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救命恩人苏公子
    被来历不明的神秘年轻人所救?

    青衿他们顿时被吸引了。

    就见常过客眸子中泛起追忆之色,道:“那天晚上,天降暴雨,我在避雨时,偶然见到了一男一女。当时,我以为那青袍少年是哪个大宗族的子弟,因为他实在太奇怪,行走荒郊野岭之间,不止带着个绝美的侍女,还随身带了一把可供躺着歇息的藤椅……”

    周知离好笑道:“这家伙倒是挺会享受的。”

    青衿瞪了他一眼,“别打岔。”

    常过客叹道:“后来的事情证明,我走眼了,那少年看似只是聚气境修为,却堪称神通广大,深不可测……”

    说着,他语气带着一丝丝的感叹,把那天晚上的战斗和盘托出。

    听罢,郑天合都不禁震撼道:“剑御雷霆,隔空杀敌?这岂不就是陆地神仙的手段?”

    常过客深以为然道:“若非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少年,竟拥有如此巧夺造化的强大手段。”

    这时候,就见周知离神色怔怔道:“这风格……怎么和苏公子很像?他当初在青鼎校场中,就曾剑引风雨,杀一众重甲兵卒,宛如神仙般,震撼全场。”

    说到这,他语气也变得激动,“并且,苏公子身上显露出的修为,也是聚气境,也常穿着青袍,难道真的是他?”

    “苏公子?”

    常过客一呆。

    却见周知离目光看向青衿,道:“师叔,你觉得呢?”

    青衿如梦初醒似的,玉容明灭不定,道:“应该……就是他……”

    声音很复杂,有吃惊,也有一丝丝恨意。

    在听到常过客描述那青袍少年灭杀花怜秀三人的场景时,青衿一下子就想到了苏奕,并且有极大把握认为那青袍少年就是苏奕。

    只是,青衿却无法忘记,当初在云河郡城浪淘沙时,苏奕打她的那一巴掌。

    故而,此刻提起苏奕时,神色才会那般复杂。

    周知离眼眸发亮,道:“常师伯,能否跟我们说说那一男一女的模样?”

    常过客想了想,便一一说来。

    周知离一拍大腿,笑道:“一定是苏奕苏公子!他身边那女子应该就是……嗯,茶锦姑娘。”

    说到茶锦,他心绪也产生微妙的变化,有些酸涩。

    “殿下,您口中的这苏奕苏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郑天合忍不住道,他听得心中澎湃,也禁不住油然而生敬仰之意。

    “不错,我也正好奇这位救命恩人的来历。”

    常过客也同样好奇。

    周知离感慨道:“他啊……是我见过最独特和神秘的一个人物,犹如谪仙般,超然脱俗。犹记得第一次见面时……”

    接下来,他侃侃而谈,把当初如何在楼船上遇到苏奕,直至在云河郡城中的一些经历皆娓娓道来。

    说到最后,已是眉飞色舞,脸上尽是与有荣焉的感慨之色。

    常过客和郑天合听完,也不由倒吸凉气,似这般少年,着实称得上是谪仙风采!

    唯独青衿内心极为矛盾和复杂。

    她曾拒绝过给苏奕当侍女的建议,也曾被苏奕毫不客气地抽了一巴掌。

    原本,她内心早已发誓,迟早要找回丢掉颜面。

    可谁曾想,偏偏是苏奕,在那荒郊野外的大雨之夜,救了她的师兄……

    这让她一时竟都无法恨起苏奕来。

    “哈哈哈,这次苏公子何止是救了常师伯一命,还等于帮我杀了三哥的三个宗师境门客!痛快,实在是太痛快了!”

    周知离抚掌大笑,浑身一阵舒坦。

    宗师级的门客,每一个都有着极重要的作用。

    可以说,花怜秀三人的死,绝对会给他的三哥周知震造成沉重打击!

    “可惜,这位苏公子不在衮州城,否则,郑某定要奉他为座上宾,以珍藏的佳酿好生款待。”

    郑天合轻叹。

    “不,苏公子就在城中。”

    常过客忽地说道,“就在我刚才等待青衿师妹的时候,就恰好碰到了他。”

    “什么?苏公子也来衮州城了?”

    周知离惊喜,道,“常师伯,你可知道他如今在何地?”

    常过客苦笑摇头,道:“他那等人物,不愿和我有太多牵累,早不知道去何地了。”

    “这个好办,我郑家在城中还是有点力量的,要查出苏公子的下落并不困难。”

    郑天合笑呵呵说道。

    周知离登时提醒道:“舅舅,在找苏公子的时候,千万不可有任何冒犯之举,他为人看似淡泊,可骨子里极其之傲,怠慢不得。”

    郑天合神色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眼见他们这般在意苏奕,青衿忍不住道:“殿下,你今日不是要去摩云楼赴约?现在可马上都晌午了。”

    周知离一怔,登时想起了俞白廷的邀请,起身道:“行,咱们现在就去见一见这俞白廷,对了,舅舅你派人去通知穆大人,让他和我一起去。”

    “常师伯也一起去吧?”他发出邀请。

    常过客点了点头。

    ……

    漱石居。

    占地足有五亩,院落内茂林修竹、小桥流水,一座座阁楼古色古香,错落有致。

    在庭院中央位置,还有一个栽种着荷花的小湖泊,环境极为清雅静谧。

    “苏兄,您觉得这一处宅邸如何?”

