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拆穿
    半响,郑沐夭忽地抿了抿唇,试探道:“苏叔叔,你刚才说这么多,是不是嫌我太主动了?”

    苏奕招了招手:“你过来。”

    郑沐夭怔了一下,心中虽疑惑,还是轻挪娇躯,靠近了过去,声音娇润软甜道:“苏叔叔,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苏奕伸手,很自然地在她吹弹可破的白皙小脸上捏了一把。

    少女娇躯一僵,精致妩媚的脸庞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恼,触电似的噌地挪开了身体。

    她美眸含怒,欲言又止,而一对粉嫩的拳头则悄然紧攥起来。

    “防备心这般强,也算主动?”

    苏奕懒洋洋躺在那,淡然道,“别装了,你父亲让你在我身边做事,是解决麻烦的,可不是让你一次次试探我的。”

    郑沐夭神色变幻,委屈巴巴道:“苏叔叔,什么是试探,我怎么听不懂?”

    苏奕眼神清澈而深邃,道:“刚才,我若被你挑逗得露出一丝欲念,定会被你鄙夷,心中就会想,我苏奕也不过如此,远不如你父亲说的那般厉害,甚至你还会为自己那点勾人的手段沾沾自喜。”

    “呃……”

    郑沐夭刚要辩驳,可当碰触到苏奕那清澈平淡的目光时,莫名一阵心虚,下意识低下了螓首,不敢再和苏奕对视。

    “你父亲昨晚肯定和你聊过很多,并且让你无论如何也要答应小心侍奉在我身边,对否?”

    苏奕拿起木柜上的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郑沐夭低着螓首,俏脸明灭不定。

    “以你的性子,应该很不情愿,于是就想着,试一试我苏奕究竟有多大能耐,若能捉弄我一番,让我出丑,那就更符合你的心意了。”

    苏奕将杯中酒饮尽,道:“而如此一来,你就可以回家之后,跟你父亲说,我苏奕也不过如此,色令智昏,贪图你的美色。”

    “到那时,你父亲纵然不敢和我计较,但却会想办法不再让你跟在我身边做事。如此一来,你也就等于解脱了,不必再像个侍女般,委屈着自己伺候我。”

    听罢,郑沐夭浑身都一阵不自在,双手悄然攥紧衣袂,只觉浑身内外的秘密,似被一览无遗,内心不禁涌起一丝惊慌情绪。

    这家伙才刚跟自己见面而已,怎会一下子就把自己看穿了?

    苏奕自饮自酌,自顾自道,“作为郑家之主的千金,地位之煊赫,自不必多言,再加上容貌出挑,无论走到哪里,必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光环耀眼,怎可能会因为自己父亲的一席话,就给一个陌生人做牛做马?”

    他想了想,道,“不过,你也算有点小聪明,知道不能任性胡为,毕竟万一得罪我,你父亲第一个会饶不了你。这才促使你玩起了美人计的把戏。”

    说罢,他不禁哂笑摇头。

    郑沐夭呆呆坐在那,彻底蔫儿了。

    苏奕这番话,简直就如锋利的刀尖,将她内心最隐私的那点伎俩一层层解剖开,就像被褪去了遮掩在躯体的衣裳,让她甚至有落荒而逃的冲动。

    马车还在城中飞驰。

    车厢中的气氛却有些沉闷起来。

    “唉,早知道我就不丢人现眼了。”

    郑沐夭轻叹,很是郁闷。

    她似懒得伪装了,斜飞入鬓的柳眉微挑,轻抿着的唇粉润潋滟,勾勒出一抹骄傲的弧度,美眸顾盼时,隐隐透着桀骜之色,像野性十足的猫。

    很快,她就又笑起来,眼眸灼灼,盯着苏奕道:“苏叔叔,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你了呢,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乖乖听话,保证不会再惹您生气了。”

    苏奕哦了一声,伸直盘着的双腿,道:“会捏腿吗?”

    猝不及防下,郑沐夭美眸睁大:“???”

    憋了半响,她低声道:“我试试。”

    就见这妩媚精致的黑裙少女深呼吸一口气,探出一对青葱似的白皙玉手,轻轻按在了苏奕的小腿上,十指发力,揉、捶、敲、捏、拍……

    而少女骄傲的内心深处,则涌起深深的羞愤,指力也不觉变大了许多。

    苏奕却舒服地躺在那,闭上眼睛假寐。

    “这家伙可真是张狂,居然把我当捏腿小丫鬟了,找个机会,非好好让他出丑一次不可!”

    郑沐夭暗咬贝齿,美眸深处尽是恼恨。

    也不知多久,她都感觉十指都揉得有些发酸,忽地苏奕开口道:

    “停车。”

    马车顿时停顿下来。

    苏奕从袖袍中拿出一截血色蜡烛,就见蜡烛鲜红耀眼,隐隐有一丝丝的血腥气息在翻腾。

    郑沐夭一呆,目光被吸引了。

    还不等她询问,苏奕已起身走下马车,“你留在此地。”

    这是条破旧的街巷,稠密的屋舍杂乱无章地铺开,房屋之间的路径狭窄且多,像蛛网般蔓延扩散。

    “这是何地?”

