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幼兽
    苏奕怔了一下,就明白过来。

    这野猪定然是那赤焰碧睛兽送来的。

    “无愧是拥有灵智的妖兽,还懂得知恩图报。”

    苏奕暗道。

    他拎出御玄剑,直接将野猪腿剁了下来,拿去溪边清溪干净,便堆起篝火,做了个简易的烤架,将野猪腿悬在其上。

    篝火汹汹,野猪腿很快就变得金黄,浓郁的油脂一滴滴掉落篝火,发出嗤嗤的声音,诱人的肉香顿时弥散而开。

    苏奕蹲坐一侧,从墨玉佩中拿出了一些蜂蜜、香料时不时涂抹在野猪腿上,动作倒也颇为娴熟。

    这纯粹是一种心情,毕竟难得动手一次。

    眼看着一个个野猪腿在佐料熏染下变得愈发焦黄,苏奕也不禁食指大动。

    “神仙也好杯中物,何况是这等美食了,虽比不得龙肝凤髓,但胜在是我亲手做的……”

    苏奕拿起御玄剑切了一片焦脆流油的烤肉,沾了一些佐料,当吃进嘴里那一瞬,舌尖味蕾就像松绑般,空腔中尽是鲜美之极的味道。

    那肉质外焦里嫩,咀嚼时一丝丝油脂浸出,肉香鲜嫩,妙极了。

    一口下去,苏奕不禁暗暗点头,自己亲手做的东西,吃起来心情和口感也远胜寻常。

    接下来,他一边饮酒,一边吃肉,不亦快哉。

    当茶锦从远处走来时,篝火上仅剩下一条野猪前腿。

    那烤炙的香味,令她也禁不住吞了吞口水,美眸中尽是讶然,如此懒的一个家伙,居然破天荒地亲自动手烤肉了!

    并且,味道还不错的样子……

    茶锦轻声道:“公子,您的衣物已经洗好了,正在晾晒。”

    她此刻穿着一身宽松的青衫,乌黑长发盘在脑后,绝美明艳的脸庞素净晶莹,肌肤如羊脂玉似的百润,一对秋水似的眸大而妩媚。

    整个人仿似一朵雨后花蕊,格外清新娇美。

    苏奕点了点头,道:“这剩下的野猪腿,帮我收起来。”

    前半句话,让茶锦心中一喜。

    后半句话,则让她俏脸一滞,胸口发闷,内心涌起说不出的落差,暗自埋怨,我怎能对这家伙抱有期待?

    在这家伙眼中,自己就是个俘虏,根本不可能考虑自己感受的!

    苏奕负手于背朝远处行去,“当然,你若不介意,也可以把它吃了。”

    “呃……啊?”

    这突来的一句话,让茶锦原本低落的情绪,登时又高涨起来,真可谓是跌宕起伏。

    “明明是想让我吃的,却偏偏要转折一下,把人弄得不上不下,可真够气人的!”

    怔了半响,茶锦嘀咕了一声,就蹲坐在苏奕原先的位置上,拎着野猪腿享用起来。

    一口下去,茶锦满嘴流油,腮帮子都鼓起来,她美眸发亮,露出意外之色,“唔……这家伙手艺竟这般好?”

    她早就饿了,顾不得多想,尽情享用起来。

    她本就长得秀美明艳,狼吞虎咽时,脸颊鼓鼓的,平添三分娇憨率真的韵味。

    到最后,吃完一整根野猪腿,茶锦意犹未尽地吸吮几下手指上的油渍,而后伸出粉润的舌尖丁绕着红润的唇舔了一圈。

    只觉自离开云河郡城直至现在,这是自己吃过最好的一顿,不止是滋味极好,心情也难得的很轻松舒适。

    “吃完了就来收衣服,该走了。”

    远远地,苏奕的声音传来。

    茶锦连忙起身,匆匆去了。

    以前,她还对苏奕的命令颇有些抵触,可此时吃了这野猪腿后,却反倒不在意这些了。

    吃人嘴软,古人诚不我欺。

    收完衣服,两人继续上路,一路上,苏奕偶尔会伫足山顶观云海,也会坐在溪水之畔歇息一番。

    兴致来了,还会跟茶锦聊几句。

    但大多时候,他就如一个闲散的旅人,看山河之壮阔,观天地之浩渺,体会自然造物之美。

    茶锦的心境也变了,一路上似浑然忘却了世事纷扰,伴随在苏奕一侧,朝观晨曦,暮观云霞,一路尽是瑰丽风光。

    这就是一种无形的阅历,沉淀的是心性。

    一路上,茶锦也发现,每当伫足歇息的时候,便会有猎物送上门来,皆是山中飞禽走兽之类。

    茶锦也才明白,这一切是那赤焰碧睛兽在报恩,心中也感慨不已。

    让茶锦尴尬的是,她做的烤肉味道寡淡,远不如苏奕,让得苏奕吃了一口,就嫌弃地丢在了一侧,换自己动手。

    苏奕吃剩下的食物,倒并不介意分给茶锦,茶锦自然也不介意吃这等残粥剩饭。

    没办法,出自苏奕手笔的食物,味道确实没得挑……

    好几次让茶锦都有大饱口福之感。

    数天后。

    苏奕在山中遇到一个砍柴樵夫,略一询问才知道,再行半天路程,就能抵达名叫“羊枯镇”的地方。

    从羊枯镇往东再行八十里地,便是素有“六郡心腹”之称的衮州城。

    晌午十分。

    苏奕随意坐在一处山腰岩石上歇息,很快,便有沉闷的重物坠地声从远处响起。

    苏奕淡然开口:“行了,今日我便会重返世俗之中,自今以后,不必再来送吃食了。”