    走向正厅的曲折廊桥上,陈金龙小心翼翼问道。

    “不错。”

    苏奕点头,“不过,待会你去把居住在此的仆从全都撤了。”

    陈金龙一怔,虽觉得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道:“那您看,是否还需要添置一些其他物品?”

    苏奕摇头道:“不用。”

    没多久,眼见苏奕已经没有谈话的兴趣,陈金龙很识趣地告辞离开。

    一座飞檐斗拱,古意盎然的阁楼二层。

    苏奕负手立在轩窗处,看着院落中那在湖泊中摇曳生姿的粉色荷花,不禁暗暗点头。

    居住在此,清宁静谧,的确比住在客栈强多了。

    “你先收拾安顿一下,待会我们一起去吃个饭,逛一逛这衮州城,熟悉一下状况,顺便去金石阁走一遭。”

    苏奕吩咐道。

    正在不远处烹茶的茶锦连忙答应,她也早想购置一些衣物,换上漂亮的裙裳了。

    ……

    摩云楼。

    衮州城内屈指一算的顶尖酒楼,高有百尺。

    望星殿内。

    当周知离、青衿、穆钟庭、常过客抵达时,俞家之主俞白廷早已等候在那。

    “让俞族长久等了。”

    甫一走进大殿,周知离笑着拱手见礼。

    俞白廷起身,只轻轻点了点头,淡然道:“六殿下,坐吧。”

    眼见他态度这般冷淡,周知离脸上笑容也随之消失,他自顾自坐在俞白廷对面。

    看了一眼桌上那一道道珍馐美味,周知离道:“俞族长今日召见我,是要吃饭饮酒,还是另有事情?”

    俞白廷神色平淡地笑了笑,道:“殿下快人快语,那俞某也就直说了。”

    “洗耳恭听。”周知离点头。

    俞白廷坐直身体,浑身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让俞某心中很不高兴,俞某斗胆,想跟殿下做个买卖。”

    周知离皱眉,疑惑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俞白廷冷哼,道:“殿下,都到了这等时候,就不必再装了。”

    周知离愈发疑惑,满头雾水,“俞族长,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昨晚可什么也没做。”

    “殿下何等尊贵的身份,自然不可能亲自去做那等卑劣之事。”

    俞白廷眼神淡漠,不怒自威,“可殿下总该不会忘了,身边那个名叫苏奕的年轻人,昨晚做了什么事情吧?”

    声音已带着一抹质问的味道。

    这态度让周知离很不舒服。

    不过,当听到苏奕二字,他登时愣住,道:“和苏公子有关?”

    青衿、常过客、穆钟庭也都一怔,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苏奕惹到了俞家?

    俞白廷道:“殿下,明人不说暗话,老夫只问一句,这苏奕是否是你的属下?”

    “不是。”周知离摇头,“他是我朋友,不过,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

    不等他解释,俞白廷挥手打断道,“殿下,无须再解释,你承认和这苏奕有关系,这就已经足够了。”

    眼见俞白廷这般不客气,周知离也不禁恼了,面无表情道:“俞族长今日找我,是打算兴师问罪?”

    大殿气氛也变得沉闷压抑起来。

    “不,俞某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和殿下过不去。”

    俞白廷神色淡漠道,“俞某只是想跟殿下做个交易,只要殿下将那苏奕杀了,我保证,会在茶话会上支持殿下所推举的人选。”

    “杀了苏奕?”

    周知离错愕,没好气道,“俞族长,且不说苏奕不是我的属下,他就真的是我的属下,我也断不可能答应这件事了!”

    开什么玩笑,苏奕那等谪仙人物,远非这世俗中的宗师可比,谁傻了才会做出那等蠢事!

    俞白廷脸色一沉,道:“俞某不妨直言,昨天晚上,我已经和总督向天遒见过面,殿下确定要为了一个苏奕,而失去我俞家的支持?”

    “我劝殿下最好冷静三思,千万别冲动了。毕竟,我可不希望因为一个年轻人,和殿下闹得不愉快。”

    声音淡漠而平静。

    说罢,俞白廷好整以暇地饮了一杯酒。

    ————

    ps:嗯,听说有童鞋要攒更新?那金鱼明天努力补个5更给追更的童鞋看~

    郑重说一件事,有童鞋反应,有个骗子号冒充金鱼的微信公众号吸粉。

    金鱼再说一下,金鱼的公众号名字“萧瑾瑜”,账号是“xiaojinyu233”,大家看清楚了,谨防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