    苏奕站在马车前,目光打量四周。

    赶车的马夫是一名貌不惊人的瘦小老者,闻言连忙道:

    “回禀公子,这是永安坊,居住在这附近区域的,大都是从外地来的客商走卒,也有不少来历寻常的武者在附近讨生活。总之,此地居民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的皆有。”

    苏奕点了点头,一手握着血色蜡烛,信步朝不远处的一条狭窄巷弄走去。

    很快,身影就消失不见。

    “廖伯,这家伙是要做什么?”

    车厢中,郑沐夭探出螓首,好奇问道。

    “回禀小姐,之前老朽还以为这位公子是打算在城中闲逛一番,熟悉状况,可现在看来,他明显是在找人。”

    郑沐夭讶然道:“用一截血色蜡烛找人?这家伙可真够奇怪的。”

    被称作廖伯的老者眸光闪动,道:“小姐,这世间不乏一些拥有神秘莫测手段的奇人异士,这位苏公子能够被族长那般敬重,定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似这等人行事,往往不是我们可以揣度的。”

    “哼,我可没看出他有多大本事。”

    郑沐夭撇了撇嘴,心中又补了一句,“欺负人捏腿的本事,倒是挺大的!”

    廖伯轻轻一笑,意味深长道:“小姐,族长视您如掌上明珠,却在今日要让您自降身份,陪在这位苏公子身边做事,您可知道这是为何?”

    郑沐夭心不在焉道:“还不是要以我为纽带,拉近郑家和他之间的关系。”

    廖伯道:“小姐,以前族长可曾让你受过这点委屈?”

    “这倒没有。”

    郑沐夭疑惑道,“廖伯,你究竟想说什么?”

    廖伯感叹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小姐,族长这是在为您积攒善缘呢,不管您心中是否委屈,起码也应该明白,你父亲这番良苦用心。”

    郑沐夭无精打采地哦了一声,颇不以为然。

    ……

    巷弄交错,杂乱的房舍之间。

    苏奕一个人穿行其中,偶尔会低头看一眼手中的血色蜡烛,除此,脚步不曾停下过。

    血色蜡烛名叫“召魂蜡”,是从阴煞门衮州分舵护法之一“病痨鬼”褚四郎身上搜到的物品。

    此宝由翁云岐的精血炼制而成,只要翁云岐出现在方圆千丈之地,凭借此物,就能感应到翁云岐的气息。

    刚才苏奕之所以坐着马车在城中闲逛,就是为了凭借此物找寻到翁云岐的踪迹。

    足足半刻钟后。

    苏奕掌心一翻,收起血色蜡烛,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座破旧庭院。

    思忖片刻,他便转身而去。

    他已确定,刚才那座庭院,便是翁云岐的藏身之地。

    不过,苏奕现在不打算去和翁云岐见面,只要确定其位置,以后随时都能找到他。

    返回在那等候的马车前,苏奕问廖伯:“此去前往天元学宫要多久?”

    廖伯连忙道:“天元学宫位于城外数十里外的大山中,若我们从此地过去,不出半个时辰便能抵达。”

    苏奕道:“天元学宫是否允许外人进入?”

    “不行。”

    廖伯摇头,旋即笑道,“不过,公子要去的话,可以让小姐带您前往。小姐是天元学宫五长老‘岳羽池’关门弟子,对天元学宫的情况最是熟稔。”

    “好,我们现在就过去。”

    苏奕点了点头,径直走上马车。

    “苏叔叔,您要去天元学宫做什么?”

    一袭黑裙,靓丽性感的少女郑沐夭好奇问道。

    苏奕懒洋洋躺在那,道:“找人。”

    郑沐夭愈发好奇,道:“苏叔叔,能否仔细说说,或许我还认识呢。”

    “等到了再说吧。”

    苏奕闭上眼睛,不再多言。

    当一个女人好奇一件事,你回答一次,她可以追问十次,不刨根问底问个一清二楚,决不罢休。

    所以,苏奕根本不给郑沐夭再追问的机会。

    郑沐夭撇了撇嘴,苏奕摆明了不愿多说,她哪会再自讨没趣。

    旋即,她眼珠滴溜溜一转,忽地伸出一对纤纤玉手,悄悄按在了苏奕的大腿上,猛地一捏。

    苏奕睁开眼睛,道:“做什么?”

    “呃,我只是想给苏叔叔捏捏腿。”

    郑沐夭巧笑倩兮,心中暗爽,刚才按在苏奕大腿上时,她清楚感受到,后者肌肉猛地一绷,似受到惊吓般。

    “你也会怕?”

    她心中很是得意。

    苏奕瞥了这靓丽狡黠的小妖精一眼,重新闭上了眼睛,道:“用点力,我不说停,你不许停下。”

    郑沐夭一呆,这算什么?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车厢外,廖伯一抖缰绳,唇中低喝:“驾!”

    马车在城中全速奔驰,驶向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