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蓄谋
    乔冷走出大殿时,心中已沉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族长没有立刻在今晚采取报复行动,证明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

    可从族长下达的三个命令中,却让乔冷感受到了一股铁一般不容违逆的复仇决心!

    “今晚就决定从这羊枯镇撤离,也就意味着,闻老的死,让族长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意识到了那苏奕的可怕。”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羊枯镇不是俞家的地盘,若是今晚就报复,难免会出现伤亡,这等情况下,族长也只能暂且隐忍。”

    “而他第二、第三条命令,无疑就是要谋划报复之事了!”

    “半个时辰后就要和总督向天遒见面,极可能就是要借总督大人的力量,去对付苏奕!”

    “毕竟,苏奕是六皇子的人,而总督则是二皇子的人,这正好能够被族长利用。”

    “而族长明天中午要在摩云楼见六皇子也好理解,可能是要用某种条件作为交换,迫使六皇子舍弃苏奕……”

    乔冷想到这,内心发凉。

    这就是大人物的城府和谋略吗?

    半响,乔冷摇了摇头,不敢再多想,匆匆行动起来。

    诚然,他是一位武道宗师,可是牵扯到俞家、皇子、总督这样的大事上,他终究也只是一介匹夫,难以去改变什么。

    ……

    半刻钟后。

    一行属于俞家的队伍匆匆离开羊枯镇,趁着如墨夜色全速朝衮州城赶去。

    半个时辰后。

    衮州城,总督府。

    早已接到消息的向天遒,端坐在一座殿宇中,一边饮茶,一边等待。

    他体态略显臃肿,胡须花白,一对眸子却锐利若鹰隼,顾盼之间,威势十足。

    身为一州之总督,堪比封疆大吏,权柄之盛,可威慑一方。

    而向天遒自身更是一位武道三重境的老辈宗师!

    没多久,一袭宽袖长袍,柳须飘然的俞白廷抵达。

    向天遒起身,笑着迎上去,“我听说,俞兄不是在羊枯镇散心,为何却在深夜匆匆返回,莫非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俞白廷微微笑道:“的确发生了一点小事,不过,我此来可不是聊这些的。”

    “先坐。”

    向天遒说着,正要吩咐下人上茶,就被俞白廷阻止道:“向大人,俞某谈完事就走,不必麻烦。”

    向天遒一怔,笑道:“那向某就洗耳恭听了。”

    俞白廷想了想,直接道:“我明天晌午时,会在摩云楼和六皇子见一面。”

    向天遒瞳孔骤然一眯,大殿气氛也微微有些沉闷起来。

    半响,他才笑道:“俞兄深夜匆匆而来,应该不会是为了跟我表态,选择要加入六皇子阵营的吧?”

    “当然不是。”

    俞白廷神色平静道,“我只是要借一下向大人的势,跟六皇子谈一个条件。”

    “什么意思?”

    向天遒皱眉。

    俞白廷淡然道:“六皇子身边的一个小东西,惹到了我女儿头上,让我心中很不舒服,我打算让六皇子亲自动手,把这小东西除掉。”

    向天遒讶然道:“六皇子该不会是打算拿你女儿的性命,来逼迫你这位俞家之主加入他的阵营?若真如此,未免也太蠢!”

    俞白廷摇头道:“我不清楚六皇子的想法,可既然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就必须得解决一下。”

    向天遒沉默片刻,眼神意味深长,道:“俞兄,你若表态支持二皇子,我向天遒保证,根本不必你出手,就能让六皇子和他的属下再不敢胡来!”

    俞白廷避而不答,道:“向大人太心急了,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我相信,你应该也不希望我俞家站到六皇子那边,对吧?”

    向天遒哈哈大笑,道:“俞兄放心,明天六皇子若不答应解决那个小东西,向某可不会答应了!”

    俞白廷当即长身而起,道:“有向大人这句话,俞某就放心了,告辞。”

    说罢,匆匆而去。

    目送他离开,向天遒若有所思,“看来,六皇子身边那个属下,彻底让俞白廷这老儿动了真怒,否则,在茶话会开始之前,他哪可能会来和我见面……”

    旋即,向天遒就笑起来,“如此也好,你俞白廷一直想保持中立,两不相帮,可经此一事,你还能不做出个明确的表态?”

    “父亲。”

    忽地,一个身着银袍的青年走了进来,剑眉星目,雄姿英发,仪表堂堂。

    向铭。

    衮州总督向天遒之子。

    天元学宫副宫主“王俭崇”的关门弟子,衮州城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

    看到向铭进来,向天遒就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道:“这般深夜,怎么还没睡下?”

