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谁输谁跪下忏悔
    文灵昭动怒了!

    这一幕,不止郑沐夭能感受到,远处的向铭等人也都察觉到了。

    这让所有人都意外。

    须知,文灵昭性情高洁清冷,孤峭如冰。

    从进入天元学宫一来,几乎没人见过她为任何事情愤怒过,从来都那般恬淡、超然,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甚至,都极少有人见到她和哪个男子长谈过。

    可现在,她不止和那陌生的青袍少年聊了很久,且竟破天荒地发怒了!

    这让谁不吃惊?

    还不等苏奕开口,向铭已匆匆而来,面露关切之色,道:“灵昭师妹,你没事吧?”

    文灵昭语气冷峭道:“和你无关。”

    说话时,她清眸一直盯着苏奕。

    苏奕也没有理会走来的向铭,直接将其忽略了。

    他神色平淡地看着文灵昭,道:“你大概根本不清楚,什么叫自知之明,我也懒得与你解释,一句话,只要你答应我说的,拿到协议契约后,我立刻就走。”

    本就快要控制不住内心怒火的文灵昭闻言,眼神愈发冰冷慑人,道:

    “以前时候,我从不恨你,视你如我一般的受害者,可现在,你让我很厌憎!”

    说罢,她转身而去,声音远远传来,

    “你若想闹,就尽管闹吧,可你别忘了,这里是天元学宫,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撒野的地方!”

    她内心充满怒火和失望,已懒得再和苏奕谈下去。

    苏奕眉头一皱,眼神变得冷淡,道:

    “你现在怒火攻心,神志不清,念在灵雪的面子上,我给你一刻钟时间好好冷静考虑一下,一刻钟后,你若不答应,别怪我逼你答应。”

    已经走远的文灵昭一呆,都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转过身,远远看着苏奕,声如彻骨寒冰,一字一顿道:

    “苏奕,你给我听好了,这桩婚事,会由我自己来解决,而不是靠你那可笑的一纸契约!”

    这番话,被附近众人听了个清清楚楚,全都吃了一惊。

    苏奕!

    原来这惹得文灵昭动怒的青袍少年,竟是那个入赘文家的废物赘婿!

    声音还在回荡,气氛却变得寂静沉闷。

    文灵昭那绰约修长的身影已渐行渐远。

    众人神色都变得异样起来。

    松树下,苏奕负手于背,神色平淡,似浑没有察觉到附近投来的那异样目光。

    他说了,给对方一刻钟考虑时间,自然得言而有信。

    “原来你就是那玷污了灵昭师妹名誉的苏奕。”

    这时候,向铭也总算反应过来,目光陡然变得冰冷而锐利,看向苏奕。

    苏奕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无视了这位名满天元学宫的总督之子。

    这不屑一顾的姿态,让向铭脸色一沉。

    一些原本就拥簇在向铭身边的年轻男女见此,也都眉头微皱,一个废物赘婿而已,有什么可嚣张的?

    一个蓝衫青年忍不住道:“苏奕,你还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了,刚才灵昭师妹说的什么,你难道没听到?这里是天元学宫,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一个俏丽的少女叹息道:“灵昭师妹何等耀眼一位绝代人物,却竟摊上这样一个男人,唉,这种婚事完全就是把灵昭师妹推到了火坑里。”

    “苏奕,赶快去给灵昭师妹道歉,否则,我等饶不了你!”

    一个脾气火爆的黑袍少年直接站出来,怒气冲冲道,就差指着苏奕鼻子骂了。

    群情激愤,俨然让苏奕成了千夫所指的目标。

    向铭悄然退后两步,扭头在身边一个白袍男子耳边低声道:“田东师弟,你觉得这苏奕今日在此身败名裂,是不是更好?”

    被叫做田东的白袍男子心领神会,悄然点头。

    就在田东刚要做些什么时,不远处的郑沐夭察觉到局势不妙,匆匆走来,清声呵斥:“瞎嚷嚷什么,要欺负人?”

    她双臂环抱身前,美眸如电,扫视那些年轻男女,妆容精致的俏脸上尽是冷意。

    众人脸色微变,都感到很诧异,这位郑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会帮一个废物赘婿说话?

    向铭和田东也皱眉,有些意外。

    “郑师姐,您和这苏奕认识?”

    有人禁不住道。

    郑沐夭偷偷瞟了苏奕一眼,旋即冷然道:“也不怕告诉你们,这是我苏叔叔,都给我放尊重点!”

    叔叔!?

    众人:“……”

    之前那让苏奕道歉的黑袍少年忍不住道:“郑师姐,你是不是搞错了,这可是灵昭师妹名义上的丈夫,那个当了上门女婿的废物!灵昭师姐的一世英名,就因为他这样一个家伙出现了污点。他……他怎可能是你叔叔?”

