修剪花木,而苏奕不知何时已经返回,就站在弯腰拱身的自己背后……

    茶锦俏脸一红,内心涌起说不出的羞赧,该不会……因我这件裙裳太贴身,以至于被看到了……

    苏奕已转过身,道:“抽空你再去买一些。嗯,你见过灵雪的,就按她的身段买就是了。”

    话音还未落下,苏奕早已走上楼阁二层。

    原本在羞赧乱想的茶锦,内心却像被狠狠捅了一刀,整个人呆滞在那。

    让我一个女人去给另一个女人买衣服?

    并且那个女人还是你的小姨子啊,你怎么就能这样?

    是不是太过分了?

    茶锦玉容明灭不定。

    她还不知道,苏奕今日已经和文灵昭一刀两断了……

    否则,或许还能理解一丢丢?

    ……

    吃过饭,苏奕便盘膝而坐,静心修炼。

    今天和宁姒婳交手,让他忽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大周虽是世俗世界,可却不见得没有一些特殊而厉害的角色。

    就如宁姒婳这位天元学宫宫主,一看就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武者。

    纵然是被视作“陆地神仙”的角色,都注定不可能像她那般,拥有返老还童之力。

    况且,宁姒婳还了解“诸窍成灵”的秘密,称他为“道友”,明显也从他身上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这一切都足以证明,这宁姒婳不简单。

    而苍青大陆有上百国度,大周仅仅只是偏居一隅的诸多国度之一而已。

    想来,这世上定然不会仅仅只“宁姒婳”这样一个特殊而神秘的角色了。

    “这样才有意思,否则,这世俗之界未免无趣了些……”

    苏奕暗自喃喃。

    一个时辰后。

    咔嚓一声,紧握在苏奕掌心的一块三阶灵石化作粉末。

    想了想,他再次拿出一颗。

    杀死月轮宗外门长老柳鸿奇,让他又多了十多颗三阶灵石,哪会不舍得用掉了。

    并且,或许是斩断了和文灵昭之间的羁绊,也或许是受了宁姒婳的刺激。

    苏奕感觉已经有必要再提升一下自身修为了。

    对他这等存在而言,不缺修行资源的情况下,提升修为谈不上困难。

    归根到底,是要锤炼出远超前世的大道根基。

    就如这聚气境中期,名唤“开脉”,对其他人而言,要全部打通十二条灵脉,要耗费不知多少的时间、精力和资源。

    可对苏奕而言,早在修为迈入聚气境中期时,就已经将身上十二条灵脉一一凿开,一身气机沿着四肢百骸、一百零八灵窍和十二条灵脉周而复始,循序往复,形成一个玄妙的周天循环。

    将十二条灵脉一一打通,就等于在武者和天地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

    武者自身就如桥梁,贯冲天地间,修炼的时候,能够进一步汲取到更为磅礴的灵气力量。

    但对苏奕而言,眼下在开脉层次,还欠缺一个“隐脉”!

    此隐脉,沟通武者的躯壳和神魂,贯穿十二灵脉之上,唯有“诸窍成灵”者可感受到。

    这些天里,苏奕在修炼时,的确感受到了那一条无形的隐脉,就如神魂和躯体之间的无形桥梁。

    可当要将此“隐脉”凝聚时,却模模糊糊,总差了那临门一脚。故而,对苏奕而言,提升修为的唯一难题,就是解决凝聚这一条无形“隐脉”的问题。

    “和筑就‘诸窍成灵’根基一样,要像凝聚这条隐脉,怕也得需要一个契机了……”

    苏奕沉吟。

    契机最容易出现的地方,在生死搏杀之间。

    但不见得非要在战斗中才能实现。

    苏奕前世那十万八千年的修炼阅历,让他起码能想到上百种解决这个“瓶颈”的办法。

    但最终,都被他舍弃了。

    他决定从自身求一个契机——

    九狱剑!

    苏奕不会忘了,当初筑就“诸窍成灵”底蕴时,曾唤醒九狱剑,得到九狱剑力量的反哺,让自身在聚气境初期的根基进一步得到提升。

    而“隐脉”贯通躯壳和神魂之间,九狱剑便一直坐镇神魂之中,恰好可以进行利用。

    “我以松鹤锻体术为引,呼吸吐纳,调转一身修为气机,神魂中则以他化自在经为辅,御用神魂之力,两相配合,当可在凝聚隐脉时,唤醒九狱剑的一线力量……”

    反复思忖斟酌许久,又推演了多次,确保可能出现的危险,不足以致命后,苏奕毫不犹豫付诸实践。

    修行之路,从没有真正的绝对把握。

    若想谋取比前世更强大的无上大道,就注定在每一步时,都会遇到前世无法领略的风险。

    对此,苏奕早有准备。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窗外天色逐渐变得暗淡下来,暮色也渐渐浓郁晦暗……

    “也不知公子今晚想吃一些什么。”

    茶锦敛起裙裾,俏生生坐在楼阁花架前的石凳上,饱满的臀儿压着石凳边缘,挤出丰隆凸起的一团软/肉。

    她一手支着下巴,秋水似的秀眸望着远处天色,怔怔出神。

    忽地,茶锦一呆,晶莹剔透的瞳孔中倒映出一幕不可思议的异象——

    就见晦暗深沉的暮色天穹上,忽地降落一缕缕细密若梦幻般的流光,缤纷飘洒。

    在这深沉暮色中,不仔细看,极难发现。

    “这是什么?”

    茶锦悄然坐直身影,睁大美眸。

    天元学宫。

    秋叶山最高峰之巅,枯荣殿内,忽地掠出一道娇小的身影,一袭素色云纹长裙,容貌清稚若少女。

    山峰猎猎,吹得她衣袂狂舞,这位神秘的宫主霍然抬头,一对月牙似的瞳中涌出如潮汐般的金色光影。

    在她眼中,那深沉灰暗的暮色天穹深处,不知何时涌现出密密麻麻无数星辰,闪烁明灭,循环汇聚,构建出一挂庞大到无法想象的星河。

    而后,星河首尾交接,汇聚为圆,徐徐旋转起来。

    仿似一座巨大无比的星河漩涡,横亘天宇之外,庞大无垠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而后,无数如若梦幻般的神秘流光,从星河漩涡深处飞洒而出,从天宇之外垂落而下。

    恰似星光银河,坠落九天!

    这不可思议的旷世异象,让宁姒婳都不由心生震撼,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渺小和恍惚。

    这是何人修炼,引来的绝世异象?

    ——

    ps:别不信,金鱼今天真会努力5更的……

    另外,感谢搁浅、治愈悲伤的桥等等童鞋的打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