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人有百样 花有百种
    “公子,那些家伙可有些不地道,明明是我们救了他们,可他们刚才却不顾我们的死活,趁机逃了。”

    茶锦有些生气。

    她刚才将战袍男子一行人的举动尽数看在眼底,心中颇有些不舒服。

    “我可不是为了救他们。”

    苏奕神色平淡,他动作娴熟地把血炎狼王的獠牙、利爪和皮毛一一解剖了下来,收进了墨玉佩中。

    这些灵材有的可以充当炼器灵材,有的可以入药,有的可以用来制符,皆灵性十足,非寻常可比。

    “也对……”

    茶锦想了想,他们途径这座峡谷,一是不愿绕路,二是盯上了那血炎狼王。

    目的并非是为了救人。

    既然如此,对方哪怕是忘恩负义,也都已不重要。

    “走吧。”

    苏奕收起御玄剑,迈步前行。

    刚走出这座峡谷,就见战袍男子一行人已走上来。

    “多谢公子之前仗义相救。”

    战袍男子率先拱手开口。

    他所言句句发自内心,本以为自己要命丧于此,谁想到苏奕大发神威,剑破狼群。

    就凭苏奕之前展露出的力量,就让他断定,这少年定来历不简单。

    尤为令人吃惊的是,这少年还无比年轻,聚气境修为而已,掌握的力量却比一般宗师都厉害,放眼大周境内,也称得上是绝世之辈。

    其他四名扈从角色也纷纷见礼。

    茶锦心中暗自鄙夷,刚才还趁机逃走,现在却感恩戴德,何其可笑。

    “我本就不是为了救你们,不必多谢。”

    苏奕淡然道。

    “瞧瞧,我说中了吧,非亲非故的,他哪可能是为了救我们?依我看,也不必感谢什么。”

    那石榴裙少女冷哼道,“更何况,刚才若不是我们牵制那些血炎狼,他们怕也不可能那般容易地杀死狼王了。”

    “你说什么,若不是我们,你们哪还有命?不知感恩倒也罢了,怎还能说出这等话?”

    茶锦忍不住开口了。

    这少女何其可笑,救你们是顺手为之,不救你们也是应该的,结果还蹭鼻子上脸了。

    连战袍男子都有些尴尬,正要解释什么。

    却见苏奕已挥了挥手,道:“和他们计较做什么,走吧。”

    “站住!”

    谁曾想,还不等他离开,那石榴裙少女已怒气冲冲道,“你们听清楚了,我们自始至终从没有开口跟你们求救,凭什么就要对你们感恩戴德?”

    苏奕神色平淡。

    这就叫畏威而不怀德。

    深陷狼群重重围困时,这少女哪敢这般放肆?

    如今安全了,就气焰骄横,分明是是自恃身份煊赫,才敢这般不知好歹。

    苏奕懒得理会,抬脚就走。

    他此次出手,本就不是为了救对方,也根本不在乎对方是否感恩。

    可看到他没有反驳,并且还要离开,石榴裙少女却似认为苏奕理亏,道:“我话还没说完呢,不许走!”

    苏奕眉头微皱,转过身,直视这少女,淡然道:“哦,你还想说些什么?”

    气氛莫名压抑许多。

    战袍男子似察觉到不妙,道:“小姐,天色快黑了,大人他们还在羊枯镇等着呢。”

    这是提醒石榴裙少女别闹了,赶紧离开。

    也是在无声地告诉苏奕,他们这边还有大人物在羊枯镇等着,最好别把事情闹大了。

    苏奕唇边不禁掀起一抹冷峭弧度,静默不语,唯独眼神看着那石榴裙少女。

    “乔长老,咱们明明占着理,为何要走,这岂不是显得咱们理亏了?”

    石榴裙少女双臂抱在胸前,姿态很高,迎着苏奕的目光,傲然道,“我们此次进山,本就是要猎杀那血炎狼王,它虽被你杀了,可战利品不能由你一人占了。毕竟,刚才我们也算起到了牵制的作用。”

    苏奕眼神愈发冷淡,道:“这么说,你是打算让我把战利品也分你一份?”

    石榴裙少女坦然道:“这不是你应该的吗?”

    茶锦听到这,都差点气笑了,只觉一股怒气猛地冲上心头,忍不住想教训这不知好歹的少女一顿。

    战袍男子暗呼要糟。

    他身边这位小姐,从生下来就被整个宗族乃至周围的人捧在手心。

    她是衮州五大顶级世家之一洪家族长之女,其外公是大周外姓九王之一的“白眉王”蔡京海,其外婆出身大周皇室,其祖母是天元学宫一位退隐多年的长老……

    这让她自幼就如一颗璀璨明珠,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众星拱月般拱卫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脾气难免就骄纵了一些。

    也只有在和她同一个圈子的贵胄子弟中,她才会矜持而谦虚,收敛身上的气焰。

    不等战袍男子开口,石榴裙少女就继续道:“当然,我承认你们的出现,也算帮我们解围了,你把战利品拿出一半,我可以拿钱来换,绝不占你半点便宜。”

    苏奕淡然道:“可以,拿一万颗二阶灵石来换,少一颗都不行。”

    全场一寂。

    一万颗二阶灵石!