    向铭低声道:“父亲,上次我跟您说过的,我想迎娶师妹文灵昭为妻。”

    向天遒眉头微皱,轻叹道:“上次我已经托人传话给竹孤青,只要那文灵昭愿意,我会亲自出面,帮她解除身上的婚事。可你也知道,文灵昭拒绝了。”

    他曾远远地见过文灵昭一面,的确是一个姿容绝代,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难得的是天赋也极出众。

    就是身份有些问题,早已是别人的妻子。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妻子,可关乎名誉大事,让向天遒内心颇有些抵触。

    向铭深呼吸一口气,认真道:“父亲,我想把灵昭师妹的父母请到衮州城来做客,当面跟他们说清楚这件事,最好能把灵昭师妹身上的婚事解决了。”

    向天遒冷哼:“一个女人而已,值得你这般痴迷?”

    向铭忽地跪倒在地,神色坚定道:“还请父亲成全!”

    向天遒神色阴晴不定,半响才说道:“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向铭喜道:“还请父亲明示。”

    “第一个,即便你有机会迎娶文灵昭,此生此世,她只能充当你的妾室。”

    向天遒沉声道,“第二个,用不了多久,我就将卸任衮州总督一职,前往玉京城辅佐二皇子,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前往玉京城,留在二皇子身边做事。”

    听罢,向铭沉默片刻,一咬牙道:“父亲,孩儿答应!”

    向天遒点了点头,挥手道:“快去睡吧。”

    ……

    瑞祥客栈。

    直至天色破晓,也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这让一夜都没睡好觉的茶锦松了口气之余,又有些不解。

    俞家乃衮州五大顶级势力之一,吃了这样一个大亏,就这样隐忍了?

    “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启程前往衮州城。”

    苏奕已经起床,舒展了一下腰肢,推开窗户,一阵清风伴着晨光洒落身上,让人心旷神怡。

    茶锦连忙从床榻上起身,挽起袖子,为苏奕准备好洗漱物品,而后出门,吩咐客栈准备餐食。

    不得不说,她已经渐渐开始习惯“侍女”这个角色了。

    也不知是苏奕调教有功,还是因为她的心境已悄然发生了变化的缘故。

    直至吃过饭,走出客栈时,苏奕意外看到,一辆马车已等候在那。

    陈金龙噌地从不远处冒出来,满脸忐忑道:“苏兄,我早已等候在此。”

    苏奕一指马车,道:“你准备的?”

    陈金龙连忙道:“正是,不过在启程前往衮州城之前,我有一件事需要跟您道歉。”

    苏奕挑眉,道:“道歉?”

    陈金龙苦涩道:“昨晚时候,我被一位武道宗师胁迫,泄露了一些和苏兄有关的事情,思来想去,内心着实不安,故而不敢隐瞒,今日清晨便等候在此,只求苏兄能宽恕和体谅。”

    苏奕怔了一下,道:“怪不得乔冷和那老家伙见我时,一副摸清楚我的底细的模样。”

    陈金龙顿时一身冷汗,颤声道:“苏兄,你也知道,我修为浅薄,当时被胁迫后,根本不敢……”

    “行了,此事不必再提。”

    苏奕挥手。

    陈金龙登时如释重负,连忙笑道:“苏兄快请,乘马车的话,不出两个时辰,便可抵达衮州城。”

    当即,他们一起乘马车启程,离开了羊枯镇。

    “苏兄,抵达衮州城后,你是否有落脚之地?”

    路上,陈金龙小心翼翼问道。

    他察觉到,苏奕似并不排斥自己,也无咄咄逼人的姿态,这才敢壮着胆子发问。

    苏奕摇了摇头,问道:“你可知道城中哪一家客栈住起来最舒服?”

    陈金龙道:“再好的客栈,住起来也难免人多眼杂,若苏兄不介意,倒是可以住在我家购置的一处宅邸中。”

    “你家?”

    苏奕挑眉。

    陈金龙解释道:“我父亲早些年在衮州城购置了一些宅邸,一直闲置着,其中有一个名叫‘漱石居’的庭院最是清静,若苏兄不嫌弃,等到了衮州城,就可以住进去。”

    苏奕想了想,拿出一沓银票递过去,“这样吧,你带我去那处宅邸,我付你房租,这些银票你先拿着。”

    陈金龙连忙推辞道:“苏兄,这是不是有些见外了,咱们以前都在青河剑府修行过,也算是同门,我怎好意思拿你的钱。”

    “拿着。”

    苏奕微微皱眉。

    陈金龙浑身一颤,连忙接过银票,心中却是一叹。

    果然,这苏奕根本就不给自己巴结的机会!

    就这般交谈着,两个时辰后,远远地,已经能够看到一座雄浑巨大的城池轮廓。

    衮州城到了。

    ————

    ps:感谢老兄弟“awatera”的盟主赏!真是好久不见了,握爪,当然,欠你一个五更。

    再说一下剧情,衮州城就是这第三卷的核心大剧情,需要先铺垫一下,铺垫完了,会上演一波环环相扣的大高潮~

    嗯……压力有点大,但金鱼自信还是能写好的,诸君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