    其他人纷纷点头。

    “说了你们也不懂。”

    郑沐夭不耐烦道,“总之,今天是我带着苏叔叔来的,谁敢对他不敬,就是对我不敬!”

    众人面面相觑,都惊疑不已。

    一个废物赘婿,怎地就成了这来自衮州顶级世家郑氏一族的小魔女的叔叔?

    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田东也不免有些迟疑。

    郑沐夭的身份,可不是他能得罪的。

    可就在此时,田东注意到了向铭看来的目光。

    他心中一震,明白过来似的,一咬牙,道:“事关灵昭师妹的尊严,今日不管谁来了,他苏奕也必须去跟灵昭师妹道歉!”

    田东是向铭身边的左膀右臂,见他开口,其他人哪会不明白什么意思?

    登时,那些年轻男女都纷纷出声:

    “郑师姐,刚才你也看到了,苏奕对灵昭师妹何等不敬,不管他和你什么关系,这件事不能这般算了。”

    “对,一个外人而已,敢跑来我们天元学宫撒野,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众人七嘴八舌,浑不给自己面子,这让郑沐夭都感到有些意外。

    旋即,她就明悟过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向铭在!

    有总督之子撑腰,他们当然就不必忌惮自己了。

    郑沐夭深呼吸一口气,刚开口要说什么,就被向铭笑吟吟打断道:

    “郑师妹,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眼下的局势你也看到了,根本不由我说了算。”

    顿了顿,他轻叹道:“当然,若苏奕愿意去跟灵昭师妹道歉,相信大家都还是不会跟他计较的,毕竟,他终究只是个赘婿,我们身为天元学宫传人,若是欺负他,传出去的话不免贻笑大方。”

    郑沐夭斜飞入鬓的柳眉皱起。

    论身份和地位,她也压不住向铭,向铭若不打算给面子,她也一筹莫展。

    “苏奕,是男人你就别躲在女人后边!敢不敢和我对决一场,若你输了,就乖乖去道歉,如何?”

    那黑袍少年大声道,脸上尽是挑衅之色。

    这里是天元学宫,面对苏奕这个传说中废物赘婿,他完全底气十足。

    其他人闻言,纷纷起哄。

    苏奕之前一直不曾理会这些,哪怕被不断挑衅,也都懒得去计较。

    可眼见这些蝼蚁般的东西叫嚣得愈发嚣张时,他不免有些后悔这次没带茶锦一起出行。

    否则,收拾这些蝼蚁而已,茶锦这月轮宗传人已足够使,何须自己理会?

    “想玩玩?可以。”

    苏奕淡然开口,“这样吧,我也不屑要了你们的小命,谁输了,谁就跪在这里忏悔思过,如何?”

    众人一怔,都没想到,苏奕非但敢答应下来,还提出这般一个极具羞辱味道的惩罚方式。

    小魔女美眸发亮,内心一下子激动起来。

    她被父亲勒令侍奉在苏奕身边做事,心中本就不情不愿。

    哪怕她父亲把苏奕夸到了天上,认为苏奕如谪仙般神通广大,她毕竟没亲眼见识过,心中不免将信将疑。

    而借此机会,倒是可以看一看苏奕究竟有多大能耐!

    向铭不禁暗自摇头,些许言语挑衅而已,就受不了了?

    似这种人,给文灵昭提鞋都不配,可偏偏却成了文灵昭名义上的丈夫,还真是让人恼火啊。

    “这可是你说的,若输了,别怪我们欺负你!”

    黑袍少年冷然道。

    苏奕没有理会他,目光看向在场其他人,道:“你们呢,要不要一起玩玩?”

    众人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这是在挑衅他们所有人?

    好狂妄的家伙!

    连那些年轻女子都被激怒了,认为苏奕这个赘婿太狂,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都敢这般挑衅,真不知是脑子出问题了,还是愚昧无知。

    “呵,你这话未免也太放肆。”

    向铭都不禁怔了一下,摇头轻笑起来,“你若能把他们一一击败了,我不介意陪你玩玩。当然,我怀疑你根本不可能有和我交手的机会。”

    话语云淡风轻,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

    众人也都不禁自嘲笑起来,也对,和一个无知的家伙怄气,简直就是辱没自己的身份。

    如此一想,他们心态也平静了不少,连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带上怜悯之色。

    “唔,向铭也要出场?这就更好了!如此才能真正试探出,我这位苏叔叔的真正能耐呀!”

    郑沐夭内心大呼刺激,漂亮的眸亮晶晶的,期待万分。

    “这么说,你们都答应了?”

    苏奕见此,不禁微微一笑,痛快说道,“那好,今天我保证一个不拉地陪你们玩玩。”

    那黑袍少年已按捺不住了,下巴微抬,傲然抱拳,冷冷道:

    “天元学宫内门‘群星院’弟子胡佼,请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