    这就是搁在衮州顶级世家中,都称得上一笔天文数字了!

    “我好心好意,你却竟狮子大开口,是不是太过分了?”

    石榴裙少女恼火道。

    她这话一出,战袍男子暗暗叫苦。

    大小姐,你怎能和这样一位剑破狼群的强者说话?

    你出身纵然再显赫,可在这荒山野岭之地,若真激怒对方,只怕谁都别想再活着离开了!

    苏奕淡然道:“机会我给你了,你却不要,那就最好别再试图挑衅我,否则,你真的会死的很难看。”

    说罢,他转身而去。

    茶锦连忙跟上。

    石榴裙少女气得浑身哆嗦,正要开口,就被战袍男子一把拉住胳膊。

    他神色肃然,沉声道:“小姐,前方就是羊枯镇,为何非要在这荒郊野岭之地跟人怄气?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大人他们哪可能饶恕了我等?”

    石榴裙少女玉容明灭不定,半响才咬牙道:“罢了,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我才懒得和这种人计较。”

    战袍男子暗松一口气,心中发誓,以后打死也不陪着这位千金大小姐外出狩猎了,遇到寻常人倒也罢了,一旦遇到无法无天的狠茬子,那简直就是要命!

    其他四位扈从也轻松下来。

    搁在衮州城的话,他们什么都无所畏惧,哪怕就是惹到更可怕的对手,可只要报出小姐的家世和名号,事情必可迎刃而解。

    可在这荒郊野岭之地,就完全不一样了。

    万一刚才那青袍少年心生歹意,他们这些人怕都不够杀的……

    “走吧。”

    石榴裙少女却似浑然不知道这些,她一脸悻悻地朝远处行去。

    战袍男子他们连忙跟上。

    ……

    “公子,我刚才还以为您会怒起杀人呢。”

    茶锦轻声道。

    山野渐渐变得平缓,远远地,甚至能看到一座城寨的轮廓出现在山脚下。

    “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丫头罢了,还不至于让我动怒。”

    苏奕淡然道。

    说起来,袁珞兮也很刁蛮任性,但她骨子里却也懂得什么叫知恩图报。

    与之相比,刚才那石榴裙少女明显被宠坏了,颐指气使,我行我素,完全没什么阅历可言。

    也不能说对方蠢,所处的位置和生长的环境不同,往往会导致认知上的巨大差距。

    毕竟,这次若换做是其他武者,怕是早被石榴裙少女一行人的气焰吓到,不敢不敬。

    这样的话,也就不可能会发生冲突和摩擦。

    “若论身份,我也不见得比她差了,可也断不会像她那般,不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

    茶锦嘀咕道。

    “人世百态,恰如世事千重,皆有不同,通俗而言,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苏奕淡然道,“刚才那点小事,还不算什么。”

    交谈时,两人已沿着一条明显由人力开辟出的山间路径走下去,清楚看到了远处有着一座城镇。

    夜色已悄然降临。

    城镇不大,但也已华灯初上,喧嚣热闹的声浪远远地传来,也带来世俗人间的气息。

    时隔多天,从那荒无人烟的山河中走出,乍看到这人间烟火,茶锦也不由一阵恍惚。

    在她怀抱中,赤焰碧睛兽探头探脑,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显得很好奇。

    这就是羊枯镇,紧挨着莽莽群山,距离衮州城只有八十里地,虽是一个镇子,却极为繁华。

    常年有许多来自衮州城的武者汇聚于此,或进山猎妖,或采撷灵药等等。

    “今晚就在此地找个客栈歇息,明天去衮州城。”

    说着,苏奕已施施然朝羊枯镇内行去。

    茶锦紧随其后。

    她浑没有注意到,经历了这一场由云河郡城开始,横贯八百里茫茫山河的漫长步行之旅后,在对待苏奕上,内心早已悄然发生许多微妙的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遇到麻烦和危险时,已不自觉地开始视自己为苏奕同一阵营的人,为其忧而忧,为其怒而怒。

    最初时的芥蒂、仇恨、抵触和恐惧,都似早已在这一路的跋山涉水中一点一滴的消磨一空。

    苏奕和茶锦刚进入羊枯镇没多久,石榴裙少女一行人也已返回。

    他们径直来到羊枯镇东边一座依山傍水的山庄中。

    ——

    ps:感谢土匪哥、叁个木、夜幕似无尽、此生唯梦等等童鞋的打赏月票~拜谢了兄弟姐妹们。

    第五更晚上10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