    茶锦忍不住朝远处望去,就见丛林寂静,没有任何回应。

    可仅仅半刻钟后。

    远处峭壁之上,忽地越出一道白影,足有丈许长,皮毛雪白,缭绕着汹汹火光。

    赫然是那赤焰碧睛兽。

    只不过,在它口中还叼着一个白底黑纹的幼兽,形似小老虎似的,才不过半尺长,四只爪子毛茸茸的,憨态可掬。

    茶锦一怔,这是什么情况?

    就见远远地,赤焰碧睛兽朝着苏奕的方向跪伏于地,头颅低下,嘴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嘶吼,恭敬中带着一丝祈求的味道。

    苏奕眉头微皱,似已明白了一些,道:“你打算让我带走你的幼崽,予以教化?”

    赤焰碧睛兽连连点头。

    “这倒有意思了,若换做其他妖兽,若能有机会得到化形之术,必欣喜若狂,感激涕零,甚至甘愿奉他人为主,任凭驱遣。可你却宁可舍弃这等造化,以换自己孩儿的成长……”

    说到最后,苏奕不由感叹了一声。

    茶锦此时也终于明白过来,不禁动容,心绪翻腾。

    她曾翻阅宗门的典籍,很清楚妖兽之类若想“化形”是何等不容易。

    品阶越高,血脉越强大,化形就越困难!

    茶锦很确定,以苏奕那等不可思议的手段,既然说过会传授那赤焰碧睛兽化形之术,必是能够轻松办到。

    可谁曾想,这妖兽却竟把这个造化留给了自己的幼崽!

    这如何不让人动容?

    想一想,一头罕见的九阶妖兽,却在这数天里天天为他们默默送上“吃食”,到如今更跪伏于地,乞求为其幼崽换一个将来,这又让谁能不感叹?

    苏奕沉默片刻,走到赤焰碧睛兽前,俯身将那幼崽拎了起来,这小家伙明显刚出生数月时间,白底黑纹的皮毛毛柔滑轻软,爪肉粉嘟嘟的。

    被苏奕抓着脖颈软毛拎起来,不禁龇牙咧嘴嗷呜嗷呜叫起来,但叫声却奶声奶气的,一点都不凶,反倒憨态十足。

    苏奕手指在小家伙肚皮上戳了戳,道:“根骨勉强只能算差强人意,就是不清楚血脉中所蕴含的真灵之血是否精纯了。念在你助我筑道的情面上,我可以把它留在身边,予以教化。”

    赤焰碧睛兽狂喜,头颅叩在地上,碧绿的瞳中尽是感激。

    “但我提前跟你说清楚了,我断不会收其为徒,若以后表现不堪,让我不满意,便会将其撵走。”

    苏奕淡然道。

    前世时,曾有金翅大鹏鸟跪伏在他的山门前,叩首十天十夜。

    自己念其心诚,便将其留在身边,以记名弟子的身份修行。

    可这小雀儿却在得知他的“死讯”后,成了一个活脱脱的叛徒,还趁乱抢走了他留在洞府世界的“熔天炉”!

    当然,苏奕不在意那些宝贝,他痛恨的是对方的背叛。

    根本不必怀疑,有朝一日当他重返大荒九州时,定然会把那金翅大鹏用熔天炉给炖了。

    不如此,不足以宣泄心头之恨。

    而正是这个教训,让苏奕哪怕对待最亲近的小姨子文灵雪时,也仅仅只把“玄素灵玑诀”武道四境的奥秘传给了她。

    至于更高境界的秘诀,他打算以后再给……

    这就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苏玄钧胸襟再宽广,可终究是活生生的人,也难以免俗。

    故而此刻,才会把事情跟那赤焰碧睛兽讲清楚。

    赤焰碧睛兽不断叩首,似表示明白。

    见此,苏奕轻叹一声,心中暗道,以后带着这样一个小东西在身边,未免有损我的威严……

    唔,等以后把它送给灵雪当玩伴也不错,毕竟是赤焰碧睛兽的后裔,若教化得当,还能给灵雪当保镖……

    如此一想,苏奕心中那一丝抵触才消散,把拎在手中的幼兽递给了不远处的茶锦。

    茶锦两眼发光,小心翼翼把幼兽抱在怀中,眉眼间尽是疼爱和欢喜之色。

    这小家伙白底黑纹,虎头虎脑,憨态可掬,确实极可爱。它一身皮毛油亮顺滑,半尺大小的躯体蜷缩着,肉乎乎的,撸起来手感绝佳。

    这让茶锦越看越喜欢,禁不住亲昵地用脸颊蹭了蹭小家伙的脑袋,满满都是宠溺的笑容。

    再漂亮的女人也毕竟是女人,抵抗不住这种毛绒绒的幼兽。

    ——

    ps:晚上6点左右争取来个2连!

    目前只有九个童鞋投出9张月票,好惨……